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峰塔》:记忆之塔中的回旋
作者: 李闰月   日期: 2019-10-27 19:22    点击数:

        “新的一代要勇敢,眼泪代表的是软弱,所以不要哭。

        《雷峰塔》是张爱玲以自己四岁到十八岁的成长经历为题材,集真实和虚构为一体创作的自传体小说。

        女主人公沈琵琶出生在显赫的上海贵族家庭,围绕着她的是雍容华丽的丝绒门帘,朝夕共处的是身穿水钻缎子的宾客、裹小脚的老妈子,和一堆关系庞杂的二大爷、姨奶奶、表姐表哥们。

        目睹着亲戚间剪不断理还乱的人情世故,父母的缺席却是永恒的常态——沉溺于旧时繁华,在鸦片中麻痹颓丧的父亲只是模糊的影子,而坚持要离婚的母亲则和姑姑一起毅然决然出洋念书,弃她和弟弟如草芥。随后母亲和姑姑归国,旧社会礼教的束缚和她们带来的新思想的曙光不停地在琵琶日趋成熟的心灵中交织碰撞。

        在这暗流涌动的幽森宅门里,对世间百态与生俱来的敏感让沈琵琶在憧憬美好未来的同时,不得不感受着同龄人不曾体会的创伤,被禁锢于她终其一生都无法逃脱的枷锁……

 

        小说引人入胜的情节离不开作者高超的艺术性加工。

        开篇便将环境定格在“父亲、姨太太、佣人们和老妈子们忙碌于张罗客人”的公馆内,随后“回避男女之事的禁忌”等种种规矩更加营造出密闭环境内压抑、凝重的气氛。与对身边人物行为的详细叙述相比,对父母的轻描淡写更让女主人公的身世蒙上了一层独特而传奇的色彩。

        随后的情节紧凑而有序地展开,从小生活在公馆内的沈琵琶见证了父亲与姨太太间的寻欢作乐、荒淫腐化,紧接着母亲和姑姑回国带来西方世界的浮光掠影,而父母离婚、父亲再娶、与家庭间的种种不合将故事推向高潮——沈琵琶被父亲和继母毒打囚禁,最终下定决心,凭借着智慧和勇气逃脱,来到母亲和姑姑的住处迎接开放前卫的新生活。

        不同时间段内的情节互为因果关系,层层推进,最后以沈琵琶泪别老佣人何干结尾,暗示出表面上成功逃离的她也将终生沦陷在与原生家庭千丝万缕的瓜葛中,她将始终在挣不脱的家族记忆之塔里攀附、回旋、无休无止,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结构。

 

        人物丰富而立体化是本书的另一大特色。

        就女主人公本身而言,坎坷的成长经历造就了她融进骨髓里的冷傲。“即使爱过他,也只是爱父亲这个身份”、“人人都有一把刀,没法子割外人的骨肉往家里带油水,就割自家人的”,书中有诸如此类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语言,也有她因弟弟挨打而落泪的同情,对老佣人何干的牵挂和感激。她的父亲沈榆溪似乎是小说重点控诉的对象,但这位封建礼教的维护者和女性的压迫者,也有替新婚继母挡酒的温情环节。

        此外,书中也展现了压迫性社会下的众生百态:管家间的勾心斗角,因贫穷而活埋外婆的乡下人……无不向我们透露了贵族公馆外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世界。

        本书采用双线索结构,以女主人公沈琵琶的经历为明线,以社会变迁,战争风云为暗线,封闭的公馆似乎将明暗线相互隔离,却又随着沈琵琶的抗争而最终相互交织,成功地将清末的社会氛围、人性的深沉阴暗浓缩在这个大家族里。

        这样的描写让笔者更加惊艳于环境对人生的影响——它可以成为禁锢你一生的枷锁,但你也可以选择洞悉变故和残破,做一位理智的觉醒者。

        笔者以为,张爱玲最大的可敬之处在于她敢于重述生命中最晦涩的心事,极致细腻地铺叙对周遭不同人事物的爱恨情结。第三人称的全知视角,和对裹小脚、男欢女爱等行为的零度写作更让读者看清封建礼教迫害人民的本性。

        《雷峰塔》被誉为民国版《红楼梦》,相信阅读这本书,你在惊艳于张爱玲文字功底的同时,也会在她对身世谜团,家族枯荣的娓娓道来中发现最催人泪下的人性光辉。

 



[责任编辑:姚蓝歆]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