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草原过
作者: 胡祉琪   日期: 2013-09-09 19:08    点击数:

  想象你置身于空旷辽远的草原上,耳边回响的是低沉宽厚的呼麦,眼前泼墨着一卷呼之欲出的万顷碧绿,从远方刮来的风拂过你的面庞,悄悄撩动起乌黑的长发,然后去了更远的地方,可能在你身后,可能是草原尽头,又或许是那亘古的洪荒。像是宇宙中渺小的星体一般,你独自站在草原之中,一眼望去,似乎被满地婆娑摇摆的绿带紧紧包围。就这样的,你素裹着用青翠勾勒过的长裙,张开双臂,在悠远的风中闭上眼感受时光从指间缝隙中流走,感受着只有草原才能带给你的独特的气息和味道。          

     
低吼在风中的马提琴

  
有人曾经说过:“对于草原的描述,一首马头琴曲的旋律,远比画家的色彩和诗人的语言更加传神。”当悠扬的马头琴曲在人们耳边奏响时,他们脑海里所呈现的将是被这辽远的声音所缠绕着的一望无际的空阔。每一次拉动琴弦的瞬间,都是给了自己的心一次柔软的震荡,这震荡在这对草原富含着浓郁的爱恋中缓缓激起涟漪。

  马头琴是蒙古族拉弦乐器,因琴杆上端雕有马头而得名。它是在所有适合演奏蒙古古代长调的乐器中表现最出色的。透过马头琴的音色,你仿佛可以看到辽阔的草原,呼啸的狂风,听到奔腾的马蹄;此刻你仿佛可以触摸到演奏者的内心,感受他的悲伤,感受他的快乐。闭目聆听这纯净的旋律,便真切的了解了这草原带给你的醇厚。          


  传统的马头琴,多为马头琴手就地取材、自制自用,故用料和规格尺寸很不一致。通常分为大、小两种,分别适用于室外或室内演奏。大者,琴体全长100厘米到120厘米,适合在室外演奏使用,而小者则琴体全长在70厘米左右,更适宜室内演奏使用。马头琴是属于指板类型的拉弦乐器,所以在演奏起来,在音弦拉动的时候,更加悠远动听。

  
 关于马头琴的由来,有这么一个美丽的传说。

  
相传很久以前,在那金色的阿拉腾敖拉山麓旁的月亮湖畔,居住着一个勤劳勇敢、诚实善良的小牧民,名字叫苏和。一天苏和在外面捡回来了一只被丢弃的小白马,白马在苏和悉心的照顾下长的越发健壮俊美,不料白马却被王爷看上,当王爷准备用卑鄙的手段将马抢过来时,白马挣脱了缰绳死在自己主人面前。
 
  苏和思念小白马,晚上,他梦见小白马对他说:“你用我的筋骨做一把琴,我就能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于是苏和就按白骏马说的话做了一把琴,在琴杆上端按照白骏马的模样雕刻了一个马头,并起名叫“马头琴”,永远带在身边。 

  马头琴的旋律像苏和跟白马的情谊一样,是粗犷深沉的,马头琴是草原上牧民的安慰,他们一听到这美妙的琴声,便会忘掉一天的疲劳,久久不愿离去。牧民们常常会用拉奏马头琴来宣泄自己的情感,欣喜也好,悲伤也罢,全部都融化在这一句一顿的悠扬中,随风飘向更远的地方。   
            


点缀在风中的蒙古包

  
在辽阔的蒙古高原上,寒风呼啸,大地点缀着许多白色的帐篷,它们就是蒙古包。

  蒙古族自古以来就是游牧民族。在蒙古人民不断迁移居住地的生活过程中,一个能随时拥有的家是非常需要的,于是蒙古包就这样产生了。

  蒙古包是对蒙古族牧民住房的称呼。“包”是“家”、“屋”的意思。古时候称蒙古包为“ 穹庐”、“毡帐”或“毡房”等。蒙古包呈圆形,有大有小。大者可容纳20多人休息;小者,也能容纳10几个人。

  其实蒙古包早在匈奴时代起就已出现,一直沿用至今。蒙古包外观呈圆形,顶为圆锥形,围墙为圆柱形,四周侧壁分成数块,每块高160厘米左右,是用条木编在周围围砌盖而成。说道蒙古包的架设,一般而言是在水草适宜的地方,在建成的开始先要根据包的大小先画一个圈,然后沿着画好的圆圈将哈纳(用2.5米长的柳条交叉编织而成)架好,最后再架上顶部的乌尼,将哈纳乌尼按圆形衔接在一起,然后搭上毛毡用毛绳系牢,这样便大功告成了。
                          
