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地并无惊雀
作者: 甘琳娜   日期: 2021-05-21 17:37    点击数:

  在桂子山头,你或许从未见过悠闲漫步的猫,但你一定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瞥见过一只灰不溜秋的麻雀。

  它普通得毫不起眼,却拥有奇异而强大的力量,冷不丁地出现在每一个人的视线中,充当着某张照片的微小底片,亦或成为你镜头下随意录下的配角。

  它只是一只常见得不能再常见的麻雀而已,一只没有鸿鹄之志、只甘于栖息于枝头的麻雀。某种程度上来说,它和忙于考试周却贪于温暖如春被窝温度的你一样,有着难以戒掉的惰性,眼底唯有一隅狭小的天地。

  如果你再走得快一点,再少一点悲春伤秋的情绪,你绝不会注意到那只驻留在宿舍窗台上的麻雀。

  无人驱赶时,它总是慵懒地蜷缩成一团,尾部尖尖的羽毛在空气中勾勒出一道平缓的弧度,偶尔随着翅膀的扇动轻颤,浅灰和褐棕交织的色块在你的眼底摇曳,这时候你便知道,它要离开了。

  它从未发出过任何鸣叫,甚至对于经常拜访的你漠然视之,因此你们唯一的交流媒介便是流淌在宿舍楼里安静的空气,还有你苦大仇深的背书声里,它安静无声的陪伴,仿佛若有若无,实则不可或缺。

  或许一切早已注定,你无法成为励志故事中受命运眷顾的主角,这只麻雀也没有为写不出论文的你提供任何灵光一闪的瞬间,你们之间似乎没有发生过特殊的思想碰撞,毕竟,这是无论从科学上还是精神上来说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可等到麻雀离开的那天,你却感到由衷的不舍。

  是在什么时候,一切都在冥冥之中发生了变化呢?

  或许是耐不住寂寞,快要被繁琐杂事席卷到想要自暴自弃的时刻,仰望窗台的间隙里,捕捉到的那一抹闲适和趣味,仿佛突然在密密麻麻的字迹间看见了一大片空白,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起来,大脑得到了短暂的休憩,无处安放的焦躁找到了归处。

  你突然明白,原来生活也不过如此,许多时候并没有戏剧性的波澜壮阔,却总会在回首时捕捉到清浅的涟漪,那是再简单不过的愉悦和满足,被你如孩童般纯真的心思偷偷私藏。

  当时的你,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靠近它,气势汹汹地跺着脚将它从你的身边赶跑,让你的世界里只余你一人,没有一个入侵者,虽平静乏味却足够私密稳妥。

  可你放弃了,你小心翼翼地靠近着这只懵懂呆愣的闯入者,欣然接纳它的存在,幸运的是,你也得到了这只可爱生灵的全然尊重和温柔对待。

  你相信,麻雀终有一日还会再次回到这里,正如你也会再次为生命的细节驻足在此一样。

   平地并无惊雀,唯心存余音绕梁。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