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纸伞——那一抹江南
作者: 曾先韵   日期: 2012-05-08 12:09    点击数:

  四月的江南如水,如雨,如烟,湿了绣鞋,湿了青衫,湿润了,还有那悠然绽放的油纸伞,我悄悄地爱恋着它,似朵朵娇妍,盛放在雨中。

  从哪里,我恋上了这一柄玲珑、轻盈的小伞呢? 

  是从电影里那一幕幕场景里吗?白衣翩翩的少年书生,头上是神采飞扬的高束的发髻,手中轻扬着古朴的缀着山水画的折扇,彳亍在江南朦胧的春色里,冷冷地行走在淅沥的细雨中。一柄旧了的油纸伞,撑不起他满眼的忧愁,也掩不去几分书卷气的俊秀。在这样如诗如画的秀美中,必是要与一位女子邂逅的,大家闺秀或者小家碧玉,自有自的风姿绰约,鲜亮的油纸伞下,是杨柳样的腰肢,袅娜、娉婷、摇曳生姿。 

  是从西湖一隅的断桥吗?辽远的传说,是先人们心中的寄托,依旧离不开飘飞着霏霏的雨的浸润的江南,斑驳的诉说着年华的拱桥,俊俏善良的书生,裙裾翩跹绝美的佳人。借一柄油纸伞,还一世姻缘,怎能不流传千古,令世人仰慕? 

  又或者是从那长了青苔的青石板的小巷?几十年前,一位诗人从杭州的弄堂里悄然走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那婉转如歌的《雨巷》,他在那里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她是有着太息一样的眼光和丁香般的惆怅,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这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然而,最让我深切热爱着的,似乎是在梦境中,抑或是在内心里,有这样一位婀娜的女子,身着一袭淡雅的青绿色的旗袍,缀着白的红的黄的小小花瓣,一双大红的绣着牡丹的绣鞋裹着三寸金莲,哒哒地扣响寂寞的青石板石桥,执一把色彩明亮的油纸伞,雨滴从伞沿滑落成串串珠帘。我目送着她渐行渐远,走到那窄窄的石砌的高墙中间,模糊了,模糊了,只留下那个移步前行的背影和水汽淹没的串串脚印。

  原来似乎从这时起,就有了油纸伞情结。雨,石板桥,小巷,姑娘,意念里的这些符号已经生了根,如水墨淡彩一样温润绵长。 

  于是我开始寻梦,寻我梦中那最后的守望。然而,生活并不总是诗情画意,我寻到了守候着油纸伞的人们,在上有天堂下有苏杭的浙江余杭,在黛瓦灰墙的古乡乌镇,在油菜花开的江西婺源,在贵州印江,在北京的若水堂,在泸州分水老街的作坊。从南方到北方,一路西行,地域的跨度并没有体现在油纸伞制作的工艺里。 

  不得不说我是钦佩这坊间默默保护着这项技艺的老艺人们。我称他们为老艺人,因为他们甘于整日端坐在那小小的作坊中,那一方坐得磨去了棱角的矮凳上。他们过着平缓的日子,无视岁月安静的流逝,只是在这里耕耘,在这里守候,不管石墙砌就的老屋外绽放着璀璨的阳光,还是青瓦的檐头正淅淅沥沥溅落着水滴,他们都只是埋首于手中编扎的伞骨或者正在绘画的伞面,完全沉浸在那幽幽的桐香竹韵之中,用他们古铜色的布满沟壑的手耐心地进行每一道工序。每一柄油纸伞,倒更像是他们的孩子一般,被细心呵护。 

