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吗?
作者: 主要矛盾   日期: 2018-09-26 23:03    点击数:

一、
 
“生命之轻,是人间的悲哀,是命运的狂欢。”
 
   一九九七年九月的一天,刚转凉的天气陡然间变得骤热,刚停歇的蝉鸣又一夜间重新开始疯狂嘶鸣。
  夏宇一遍遍将毛巾打湿擦身,毫无来由的烦躁,电视机始终停留在CCTV1,播放着无人例会的新闻联播。夏宇的老婆坐在沙发的一端一声不吭,她深知,此刻,任何一丝火星都有可能引发一场剧烈的爆炸。
   “铃...铃...”
  尖锐的电话铃声划破闷热的空气,似带着寒气迅速占领了房间,令人不寒而栗。
    “你的父亲出车祸了。”

     ......
 
  白是孝服的白。 
  黑是香坛的黑。 
  父亲的遗像被母亲摆上写字台。
  夏宇坐在桌前,余光瞥见窗外一片叶子从树上轻飘飘地掉了下来。 
  ------尚且是绿色的呢,怎么就,留不住了呢?
  一早天气就又回归正常,吹起了丝丝凉风。
  这个季节,该整理衣橱收起夏天的衣服了,也该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热腾腾的馄饨驱寒了。
  可是,爸,你在吗?
 
二、
 
“信,是守望之事的实底,是未见之事的确据。”
 
  近半个月,夏宇整日神情恍惚,夜不能寐,无法自控的想起与父亲生前的点滴。大概每个人都有自我保护的本能,每每夏宇感到心痛的难以自已的时候,他都会不停地劝慰自己说父亲还在的,或许此刻正在等着我们找到他。夏宇一边抚慰着自己,一边从那抚慰中得到保证,像小孩一般安心睡去。
  没有哪一种信念是肯安心地待在心里沉睡,而不在一遍遍的自我确定中变成一种明确的、切实的目标的。夏宇在他的心理暗示下好似走出了悲痛,不再失眠,不再茶饭不思,而是如入魔一般的将自己的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寻找父亲之中。
  是的,寻找父亲的灵魂,父亲的另一种存在方式。他相信这世上千千万万的联系当中,必然有一种可以将他和父亲的灵魂沟通起来,他们仍可对话,仍可陪伴,一切如旧。
 

三、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我在你身边,等着你的回答。”
 
  夏宇开始了他的行动。
  凭着他对大学里学的那点知识的模糊印象,他觉得或许他可以从人的大脑入手。
  人们不是常说心灵感应吗?心灵感应大概就是一个人体内的电流或者脑电波,因为强度、频率的不同而具备了某种特殊的传输路径,通过地球磁场被另一个人接收到。就好像我们听收音机时,小心翼翼地旋转着调频旋钮,总会在某一个频率上从刺刺啦啦的杂音中听到一丝广播的声音。
  他不是不存在,他只是隐藏在嘈杂的声音中,躲在庞大的宇宙磁场里,在等我。
  那么我只要不停的改变自己脑电波的频率和强度就好了吧,夏宇想,然后忍不住嘴角挑了挑笑了,带着点心事落地和快慰和即将大功告成的得意。
  夏宇开始给予大脑不同的刺激,他去禅院修行,面壁打坐心如止水。
  他买下最贵的音响设备,听乡村音乐、摇滚音乐,听钢琴曲小提琴曲。
  他坐着公交车从南到北走遍小城的每一个山头、每一条街道,改变着自己的地理位置海拔高度。
  他学拳击,一次次被人打翻在地,在头晕目眩中努力寻找父亲存在的频率。
  但他始终没有接收到父亲的信号。
  夜晚,夏宇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天花板。
  “你在吗?你在吧。”
 
四、
 
“当我们意识到,人生道路上都是一群奇怪的疯子,就有了让不同生存方式共存的希望。”
 
