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藏在梧桐里的景致
作者: 谢露茜   日期: 2014-03-04 21:01    点击数:

  不论是悠闲地漫步于桂中路,还是匆匆地在此路上奔走,相信道路两旁那粗壮高大茂密荫郁的梧桐树定会映入你的眼帘让你无法忽略。只是桂子山上的梧桐树并非只存在于此,在校园里的每一处只要你仔细认真地看看总会找到它的身影。它总是伫立于大道两旁,静静的。时而会有一阵风吹过,它那沙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时而在它遒劲的枝干上会传来那悠扬婉转的鸟鸣;时而那一片片黄叶会挣脱它的怀抱,在空中划出一道道漂亮优雅的弧线,缓缓的落下。一个学校,因为有它的存在而增添了更多的阴凉与静谧;一座城市,因为它的存在而拥有更多的风情与韵味。

  大凡提到梧桐,人们首先想到的大底是“高大”、“挺拔”等词汇,但在这些词汇的背后,更多联想到的会是“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等充满忧愁的婉转丽句。也许,由于人心底的悲凉,梧桐定格成了寂寞的代名词。而此时,想走进它的世界,去发现发掘那藏在梧桐里的景致。

  人间四月芬芳尽。春天,走在梧桐花开的街道上,芳香四溢,心情格外的舒畅。阳光从梧桐不甚茂密的枝叶中透过,放射出丝丝的光束,织出迷人的景致,流淌着一种诗意的美丽。站在树下,时而会有晶莹的露珠滴下来,落在肩上,和着梧桐的芳香,沁人肺腑。当梧桐花开时,满树的芬芳。那淡淡的精灵,呈喇叭状,一簇簇在褐色的枝头上尽情绽放,馥郁而热烈。远远望去,这颜色不太扎眼;走近细看,顿觉这色彩是那样的淡雅,那样的纯朴,虽不及桃花那般绚丽,但素净的色彩却更为爽心。微风吹来,那幽幽的花香会飘得很远。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但凡有梧桐的地方,都想过去看看,在梧桐大道上走走,与其有近距离的接触,与其有心灵的对话。只因为喜欢春天那梧桐花的淡雅与清香,只因为喜欢看夏天梧桐树荫布满整个街道,只因为喜欢在秋天梧桐树叶落下的时候,踩在厚厚的梧桐树叶上散散步,听那簌簌的声音。当然,若是能够有友人抑或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并肩悠然的走在有梧桐树的街道上聊聊天也是别有一番韵味。或许,在梧桐树下闲适生活,满是格调与情怀;而在梧桐树下自在行走,尽是诗意与温情。 

  在生活中,只要提及梧桐,人们总会冠以“法国”之称。于是乎,人们深信不疑,这种梧桐树种定然是从法国移种过来的。是耶?非也!其实,梧桐生长于中国云南,因曾移栽于法租界内,故有人称之为“法国梧桐”。尔后,梧桐被带到法国种植,法国人以至全欧洲人皆称之为“中国梧桐”。



  其实梧桐,为梧桐科梧桐属的落叶乔木,它树干通直,树皮光滑,皮色在幼龄时呈翠绿色,老龄期为灰绿色。树冠枝叶茂盛,浓荫盖地,是我国传统的庭院树种。明代王象晋《群芳谱》评曰:梧桐“皮青如翠,叶缺无花,妍雅华静,赏心悦目,人家斋阁多种之”。梧桐树态高雅出俗, 又有“梧桐招凤凰”的传说, 因此自古被认为是吉祥昌盛的象征。历代帝皇宫苑、百姓庭院都喜种植, 被誉为“庭前嘉树”。今在我国南北各省均有分布。主要分布在黄河流域以南地区,北起河北,南至广西、广东,东至台湾,西至四川、贵州、云南,而古龙门、空桑、云和、峰阳等都是产桐名地。古人认为梧桐是桐木的一种。明《本草纲目》说梧桐的释名有白铜、黄铜、荣桐、泡桐、赤铜等。又引陶弘景(南北朝,字隐居,公元452——536)语曰:“桐有四种”即“白桐、青桐、冈桐、梧桐”。但是李时珍不同意陶之分法,将梧桐划出桐类,单列条目。实际是我国古代有时言“桐”多指“梧桐”。如《尔雅》曰:“荣,桐木。”后魏贾思勰《齐民要术》言:“是知荣、桐、榇、梧,皆梧桐也”。

  古东夷之有虞氏,以梧桐为神树,黄帝掌医之臣即名“桐君”(雷)。祀少昊,乃以桐木作鱼, 而为祭物。禹之棺木亦桐, 商汤之墓曰桐宫,商代宫中亦有桐木之门。时桐树, 即为社树。古亦有桐国。汰为即在安徽桐城北。今浙江有桐乡, 福建也有桐城,即“泉州”。又,春秋吴王夫差有“桐园”。在今句容县。而齐地, 亦有“梧台”。桐,已与我古地理、古文化、古氏族,紧紧连系在一起。 

  在古代,梧桐有一种特殊的用途,就是做一种民族乐器——琴。早在《诗经》中有记载:“椅桐梓漆,爰代琴瑟”。朱熹释“椅”为“梓实桐皮”的一种树,“桐”则为“梧桐”。《齐民要术》言梧桐中之白桐,“成树之后,任为乐器,于山石间生者,乐器则鸣”。因桐可以做琴,故后世将其称为“桐君”、“七弦桐”、“丝桐”等。宋陈师道有“人生亦何须,有酒与桐君”句,宋贺铸“手寄七弦桐,目送归鸿”,明程本立“人间不是山中,高材都付丝桐”等等。




