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江城的情书
作者: 李闰月   日期: 2020-10-09 23:44    点击数:

  武汉,又名江城。对我来说,它是一个有缘分的城市——它既是我七岁时第一次坐飞机时降落的,初恋一样的城市,也是我大学四年,人生最美好的年华将要定情城市。

  奈何,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冷漠的人。

  平日里总是戏称武汉为我的第二故乡,即便如此,半年下来,我似乎并没有对这座城市产生什么别样的感情。或许是公费师范的专业性质导致我毕业后必须回故乡工作的原因,我不过是把武汉当成我此生的过客;更确切地说,对于这无论是经济地位,还是历史底蕴,都占据泱泱华夏时间长河浓墨重彩的一笔的英雄城市,我更是一位毫不起眼的过客。


  大学阶段的第一个学期,我按既定的路线规划着我的生活,对这座城市所谓的了解,不过是国庆期间人潮涌动,小吃多到逼疯选择困难症患者的楚河汉街;只能侧身穿行,举起手机根本拍不到完整文物的湖北省博物馆;还有那似乎永远被一层雾霾所笼罩,出早操时看见一颗星星就能称作惊喜的苍穹下,偶尔迫不及待反季节也要出来和莘莘学子打照面的本校的桂花,和隔壁校的樱花;最多最多,就是不管何时踏上都拥挤不堪,被迫和素不相识之人前胸贴后背的地铁。

  自然是算不清这座城给了我多少日子,但我的记忆确乎是渐渐空白了。在指尖于键盘的碰撞声中数着,近两百个日日夜夜已经从我的一生中流去,其中的六分之一当属“武汉高校最长最严军训”下匆匆领略的武汉之秋——俏皮的,叛逆的,给你希望却又猛然离去,让你措手不及的。在那明月依旧若隐若现悬挂在天幕的清晨,走出宿舍楼,昨夜积蓄的,包裹着初秋微寒的水汽顿时将你撞了个满怀,不时温柔地拂过你的脸庞,撩起你的发梢的晓风很快便会带走你对“今天应该凉快些”的痴心妄想。不过是一个多小时,睡醒了回笼觉的太阳却会从不缺席地向这座城市挥洒那热烈得无法拒绝的爱意;时过正午,早已被烤熟的大地,和精神焕发的天空无情地蒸发了最后一丝水汽。九月的武汉,没有任何愧疚地辜负着本该属于层林尽染,叠翠流金的金秋时节,向她的子民们彰显着“大火炉”的招牌。



 
  我喜欢金秋送爽的恬淡。武汉偏偏是一个迫不及待从夏天直接闯入冬天的“急性子”,昨天还是难以忍受的闷热,今天就一蹴而就实现了“出门一趟,脸上铺满黄沙”的狂风大作。刚想欣赏被挂满枝头的黄叶覆盖出一片阴凉的小径,瞬间在风中跳起狂野的爵士舞的树枝,便会无情地撕扯着叶子们的求生欲。待狂风平息,在铺满落叶的地面上踏出富有节奏感的歌曲,也成了我们日常的娱乐。

  我喜欢冬日暖阳的干燥。武汉的冬季,却毫不怜悯地对你发动“湿冷魔法”般的进攻。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扛得住雨后地面穿透鞋底的刺骨寒冷,扛得住没有暖气的宿舍内,就寝前早已冰凉的被褥,不过是抱怨着她不肯满足我看雪欲望的傲娇,每次刷新都改头换面的天气预报似乎十分享受一次又一次成功欺骗我们的快感。唯一一个大发慈悲的午后,十秒钟混杂着雨水飘落的雨夹雪,都能让我们感动到热泪盈眶,顾不上撑伞跑出房门,成为了北方同学茶余饭后的谈资。



  回顾那段“深居”在家乡的日子里,我只能从网络上默默凝视着这座城。曾经担心着可能挤不上的地铁二号线,如今作为保护市民的见证开始了休假时光;曾经人潮涌动的街道,如今只剩下屈指可数的私家车疾驰而过卷起的尘埃;半年前渴望踏入的大学校园,现在只能以冰冷的延迟开学通知,给予我们最深沉的关怀......每日更新着微博上跳动的数字,细细品味心中的五味杂陈,我才知道,这座城市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抹不去的痕迹——第一次坐上飞机,于透亮的蓝天和棉花糖一样的白云间腾云驾雾的童年欣喜;刚刚揭开帷幕的青春年华,那填报志愿时迫切想要离开家乡,一个人来到一座城的年少轻狂;和来日方长中等待我书写的“且将新火试新茶,诗酒趁年华”的光辉岁月……都将和这座城里热气腾腾的热干面,三鲜豆皮,米酒汤圆一样,让我用最深沉的祝福,将你们镌刻进我的灵魂。

  在今年这个几乎没有任何仪式感的春节,如果还记得许下一个心愿——我希望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之时,我能再回到你身边,用每一个朝夕相处的日常拥抱你,再续你我剪不断的半生情缘。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