一篇都市传说
作者: 姚蓝歆   日期: 2019-05-05 10:17    点击数:


   照片被压在书桌的玻璃隔板下。那是一个女人的照片,冷色调,右手持扇,左手支着下巴斜倚在凳子上,身着一件桃粉色旗袍,绲边规整,纹样跟领上的盘扣相呼应。女人下颔微抬,朱唇微启,星眸微阖,整个人像被春日迟迟的空气包裹着,如精致的贵妇人午后刚刚醒来,恰巧残留了一丝少女的娇憨。

  
上个月她报名了一个摄影班,以打发部分空闲的时间,也为了从围着孩子打转的生活里抽身出来,给自己一个得以轻松呼吸的余地。眼下的青黑、暗沉的皮肤状态、额头上几颗红肿的痘,她就像因长时间未打理而毫无光泽和形状可言软趴趴伏在脑袋上的头发,身体的每一寸都刻满了疲累与厌烦。很多很多的瞬间,她都不想再应付青春期小孩无边的狂妄自大,不想再故作强势逼迫儿子立下改正的誓言,不想再反复说那些让她自己耳朵都起了茧的絮絮叨叨。

  
终于,在一个普通的清晨,她照例准备好家人的早餐,去上班的地方请了半天的假,又在理发店剪了个清爽的短发,开着车慢慢在城市里转着,突然就萌生了参加个兴趣班的想法,想起年轻时买的现如今不知在哪个角落里积灰的相机,就选了一个离家不太近但环境不错的摄影班报了。

  
周末第一次上课她便很顺利地进入状态,远离了家里那堆烦心事,整个人都如获新生。由于年轻时有一些玩相机的经验,她上手很快,想着摄影老师再多教些教快点最好。但这毕竟只是一个兴趣班,专为那些有大把空闲时间又无聊的家庭主妇、白领所开设,大家也只是图个轻松,课程的节奏自然是不紧不慢的。她几乎都想开口催促了,偏偏还有人不停地打岔问问题。就在那个带着上海女人特有的软糯腔调的声音再次响起时,她回头想要追溯一下它的主人,就看到了一个恬淡的面庞,窗外阳光投射在女人的脸上,连细细的绒毛都闪着金黄的光。
 


 

  课程进行了一段时间,这个兴趣班里的人也都渐渐熟悉起来。她了解到那个女人也有一个与她儿子差不多大的小孩,丈夫在外省经商,家里长期仅有两个人。这一次的摄影课快结束时,老师布置了一个两人一组合作拍摄的任务,她正好被分到与那个女人一组。

  
下课后她慢吞吞地收好器材,看到女人静静地倚在门框旁,走近了似乎能闻到一点清淡的栀子花味,她掩饰般地摸摸头发,似乎因为自己收东西太慢而感到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她在家里一贯是强势的做派,言语间都带着一股雷厉风行的意味,这般光景竟是极少见了。

  
“要不要去我家里坐坐?商量一下拍照的事情。反正也不远。”

  
“那……那也行。”

  
她背着包跟在女人后面,对方今天穿了一条绿棕色的法式涤纶吊带裙,从楼梯上下来时她不受控制般的被那一节细白的后颈所吸引,似乎连埋伏在那一层薄薄的皮肉下的青色血管都清晰可见,天鹅一般的纯洁优雅。女人每走一步,背上的肩胛骨就抖动一下,像一对枯叶蝴蝶的翅膀。也许是她的目光太过灼热以至于有了实感,女人回过头来露出困惑的表情,她连忙快步跟上走到同行的位置。

  
女人的家离摄影班所在地的确很近,沿着江边风光带走一段就到了。一路上两人没怎么说话,她似乎全程处于走神的状态,思绪不知道飘到哪处去了。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女人突然停下来,站着深呼吸一口气,转过头来用那种像蘸了蜜的嗓音对她说:“好舒服啊。”此时正是夏末的黄昏时分,远处天空中有几片淡粉色的云朵,晚风很惬意地吹着,余晖一如初见那日洒在女人的脸上,好像周围都暗下去了,她只能看得见那个温温柔柔笑着的人。

  
女人住在一个高档小区里,绿化做得很好,外界温度降下来一些,但不知怎地,她却觉得脸越来越热了。走到一个四层的小洋房前,女人带着她走上二楼,拿出钥匙开了门。房里窗帘没有拉开,光线很昏暗,连空气都懒洋洋灰扑扑的,她几乎条件反射般的生出了厌恶的情感,连自己都觉得惊讶。女人汲着一双拖鞋走到阳台上把窗帘拉开,借着外面隐绰的光线她也模模糊糊看清了屋里大致的陈列摆设。那人还站在阳台上,不知道从哪拿出一根香烟夹在手上,吸了一口,好像点火只是为了看香烟如何慢慢燃尽。她走过去,嘴里说着不相干的话,眼睛却只盯着那只骨节分明的手,想着指尖有没有也沾染了些许香烟的味道,就像《千只鹤》里志野陶茶碗釉上太田夫人留下的一点残红。



  “我来给你拍套相片吧。”

  
两个人进了房间里,在女人的衣柜里翻翻找找,一致同意一件绣了蓝蝶的旗袍最为好看。拍照的过程是很随意的,将大灯全部打开,女人就在房子里走走停停,一时坐着,一时半靠着,看镜子或看镜头,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却莫名让人觉出一股贵族般旧式生活的浸润。她紧紧跟着,记录瞬间,还要时刻提防着以免被美摄去了魂魄忘了拍照。

  
后来她很晚才到家,第二天早上醒来像是做了一夜的绮梦,幸好相机里的底片还在,让她得以相信一切都是真实的。她挑挑拣拣觉得每一张都好看,都值得被珍藏。最后还是选了一张最为满意的,相片里女人的模样正跟她心中的那个形象重叠了。她想着下次见面以此作为礼物送给那人。一张永恒的美的定格。但她不曾料想到的是,那天的课竟是女人过来上的最后一节,听人说好像已经随丈夫搬去外省,不会再回来了。自此以后,她们也就不曾再见过面。只剩那张照片还躺在书桌上,像一段往事的封面。




[责任编辑:刘玥]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