  梧桐做琴还有一个“焦尾琴”的故事。焦尾琴,中国古代四大名琴之一。据传为汉代末期蔡邕所制之琴,据《后汉书·蔡邕列传》记载:“吴人有烧桐以爨者,邕闻火烈之声,知其良木,因请而裁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犹焦,故时人名曰‘僬尾琴’焉。”后世又称琴为“焦桐”源于此。蔡邕实琴在堪与伯乐相马、卞和实玉媲美。只是世间如蔡邕等独具只眼之人终少,美才良桐不免沦于薪炭者多。汉末,蔡邕遇害后,焦尾琴保存在皇家内库之中。据说齐明帝在位时,曾取出焦尾琴请古琴高手王促雄弹奏。王仲雄连续弹奏了五天,并即兴创作了《懊恼曲》献给明帝。明朝年间,昆山人王逢年还收藏着蔡邕制造的焦尾琴,后据专家破解,江苏溧阳市为焦尾琴故乡。 

  桐可做琴,而琴亦非凡品。有言君子与“琴最亲密,不离于身”,“虽在穷阎陋巷,深山幽谷,犹不思琴。”因为琴这种乐器“大小得中则声音和,大声不喧哗,小声不淹没而不闻,适足以和人意之气,感人善心。故琴之为言禁也,夫以正雅之声,动感正意,故善心胜,邪恶禁。”琴可以修身养性,古之圣人君子常近之。所以又有了孔子文琴奏韶乐三月而不知肉味,伯牙摔琴些知音的典故,有了刘禹锡“可以调素琴阅金经”的自适自安。琴不凡,堪可做琴之良桐更弥足珍贵。 

  不知从何时梧桐起爬上了文人骚客的笔端。诗人借梧寓意,触悟生情,或阐喻宦况落寞的悲愤枪凉之意;或抒发离别相思的孤寂凄惋之情;或慨叹人生晚境之凄凉;或畅叙春风得意之人生……其中不管脍炙人口的传世“梧桐之作”,为后人拍案称绝,唱咏千古,并成为诗歌艺术中一束赏心悦目的瑰丽奇葩。



  “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秋天,树木中落叶最早的是梧桐、诗人以敏锐的艺术洞察力, 触悟生情,以桐叶飘落四散的情景,来烘托自己思乡念人的忧伤苦闷的心境。如诗仙李白的“去国行远客,还山秋梦长。梧桐落金井,一叶飞银床”和词人吕岩的“明月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历尽梧桐影”。然而颇有代表性的当推北宋词人周邦彦的《锁窗寒》“桐花半亩,静锁一庭愁雨。洒空阶,夜阑未休,故人剪烛西窗语”。别具匠心地择取梧桐树上的桐花, 来阐发思乡的郁闷愁苦。而女词人李清照报受战乱,国破家亡、颠沛流离,所以她笔下的梧桐诗句情感更加复杂。如《鹧鸪天》:“寒日萧萧上锁窗,梧桐应恨夜来霜”和“草际鸣蛰惊落梧桐,正人间天上愁浓”。其巧借梧桐,将自己思念、愁、悲愤表现的淋漓尽致。而她的《声声慢》中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更是巧妙的映托了思念丈夫的孤苦悲怆之怀。 

  当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也不乏踌躇满志、人生顺利的达官显贵。当然他们见到梧桐,自是另一番心境了。唐代诗人虞世南的“垂缕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显藉秋风。” 作者通过梧桐,寓意立身品格高洁的人,并不需要某种外在凭藉,自能声名远播。李商隐在赞扬晚唐诗人韩屋“峥嵘年少和俊拔诗才”时写道“桐花万里丹山路,雏凤清干老凤声”。非常生动的比喻了韩屋的“少年诗才”。 

  梧桐本无意,人间却有情。当无意与有情溶为一体的时候,便生发出巨大的魅力和惊人的“灵性”。诗人用生花妙笔使区区梧桐以微见著,变静为动,无情之物变有情之物显示出似乎能解人意的“灵气”。从而,在中国诗歌史上留下一首首咏唱千古的梧桐名篇。

 



  如今,已是初秋,梧桐的树叶虽还未见叶有枯黄之势,然一旦进入深秋初冬之季,再翠绿的叶子也禁不住时间的召唤,禁不住秋霜的“淋浴”,那曾经翠绿的叶也终将慢慢枯黄,并且在秋风的催促下开始离枝而去,这显得如此无可奈何。但无奈的又岂止这些? 

  梧桐树上的每一片叶子,像秋蝉留下的悲怆的曲谱,记录着潇潇落木生命的故事,它把春的经历、夏的传说写在落叶的回忆里,告诉人们风中的成长、雨中的茁壮,繁茂的潇洒和落寞的伤怀。然而,在哲人和诗人眼里,当落英散尽,褪色的树木便显现出生命苍劲的脉络,那是一种阅尽人间沧桑的厚重。观物思己,或许当我们真正领悟这其中的奥妙之时已经历了太多太多。

  有道是“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而今尝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只有经历了生活的酸甜苦辣咸,也才有可能在品味生活中慢慢的成长。而今仍未尝尽愁滋味的我们正如那青葱的梧桐幼苗在拼命的汲取阳光、水源等养料使自己不断的向上生长,不断的在成长的路上前进着。当时光前行,当季节变换,当经历风霜雨雪之洗礼,成长道路上的我们亦将似那遒劲的大梧桐般坚韧、高大、挺拔,且将人生这部小说尽可能的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让生命的篇章虽平凡但绝不平庸,让生命的画卷愈加的精彩!

  梧桐里蕴藏的景致需要我们去接近去了解去品味去感悟,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思考的会愈加细致愈加透彻愈加深刻。透过那藏在梧桐的景致,我们在收获着收获着!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