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鱼们——《小偷家族》书评
作者: 王欣怡   日期: 2019-11-27 10:32    点击数:

         来了武汉两个多月,我依然对这座城市很陌生。说不上多么不适应,也说不上多么喜欢它。人类真是奇怪的动物,在家的时候拼命想离开家,等真的实现了,反倒畏手畏脚,犹豫无措了起来。

       挑了一个周末,乘地铁去光谷步行街,漫无目的地闲逛,遇到一家书店。在架子上看到了封着塑料薄膜的《小偷家族》,鬼使神差地买了下来。

       第一次读这本书是高中。那时没能理解是枝裕和想表达的内核,心里只觉得疼。

       故事讲述了柴田治与妻子信代、儿子翔太、信代的妹妹亚纪以及奶奶初枝一起的生活。这一家人依靠着奶奶的退休金还有各自打零工的钱勉强维生。治和翔太时常会去商店偷东西:泡面、洗发水、纸巾……以满足生活所需。

       他们就这样活着。

       直到有一天,治从外面捡回家一个被家人家暴、无视的小女孩。女孩的父母迟迟没有报警、寻找。于是他们给她改了名字,让她加入“小偷家族”,和大家一同生活。但其实这个家庭并不是有血缘关系的一般家庭——家族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们是拼凑起来的家人,像冬天无力弱小的动物依偎在一起,互相取暖。但最终,这份羁绊还是被打破了。

       小偷家族中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与悲伤,因为盘根错节的爱恨纠葛,他们生活在了一起,蜗居在林立的钢筋水泥森林的脚下,住在破败的棚屋里,像生活在深海。



       书中有一个片段我印象深刻,翔太带着妹妹凛去食杂店,第一次带她偷窃。在几乎要得手的一瞬间,店主老爷爷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和妹妹一人一根冰棒,告诉翔太:“我们做个约定吧。以后别教妹妹做这个了。”——店主爷爷一直都知道。

       日本的文学作品如此细腻,是枝裕和更是,没有什么华丽尖锐的描写,就那样温吞地、钝钝地,用煎黄油的耐心煎出人们的眼泪。

       另外一个片段,是妈妈信代说要带捡来的女孩凛买衣服,凛听了露出了惊恐的表情。买完衣服后她小心翼翼地问:“给我买了新衣服……不打我?”原来凛的生母常常用买衣服的借口家暴她。夜晚,信代抱着凛,流着泪说:“那不是爱你哦,凛。如果爱你的话,应该像我这样抱着你啊。”

       我们常常需要身披铠甲,和冰冷的人世开战。我们都是深海底的鱼。我们被禁锢,被逼迫,在绷紧的水草间窒息。小偷家族的成员们,不断索求,却在被别人拯救的同时,也成为别人的光。人性中的复杂部分,在某个肮脏、阴暗、狭窄的小巷中绽放光芒。



       小说探讨的主题很深刻:那些无法适应时代发展的人、贫穷与羁绊……以及:究竟什么样才是真正的“家”?

       翔太说,自己的“家”就是真正的家。可是最后的最后,偷窃被警察抓到时,发现埋在房间地板下的、奶奶初枝的尸体时,人们说:这不是真正的家。他们把翔太送到福利院,把凛送回亲生父母身边。

       于是他们失去了那仅有的一点点温暖。

       人们生来就面对着这个残酷的世界。我们会遇到很多人。如果你足够幸运的话,你会被爱;如果你没那么幸运,你会被他人刺伤。

       小偷家族中的每个人是不幸的,因为他们被至亲的人刺伤;同时他们也是幸运的,因为他们遇到了彼此。

       翔太在公车上流着泪叫出一声“爸爸”。

       治在后面拼命追着驶远的公车。

       凛带着满身的伤痕,抬头看向天空。

       血缘不那样重要,因为能羁绊人类的,只有那个比较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的瞬间。



[责任编辑:姚蓝歆]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