    白白的蒙古包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仿佛绽放的一朵朵白莲花。蒙古包最大的优点是拆装容易,室内使用面积很大,室内空气流通,采光条件好,冬暖夏凉,不怕风吹雨打,非常适用于经常转场放牧民居住和使用。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你择一块草地,静静的躺在那里,听那风声忽过看那繁星密布,然后几颗闪亮的流星划过你的脸庞,你想伸手触摸,不料它早已悄悄躲进了大地上与天幕相映成趣的点点蒙古包。

  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孕育出了蒙古包,也更是蒙古包让草原成为了蒙古人民心中最美的家。


弥漫在风中的奶酒香
 
  蒙古民族对来客,一见面总是热情问候:“他赛音百努(安好)。”随后主人把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躬身,请客人进蒙古包,全家老少围着客人坐下,问长问短,好似自家。接着好客的蒙古人民会献给远方而来的客人一碗自制的马奶酒。若是客人推推让让,拉拉扯扯,主人会用诗一般的语言劝酒:“远方的客人请你喝一杯草原佳酿,这是我们民族传统食品的精华,也是我们草原人民的厚意深情”。主人的满腔热情,常常使客人产生难别之情,眷恋之感。   

  蒙古族人民世居草原,以畜牧为生计。马奶酒、手扒肉、烤羊肉是他们日常生活最喜欢的饮料食品和待客佳肴。每年七八月份牛肥马壮,是酿制马奶酒的季节。勤劳的蒙古族妇女将马奶收贮于皮囊中,加以搅拌,数日后便乳脂分离,发酵成酒。随着科学的发达,经济的繁荣,蒙古人酿制马奶酒的工艺日益精湛完善,不仅有简单的发酵法,还出现了酿制烈性奶酒的蒸馏法,而六蒸六酿后的奶酒方为上品。

  奶酒在蒙语里称“阿日里”。马奶酒性温,有驱寒、舒筋、活血、健胃等功效,被人们称为紫玉浆、元玉浆,是“蒙古八珍”之一。远在元朝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了宫廷和蒙古贵族府第的主要饮料,忽必烈还常把它盛在珍贵的金碗里,犒赏有功之臣。

  据专家考证,奶酒起源于春秋时期,自汉便有“马逐水草,人仰潼酪”的文字记载,极盛于元,流行于北方少数民族已有两千多年,为历史悠久的传统佳酿。不但如此,它还一直承担着游牧民族礼仪用酒的角色。每当蒙古族向您敬献哈达和奶酒时,这便是对贵客的最高礼仪。

  俗话说“入乡随俗”,若是有一天你真的能够去到这美丽草原,别忘了找热情好客的蒙古人民讨一杯马奶酒,喝下这融合着满满情谊的酒,当你的身体里充溢着马奶纯郁的香气,你便算真的来了这草原,真真切切的融入了这古老悠久的草原文化。


  潘岳曾在他的文章《托起草原》中这样写道:“无论草原的歌声如何悠长、草原的舞蹈如何矫健、草原的民俗如何浓郁、草原的风光如何绮丽、草原的鲜花如何明艳、草原的河水如何灵秀、草原的骏马如何写意,这一切,都只能产生在草原。”是啊,也许这样的草原才能尽情的敞开胸怀去拥有这么多只属于草原的文化,也只有在这样的地方,那些淳朴的人文情怀才能扎根,才能在每一个生活在草原上的人民心中开出绚烂的花。

  草原的文化是独特的,是烟雨巷陌的江南楼台代替不了的,是高亢空阔的黄土高坡代替不了的,就连如花似水的秦淮烟柳也无法踏上前去与之共舞。时间止不住的流淌,更替了一代代的草原人民,而草原却一直屹立在那里,传承着千百年来勤劳的游牧民族所开创的文化传统,在这亘古吹来的风中慢慢的积累,彰显出它的宽厚和迷人。

  只愿在这土地上,依偎在风中,聆听着从远方传来的低哑的琴声,融化在这片绿海里,又或者是把这远方的远还给最辽阔的草原,只身打马而过。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