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泊,反思,慢生活
作者: 曾先韵   日期: 2014-03-09 17:39    点击数:

  “当我们正在为生活疲于奔命的时候,生活已经离我们而去。”  ——约翰•列侬

  有没有思考过,从什么时候起,人类开始变得如此步履匆匆?我们总是很忙,时间表是满满的。一年到头,我们总是奔波于工作和学习,没有时间安静地看看书、喝喝茶,连吃饭也只能贡献给快餐,没有时间给家里一个电话,甚至当父母想我们了,我们还可能在开会、在活动而连电话也不能接。 

  当某一天走在去上课的路上,这是夏天刚刚来临,正是恼人的春雨离去,灿烂的阳光闪耀的时候,干净的道路上有树叶间隙投射下来的斑驳光影,我突然很开心,抬头看看天,才发现在武汉这个灰蒙蒙的城市也有我久违的蓝天。于是想起来似乎是远在初中的时候,在某一本作文书里看到过一篇名为《留一片时间看看天》的文章。当时似乎就十分喜爱,甚至是到了能背诵的地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原来我已经行色匆匆这么些年了,仿佛我已经失去了人之为人的真谛。

  会不时地抱怨自己的生活多么杂乱无章,越来越现代化的时代里,我们的生活质量却越来越倒退。我们好像不是在生活,我们还在追求生存的路上奔波,甚至收到了来自我们身体的“超速罚单”。我们走得太快了,是时候思考了,我们能不能慢下来? 

  曾经在一篇帖子里看到一个外国人眼中的现代中国人印象:出行最好是打“飞的”,火车票最好能买动车或者高铁(当然显然这已经不是中国人最新的生活状态了),希望所有地铁都能赶上磁悬浮列车的速度;看视频最常见的动作就是快进,每天都在更新微博,不断地点“刷新”;还有一个很有趣的状态就是在吃饭点餐的时候,倘或稍微等得久了一点,就会表现出很不耐心的烦躁。

  诚然,中国人的这些状态是世所尽知的,我们也不用去否认或者辩解,但是放眼全世界,现代的人们又有多少不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快生活的节奏中呢?

  当我们的生活速度快到了一个极致一个顶点的时候,我们开始思考是不是要放慢我们的脚步,开始向一个相反的方向追求。值得庆幸的是,现代的人们终于在还来得及的时候觉醒,开始追求慢生活。 

  显然,慢并不是一种懒散和怠惰,而是追求一种心灵上的放松和闲适。“慢生活家”卡尔•霍诺指出,“慢生活”不是支持懒惰,放慢速度,不是拖延时间,而是让人们在生活中找到平衡。 

  慢生活始于1986年意大利人Carlo Petrini推动的慢食运动(Slow Food Movement)。从麦当劳、肯德基等快餐食品风靡全世界以来,大街小巷随处可见他们的招牌和大红色的门面,粗糙而没有营养的快餐逐渐代替了正常的一日三餐,吃饭的时间也好像永远不够,咀嚼食物的过程也是一种浪费,狼吞虎咽成了家常便饭,连正正经经的吃饭的地方也逐渐淡出了我们的生活,甚至于在家里自己动手做一顿饭吃也成了一种奢侈。倒像是在那个物质还不充裕的年代小孩子盼着过年一样,现在我们也盼着过年,不是为了那平日里见也见不到的让人直咽口水的美味的糖果,而是为了能有一个休息的时间,悠闲地踱步到菜市场挑一些自己喜欢的菜,回到家中与家人一起动手合作,做一顿可口的佳肴。然后一家人围坐在圆桌边,静静品尝自己的杰作,即便没有围炉夜话那么高雅的情调,我们也能吃出一种别样的味道。那是一种珍惜和欣赏,是山珍海味也不能比拟的。意义不在于我们有多么高超的烹饪技术,能做出多么美味的菜肴,即便只是能享受这个过程,那也是幸福的。


  慢食活动一经面世便造成了当年快餐文化一样的效果,像一阵风似的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进而波及全球,发展成为一种独特的生活方式,进而总结并发展出了一个十条的“三字经”:少食肉、饭后息、晒太阳、雨中行、常唱歌、挺起胸、静坐思、步代车、做善事、天伦乐。 

  不仅如此,慢生活的范围领域也不断发展扩大,从当初的“吃”逐渐发展到住、用、行等各个方面,我们似乎正在从“生存”向“生活”发展着。 

  其实慢生活也没有那么遥不可及,它的存在形式随处可见,就看我们有没有留心去发现。 

“慢设计” 

