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再无耍猴人
作者: 青雨扇   日期: 2018-10-05 14:05    点击数:

          一人一猴一担走江湖。                                          

       或许这江湖之中再无耍猴人。
 

    
 

       除夕夜。

       
       屋外,热热闹闹。

       屋内,冷冷清清。

       老侯在扒火车时摔伤了腿,钱全砸进了医院,却还是烙下了残疾。医院本是叮嘱他要多休息的,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除夕夜。这几十年的规矩是断断不能废的 。老侯仔仔细细地擦拭了猴鞭,一瘸一点,郑重地走了出来,像一场隆重朝圣。
       屋外,引承挂起的灯笼红的刺眼。

       甩鞕,老侯与猴子,你“打”我躲 。鞕落,溅起了皑皑白雪,落在了鞕上,落在了猴子的身上。

       “好!”


        这一声来得突兀,引承循声望去,对上了躲在门后的一双怯生生的眼睛。

       “小子,过来。”

        小孩明显被吓到了,一溜烟跑了。望着门外雪地上留下的小脚印。老侯叹了口气,摸出了烟袋,袅袅的烟雾,模糊了他的表情……

 

        一连几天,引承都会按时去挂象征猴戏开始的红灯笼,那个小孩总会躲在墙外偷偷地看, 每到精彩之处,他就会忍不住叫出声来,然后连忙用胖胖的小手捂住了嘴,紧张地躲了起来 ,过了一会,确定没有人注意到他,才又津津有味地看起了猴戏。老侯专注表演,仿佛不知道有人在偷看,引承却是觉得父亲定是看见了,因为她看到了父亲脸上皱纹间藏着笑。


       后来熟了,引承便在门外为他放一个小板凳,有一次猴子调皮,溜到了男孩面前扮了一个鬼脸,吓得小男孩立刻从小板凳上跳了起来,这是引承第一次真切地看到那个男孩,整齐的头发,小小的身体被羽绒服裹成了球。

       这叶子(衣服),一看就是城里的少爷。

       老侯笑眯眯地看着小男孩,男孩颇为不好意思地伸手想挠挠头,却碰到了挂在老侯身上毛茸茸的尾巴,男孩撇撇嘴,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老侯敲着烟袋大笑起来。

       初七过去,男孩再也没去过。

       十五过去,老侯再也待不下去了,开始收拾行头,去城里耍猴,引承自然不放心父亲去扒火车,坚持不让父亲去。

       可十七那天的清晨,父亲还是走了。引承知道她是拦不住老父亲的,腿伤也阻挡不住父亲,因为城的那里,有一个小男孩,喜欢看他的猴戏。

       引承不知道拖着伤腿的父亲是如何扒火车的,不知道他跟猴子是否还睡在桥洞里,又有多少人给他们白眼……他又有没有见到那个喜欢猴戏的男孩,这些,引承都不知道。

       两个月后,老侯回来了,挑着担背着猴,引承的眼眶酸酸的,岁月的刀无情地在这个年过半百老人的身上刻了太多的伤痕,老侯的腿更瘸了,眼睛失去了神采,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老侯这场不顾一切冒险没有让他遇到那个男孩,反而消磨尽了他生命中最后一点光芒。

       老侯走的那天,天气很好。

       他说这样的天气,正是好时候。

       突然来了精神的老侯背起了老猴踱出了院门,哼着;吼着。引承看着他们一起远去,一起走向青山,一起消失在这个世界……

       引承突然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要不顾一切的进行了这一场旅程,或许不单单是为了寻找那个男孩,更是为了心中的那份守望。

       江湖之中或许再也没有耍猴人,但耍猴人的心中一直会有一个江湖。

     

              

 

       一人一担一猴,走南闯北,游刃江湖,嬉笑怒骂,乐满九州。


后记

      “姐姐,姐姐,爷爷怎么不表演猴戏了?”

      小男孩想向引承跑去,却被高高的门槛拦住了去路。

       院内,引承泪流满面。



[责任编辑:张蒙]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