  油纸伞真真切切是完全的手工艺品。蜀南竹海中,挺拔健朗的老楠竹在最健壮的年纪被切割成圆润光滑如骨针般大小,细细的丝线紧紧将骨针连缀起来,缠绕着包裹成射向四面八方的伞骨。历经了蒸煮和曝晒之后,它们合为一体,撑起那圆盘一样如盖的伞架,覆上一层轻薄而又柔韧的手工棉纸。这时还有能工巧匠用国画的技法在伞面上绘上山水、花鸟、虫鱼等国画中的常见意象,梅兰竹菊自不可少,象征着大富大贵的牡丹也备受宠爱,有时也会有工笔仕女,或静静赏花,或缓步徐行,无一不展示着古代淑女的娇羞和柔媚,也有淡雅的青花、活泼的荷趣,甚至仅仅是简单的大双环,也能成就一种经典的魅力。从浅粉到玫红到大红、从草青到翠绿到墨绿、沉静的紫忧郁的蓝淡墨的黑白,每一种颜色都安安静静地附着在纸上,不饰张扬。再放入桐油中浸泡或者刷涂上一层桐油,不仅使水墨经雨水淋不透经大风撕不裂,保持花色永不退色伞面历久弥新,也使伞全身拥裹着淡淡的桐油香气,轻轻悠悠,使人宁心静气。 

  于我,油纸伞除了是一件精美绝伦的手工艺品之外,令我对其爱不释手的另一个原因,恐怕就是作为一种怀旧的符号了。所谓的油纸伞情结,或许单单就是一种怀旧吧。对它的全部印象,几乎如出一辙,无论将历史上溯到多么久远,我所爱的它都是那样一种纯粹的感觉,有些像唐诗的情韵和宋词的婉约,或许我口拙词穷,不能用言辞将它的美一一彰显。而它真正的魅力,又岂只是我所理解到的粗浅的层面呢? 

  原来我还太不了解它,不知道它到底来自多远的远古,有怎样的历史传说和有趣的故事,也不知道它的身上承载了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传统文化深刻寓意。 

  传说似乎都特别青睐木工的祖师爷鲁班,关于造伞也都是与他有关。一个说油纸伞起源于他的妻子云氏,贤惠的云氏因为不忍心丈夫常年在外做工日晒雨淋而用竹子劈成细条再蒙上兽皮,做成一种“亭子”状的遮雨用具,这就是油纸伞的雏形;而另一个传说则是与他的妹妹有关,这是一个充满着诗情画意的传说,鲁班与妹妹游西湖时偶降大雨,西湖的景致在雨中别具风味,让人更加流连忘返,于是鲁班想造一座亭子供游人在雨天也能赏西湖,可他的妹妹说这亭子不能移动不能遍赏全湖的景致,他看到了雨中滚动着露珠的荷叶,这才造出了油纸伞。两个传说一个蕴含着夫妻之间相濡以沫的爱情,一个则与兄妹之间的友爱之悌有关,而油纸伞所包含的意义远远不止这些。 

  泸州所产的最为有名的大红伞,不啻为一种中国红的象征,相信也是许多中国人的一种红色情结,它是中华民族的魂,是平安喜庆的象征。它有着熊熊烈火般的热情,也是血液最浓稠活跃的成分,它既可以是红豆生南国,情人竟夕起相思的浪漫,也可以是霜叶红于二月花的浓浓秋意。竹制的伞骨和泛起幽香的桐油也是有深意的。竹是岁寒三友之一,是高洁的象征,它的中空和竹节同时也代表着一种正直和节节高升的美好祝愿,中国古人还有“竹报平安”的说法,而桐油则是古人用来消灾辟邪的法宝。圆形的伞面还有团圆之意。即便是抛开这些不说,单是油纸伞本身的高贵典雅的气质也是令人着迷的,一把油纸伞斜斜地倚在女子的肩头,优雅的一个转身,回眸时浅浅的一笑,怎能不让人迷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一把油纸伞,将中国女子温柔婉约的古典韵致衬托到了极致! 

  油纸伞是那样一朵清新淡雅的奇葩,盛开在春日如诗如画的的江南。谁,能予我这样一柄传奇的油纸伞,我要它葱绿配桃红,让我擎着它,去寻我梦里那一抹江南的印象。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