  夏宇仍在继续着他的实验。
  那天,他躲在父亲的书房里静静听着父亲生前最爱的邓丽君,想象着父亲就藏在他最爱的歌里。
  夏宇随手把玩着父亲书柜里排列着的一排形状各异的魔方,忍不住回忆起小时候父亲手把手教他玩魔方,每年生日都送他一个形状奇怪的高阶魔方,直到他长大,不再有时间摆弄这些小孩子的玩具,但他始终记得父亲对他说的:“魔方里藏着另一个世界。”
  魔方里藏着另一个世界!
  夏宇仿佛醍醐灌顶般,惊喜地盯着那一排魔方:正方体、八面体、十二面体、扇型、金字塔型、球型、镜面魔方、爆炸型魔方!
  如果整个宇宙就是一个形状特殊的魔方,我们人类只占据其中的一层一面,在其他的空间里可能生存着不同的生物或者非生物!那么宇宙空间在运动、扭曲、变形的过程中,各层子空间重新排列组合,我们有没有可能在某一个节点与其他的空间相邻相遇?那么通向另一个空间的边界又在何方?我们能不能像粒子从二维空间跳跃进入三维空间、再静止回到二维空间那样,从现存的空间进入到高维度空间?
  夏宇在心中不断追问着,心中抑制不住的欣喜,他感觉到,他已经找到那扇神秘的大门了,现在,他只差一把打开那扇门的钥匙!
  夏宇对物理知识知之甚少,单凭他个人的力量恐怕会困难重重,他想起自己在美国攻读物理学博士的旧时同窗,于是赶忙给他拨去了越洋电话,告诉他有要事相求,明日就飞去美国。
  这一天对夏宇来说是父亲离世后最快乐的一天,他迅速在网上订了第二天上午的机票,简单的收拾了行李,早早躺在床上并且十分顺利的进入了梦乡。
  在梦里,夏宇又回到了儿时,父亲出差在外,小夏宇自己在家里摆弄父亲刚买给他的魔方,就在快要复原的时候父亲的电话来了。夏宇带着小孩子的骄傲说:“爸爸你给我买的魔方我快复原了噢。这个太简单了,下次给我买个难一点的。”电话那头的父亲好像没听见一样,只是自顾自的用严肃的口气一直说着:“夏宇明天过来找我!明天一定要来找我!”不管夏宇说什么,父亲都只是重复着这一句话。夏宇吓坏了,猛地从梦中惊醒。
  夏宇侧身看了看表,已经七点钟了,窗外却仍是不亮堂,空气闷得很,怕是会下一场大雨。
  吃早饭时,夏宇和母亲讲了他的梦,母亲说:“你爸想必是有事要叮嘱你,你今天去看看他吧,过些天再去美国也不迟。”
  夏宇心中隐隐有些不安,于是改签了后天的机票,转而带了些水果和花去了墓地。夏宇刚到,天空中就传来阵阵雷鸣,似是源于深不可测的穹顶之外的某个神秘世界。天刷的暗下来,黑云压顶,顿时狂风大作,暴雨如注。
  夏宇抬头看了一眼瞬间变脸的天空,低下头一边烧纸一边低语,“爸,我马上就能找到您了。”
  
  屋外狂风呼啸,似呜咽,似悲鸣。
  烟雾缭绕里,夏宇流下了眼泪。
 
五、
 
   “今天上午十点,由北京飞往旧金山的UA885次航班因遭遇强气流而发生严重颠簸,部分旅客和机组人员受伤。飞机现已安全着陆。”
  电视机里传来午间新闻播报员的声音,正在吃饭的夏宇夹菜的手却停在半空,愣了几秒后收回手低头扒饭,眼角渗出眼泪。
  UA885,正是他准备搭乘的航班。
 
  ... ...

  “爸,原来你,真的一直都在啊。”

六、
 

或许辨不清日升日落,
或许看不到流云晚霞。
不知道耳边溪流,咫尺可达;
不知道天地浩瀚,人间喧哗。
 
但我知道,
星河在上,波光在下,
我在你身边,
等着你的回答。



[责任编辑:潘齐心]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