  “慢设计”实际上就是手工制作,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DIY。不要小看了这么几个简单的汉字或字母,这其中蕴含的是一种偶然偷闲的缓慢而满足的快乐。在工业文明越发发达的今天,“撞衫”、“街服”不足为奇,每个人穿戴着流水线下来的作业品,都像孪生兄弟姐妹一样走在大街小巷,又像是被批量生产的商品,实在是让人感到眼睛的疲乏和心神烦躁。于是“慢设计”才有了它出现和存在的价值。每个人都可以在其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一份独立创作,用碎布头做一个小小的零钱包,用彩色小纸片为自己贴出一幅抽象画,在一块木板或石块上镌刻自己的座右铭,用毛线丝线编织一条简单的围巾或者中国结,甚至只是亲手做一块蛋糕和饼干。只要有自己的创意,有自己的劳动,那么,不论是送给亲朋好友还是留给自己,都有无尽的情意和无穷的乐趣。设计并不是只是顶级大师的专利,只要你愿意,没有什么不可以,独特的心意有时比顶尖的设计和工艺来得更珍贵。 


“慢情爱” 

  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除了带给我茶余饭后的谈资之外,还给了我一种恐惧——在闪婚闪离快要占据了主导的时候,我到哪里去寻那花前月下的浪漫和天长地久的永恒?爱情成了奢侈品­——当一夜情泛滥成灾;当年神圣的红本本成了一纸空文——当婚姻的速度令人咋舌;曾经羞涩而美好的相亲成了消遣——当相亲成为一种节目活跃于荧屏。其实这样的情况哪里只是存在于娱乐圈呢?越来越多的普通人赶上了这样的时髦,只不过是没有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慢情爱就是在追求这样一种真正的爱情,追求曾经那令人断肠的爱情,让古代的才子佳人为之殒身不恤,令作家诗人们歌咏吟唱的美好的感情,不要让它来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容易。不是说我们也要违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背上不孝的骂名,也不用弃生命于不顾追逐至死,只是不要让爱情来得越来越没有原则,越来越令人害怕,让这飞奔在现实中的感情慢下来,给我看看它的真面目,让我们还原爱情的真面目。也许缓慢的情爱也不一定长久,但当你回忆起来时,至少不会有遗憾,过程是甜蜜的,又何必去纠结于结果呢? 

  慢情爱者的宣言:爱情真的不是小品,只能像韩剧。谈情说爱宛如煲汤,必须拿时间来蕴炖,时间越长,味道越香。 

“慢读书” 

  好书是要用品的。一本好的书,一本经过了岁月沉淀的书,就像是酒窖中历经千年的陈酿,细品才能出真味;又像是壶中静待散开的茶叶,从浮在水面上到慢慢地吸收水的精华,融入水中,到沉入水底与之融为一体,晕开成一壶浓香四溢的清茶。读书就像品酒饮茶一样,也是需要这样静静地、慢慢地,才能体味其中的真滋味,感受作者的良苦用心。而现实却是,电子书电纸书的广告扑面而来,各种形式的电子杂志、袖珍本、缩略本和所谓的精编本的书籍充斥着书店、网络,我们能读到的书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杂乱。每次走到图书馆,都想和每一本书近距离接触,想触摸到每一个作者的灵魂。我不期待着能有阳光陪伴的宁静午后,不期望有清幽的房间,不期望有干净明亮的落地窗和发散着木屑香味的桌椅,只要给我一本挚爱的书就好,哪怕只是让我沉浸在它陈年的墨香里。

“慢运动” 

  久坐办公的都市白领和学生们,甚至所有的都市人都已经意识到了在这个各种交通工具川流不息,人行道的宽度被缩小缩小再缩小的时代和生活环境中,运动是一件多么有利于身心的事情。然而封闭的健身房里只有被规模化的运动和异味化的空气,街道上窄小的绿化带不足以给晨跑的我们充足的新鲜氧气。于是有钱人选择了私人运动场和高尔夫,这的确是他们放松身心的一个好办法,但不要因此就错误地认为慢运动也是有钱人的专利,平民老百姓,一样可以享受自己的慢运动。只需要一个跑道,我们就可以塞着耳机去慢跑,可以独享这美好的时光,也可以邀上三两好友一同体会锻炼的乐趣,同时又拉近了彼此的距离,何乐而不为呢?太极是流传了千年的养生运动,现在也越来越成为一种流行,选择一个周末的清晨早起,去公园树荫下和一帮老头老太太一起,在太极清扬的音乐中摆起白色的衣衫,挥舞长剑,体验一种从未有过的古老的神韵。或者你连门也懒得出?那就选择瑜伽吧,这种来自于古老的印度文化的“世界的瑰宝”,是都市女性的大爱之选,只需一方小小的瑜伽垫,静坐冥想或者做一些优雅的动作,来达到一种天人合一、身心和谐的高深境界,配上一曲如泉水叮咚的音乐,达到修身又养性的效果,瑜伽自然成了爱美女性放松身心的不二之选。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慢生活的行列,它是领域也越来越宽广,吃穿住用行全都在它的涵盖范围之内,而在慢生活方兴未艾、生机盎然的时候,“慢生活艺术”和“慢生活日”也应运而生,“慢生活,才快乐”的口号也将慢生活这个新鲜事物逐渐推向了高潮。

  年轻的你,不妨也停下你的步履匆匆,驻足品味吧。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