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的城
作者: 曾先韵   日期: 2014-03-09 17:37    点击数:

     一条河,一条街,一座城。 

  身在武汉,或许大家对刚刚过去的十一还恋恋不忘,意犹未尽,不知有多少人在国庆之初赶上了汉街的时髦呢? 

  经不住广告的诱惑,在国庆即将结束的时候,我终于挤上了开往汉街的公交车,一路上心情愉悦,把平时堵车的焦急情绪和车里人挤人的厌烦都抛诸脑后,只盼着赶紧到达号称跃居国内首位的商业步行街,一览所谓连通沙湖和东湖,拥有“两岸灯火阑珊、楼光树影璀璨”的美景的楚河,幻想着坐上古朴的小船,泛舟其上,在清风徐徐,柳条轻饶,阳光四溢的秋日缓缓地轻荡双桨,尽情徜徉,做一个“彩虹似的梦”。等到日落西山,红霞漫天的时候,再伴着河岸两畔的万家灯火苏醒,品味独特的“桨声灯影里的楚河”。 

  车终于停在了目的地的前一站,由于从来没有到过这个地方,也没有具体的地图,对眼前的灰蒙蒙的世界一片茫然,好在走了不远便看到了治安亭门上贴的“楚河汉街直走200米”的告示,才最终找到了志同道合的大部队。 

  汉街的主体部分位于楚河的南岸,街道的主干并不是很宽,但是基于步行街的定位,在国庆旅游热之后的日子里,想必也足够三镇人民和零散的游客购物休闲之需了。两旁的建筑风格是在保持民国建筑的特点之上,挖掘融合进武汉古时建筑的特色,并揉以荆楚文化的各种元素,因此尽管落座其间的多是来自于海外各地的世界名牌,欧洲大腕级的招牌带来了一股浓浓的欧美风气,但漫步于街道还是能感受到中西文化的一种交流和融合的态势。 

  去时已是10月6日,如我所愿,避开了游客高峰期,没有经历到游人如织的客流“井喷”,但遗憾的是也错过了位于汉街中部的“汉街大戏台”上所上演的精彩戏码。 

  饱览时尚大牌的傲人气势,在两头来自各地的名厨餐厅大快朵颐之余,可不要忘了“楚河汉街”的原始定位:不仅仅是一条商业步行街,还是文化、旅游、商业、商务、居住五大功能合体的世界级文化旅游项目。我想,在这个人日益为竞争、商业化所累的时代,最终能赢得众人瞩目,吸引更多游客的旅游项目,并不是它拥有多么雄厚的商业竞争力,而是更加注重文化和旅游的内涵。或许是因为汉街初长成,楚河两岸的树木还只有少许绿叶,汉街的外围建设、文化底蕴也还没有完全展露在我们的视线中,尽管它宣称自己注目于散发老武汉风情,彰显武汉中央文化区的底蕴,但这一切并不是用以“屈原”“昭君”“知音”“太极”“药圣”命名的广场便能遮了游客的耳目,也不是红砖青瓦砌就的高墙和青砖青石铺就的街道便能将两旁的商业气息融化殆尽,我们目前也只能是祈祷汉街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能够像它的规划一样,真正以民俗文化、楚汉文化为依托,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证明它的文化气息和内涵底蕴,展示出一幅真正的“现代版清明上河图”。 

  每一座城市都像武汉一样,拥有一条它引以为豪的街道吧。让人一提起,便能自然而然地想到这个城市。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登春台”,春熙路的最终定名,便是来自于老子的《道德经》中的这句话。同为商业步行街,与汉街不同的是,春熙路有“百年春熙”之称,虽说有些夸大,但始建于1924年的春熙路已是87岁高龄,也算得上是“德高望重”了。 

  说起成都,浮现在脑海中的除了都江堰、青城山等为人们所耳熟能详的著名景点外,恐怕最感兴趣的要数琳琅满目的美食和桃腮杏面的美女了,果真如此,那去春熙路就对了。香港《大公报》说:“城市掘金哪里去,春熙路;品味时尚哪里去,春熙路;打望美女哪里去,春熙路……哪里都不想去?还是可去春熙路。”《新周刊》曾经推出的“中国商业街排行榜”中春熙路排名仅次于香港的铜锣湾和上海的南京路,位列三甲的“探花”之位可不是偷奸耍滑放水得来的,其中最主要的指标恐怕便是其高高在上的养眼指数和美食指数了,川妹子的火辣性格早已驰名全国,而成都火锅和串串香的色香味也早已享誉全球,飘香海内外了,此外,钟水饺、赖汤圆、韩包子、龙抄手等老字号小吃也往往吸引游客驻足其间。 

