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所有的酒
作者: 杨雨桐   日期: 2018-09-07 14:15    点击数: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前几天还是热得像蒸笼的天,从昨天开始突然下起了暴雨。这一天下来,停停下下,往窗外望,远远地笼了层白雾,连酒吧头上的灯都看不见了,倒还真的让闲在窝里的魏来产生了一种台风过境的感觉。他想把屋子里的窗户打开透透气,又怕大雨打进来淹了他的小窝。

  还好没有打雷,他想,不然打碎了这个窝可就不好找下一个了。

  魏来是漂来这个城市的。大学没考上,家里又穷,他就独自一人出外谋生,也走过不少城市,最后实在没钱就落脚在这里,中途也睡过桥洞,躺过马路。他没有多少行李,都打包好了准备往回走,又突然心里一酸,愣是改变了主意。他的老家消息闭塞,过了两个月他才知道父母过世了,消沉了一阵子这才彻底断了回家的念想。

  最后也终于是有人照顾,混了个小酒吧的驻唱。年轻人的那些节奏拉普他玩不来,干脆凭着他那把直来直去的嗓子唱民谣,也不知道是该说干净还是带点沧桑,总之也算还是有人喜欢,唱唱民谣跑跑场也还算能养活自己。魏来租的屋子离酒吧不远,隔着一条街还能清楚地看到酒吧头上的灯。

  酒吧来的人少,事儿也少。能到这儿来的也都不是什么特别有钱的,喝喝酒,听听歌,放松放松,也就没有其他的了。几个月下来,常来的人也基本都很熟了。

  等到这一阵的暴雨过去,魏来才小心翼翼地从床上挪到窗边,让窗户敞开。他的床靠着窗户,爬过去的时候还不小心踢到了床尾的栏杆。他倚在窗台上,突然就想吹一瓶啤酒。

  但他不会喝酒。

  他从枕头下掏出手机,有一个未接电话和一条短信。想着是十分钟前的电话,他也没着急回,先打开了那条短信:
  -今天休息一天,明晚七点。

  正巧外面下雨,魏来也不是很想出去。虽然只隔了一条街,但毕竟衣服还有可能湿,上次因为挂出去的衣服上的水滴到人家的窗台外的花盆里,他还出去花了钱给人买东西道歉。他可不想再来一次了。

  刚把手机摁灭,就打来了电话。魏来看了眼号码,挂断了,发了条短信:
  -干吗?

  谁知道对面没理这条短信,又打来了电话。

  魏来接起来,说:“我那短信可是花钱了。”对面没说话,魏来听着好像是笑了一下,又说,“下着雨呢,还不回来?”

  “往回走呢。想吃什么?”

  魏来想了想,说:“想吃楼下的煎饼。”

  “行,等我去买。”

  “诶不不不,想去那条街撸串儿,正好今晚空了。”

  “也行。哪条街?后边那条?”

  “诶对,你先去等我啊。”说完挂了电话,他就起来换衣服。



  魏来租的房子不大,还有个人跟他同居,姓白,天天在外面卖保险,也没有什么太高的收入,有一天工作实在不顺心了,就进了魏来唱歌的酒吧,认识了魏来,后来又一起租了房子,想着离酒吧能近点儿,魏来能轻松点儿。工作日的白天他不在家,只有魏来自己窝着,等到晚上,他就到酒吧等着魏来一起回去,周末的时候就一起窝在家里。

  魏来出去的时候没拿伞。家里的那把伞伞扣已经扣不住了,伞布也有点往上皱,支出来的尖也不太安全。魏来就想着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再买一把,这几天都下雨,免得那人在外面推销保险的时候没处躲。结果走到半路雨又下起来,魏来被浇到了,赶紧找了个屋檐避一下,头发湿漉漉地挡着眼睛,他撇了撇嘴,想着一会儿怎么的也得喝一杯。

  沿着各家店铺,在屋檐下往后走,倒也没怎么被浇,只是有时会被风吹来的雨水淋到。总共也没多远,魏来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人。他的西装湿透了,可能是后来脱下来披在头上挡雨了,身上的白衬衫也有点湿,站在门口往这边望。

  魏来看着他的笑,朝他做了个口型“傻子”,然后自己又笑着赶紧跑过去抱他了。

  魏来听着雨声,又凑过去和他接吻。抱着吻在一起的时候,魏来想,这酒,怕是又不用喝了。



[责任编辑:张蒙]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