 

  同样,历时数十年的春熙路迄今为止依旧繁华昌盛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是在于其文化底蕴。且不说其名字取自《道德经》而寓意此地商业繁华、百姓熙攘、盛世升平,单从它此前的悠久繁杂的历史来看,就有许多吸引人的故事。 

  据考证,春熙路前世肇始于商贾,发命于官府,最后形成于军阀时期,前身是与走马街相连成一条南北直线的狭窄街巷,老成都最富庶的东大街横贯其中,由于它还是连通重庆和川东的必经之地,来往商旅不绝如缕,因而形成一个重要的商业场。直到1924年春熙路正式建成后,督办杨森才提议兴建其周边,并由前清举人江子愚取名“森威路”,这或许是当时腐朽士人的溜须拍马之作。旧时春熙路,既有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等文化机构矗立其间,也有茶楼酒肆烟馆妓院等旧社会的代表“文明”苟延残喘着,颇有些病态的繁华着。 

  一条街和一座城的故事,足以绘制成一幅绵亘古今的浓墨重彩的画卷,写就一部沉重的历史。对于这条浓缩了老成都繁华与沧桑的古老街道,也许一部《春熙路史记》可以给我们一个更加深刻的印象,从劝业场中的风化史,到“如登春台”成为成都时尚与面貌的一个橱窗,从前清的衙门与按察到革命后的孙中山铜像,从绸缎庄到老字号的钟表店,从茶馆里的人间喜剧到春熙大舞台的生死戏剧……几十年的风雨历程,一个又一个领域里的辛酸血泪,在这部史记里汇成一个“小成都”的记忆,也是值得每一个热爱春熙路的人去探寻的财富。 

  南国的文化中总有些烟雨江南水乡街巷的刻板印象,也似乎成了南方城市区别于北方城市的一个印记,但是若要说起北方城市街道的代表,许也是众所周知的。 

  说起北京,不得不提胡同,从名字到民风民俗,都是老北京一个时代的文化缩影,我想,是不是每一个中国人心中都有一个关于老北京的梦?同时,由于满清时期的屈辱历史,北京也有着许多租界地和其中风风雨雨了一个多世纪的欧式建筑,而王府井大街则是一个中西相容,古朴与现代结合的典型。 

  坐落于京城这样一个得天独厚的优势,王府井大街的历史相对来说自然也就久远许多,北京自辽开始便先后经历了五个朝代的帝都辉煌时代。和英国的利物浦、广东的深圳一样,发迹之前的王府井也只是一个毫不出名少人问津的小村落,直到明代在此兴建紫禁城,达官贵人才修建了十座王府,王府井自此初具规模,并在几个世纪以来发展成了现在这样的规模,像埃菲尔铁塔和香榭丽舍大街一样,成为了一个城市的地标。

  与皇城相近的王府井大街,有着其他街道所难以比拟的皇家一般的大气和更强的包容心。如果说春熙路是小家碧玉,汉街勉强称得上是大家闺秀的话,那么王府井大街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王公贵族,无论是从建筑上汇聚了中国古典皇家王府和欧洲风情的天主教堂等其他风格,还是在物质上集合了国内外大品牌的百货和瑞蚨祥的丝绸,王麻子的剪刀,戴月轩的湖笔徽墨,汲古阁的古玩玉器等一大批大中华的老字号名店,仅仅是它与皇室不可割舍的渊源来说,就拥有了震慑国内其他步行街的威力和霸气,这或许也是这条长度不过1000多米,在长度上处于劣势的街道拥有“中国第一街”这项殊荣的原因吧。 

  城市的发展变化,兴衰荣辱,都有其特殊的见证者,它的文化,历史,民风民俗,光辉史抑或血泪史……一条街,或许就是一座看不见的城市。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