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罪
作者: 郭舟妍   日期: 2015-09-17 16:22    点击数:

  “少年与中年妇女的爱情”,这也许可以成为宣传《朗读者》的好噱头,可我却不认为这是个爱情故事。这并不是说汉娜和米夏之间没有爱,而是因为他们的爱掺杂着太多的复杂情感以至于它是否存在已经不重要了。
  彼时二战刚过,欧洲一片断壁残垣,从城市到人心。德国人从最初对希特勒狂热的迷恋中醒来,惊愕地发现自己曾经信仰的竟是个魔鬼。还要如何再去相信别人,又有什么人值得相信?少年米夏在这个阴沉的时代遇见电车售票员汉娜,他鬼迷心窍般无法抑制地爱上了这个女人。
身体的亲密让米夏更加渴求心灵的契合,但这好像只能是奢望。汉娜拼命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为了隐瞒,她从不与任何人亲近,不让任何人触碰她的内心,她的过去和她的生活。可米夏心里所有的甜蜜渴望只能随着汉娜的突然消失戛然而止。数年后,他在一场备受瞩目的对战犯的审判案中见到了坐在被告席上的她。曾经高大的生机勃勃的身体如今显得苍老颓然。再多的怀念都挡不住米夏心里汹涌的羞耻——唯一的爱人竟是个犯下如此罪恶的凶手。
  汉娜视为耻辱并耗尽一生去维护这个秘密——她不识字,因此从不在一个城市久留,从不在一个岗位做久,唯恐因为熟识或是升职而被别人发现自己不识字。也正因为如此,战争时期她选择在西门子公司即将为她升职的时候出走去了纳粹的监狱当看守。直接参与纳粹暴行的汉娜无疑是有罪的。无法否认的是,汉娜是个对工作尽心尽责的人,这也是她为什么被屡屡升职的原因。但正是这份尽心尽责,让她在战时如此认真的执行上级命令而直接导致了数百人的死亡。她的罪恶难道就源于此吗?
  她为什么宁愿去做一名刽子手也不愿承认自己是文盲?大约不论哪朝哪代,社会上少数群体的身份总是带给人一种异样的羞耻感。不论这种羞耻感是源自个人还是社会,它都会促使一部分人采取各种方式去隐瞒自己的身份。有些人对自己私生子身份闭口不谈,有些人为隐瞒自己同性恋身份选择形式婚姻,又或者如汉娜到处跳槽来逃避。一个人把自己的财富地位或自我形象看得越重,他对于自己的异类身份就会越痛恨,并视之为“罪”。在汉娜眼中,身为文盲的罪比作为刽子手的罪深重得多,深重到她可以就此无视一切道德标准只为了隐藏这个秘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种逃避。因为始终无法正视自己文盲的现实而只是一味的掩盖,甚至在明知集中营的性质时仍将为自己朗读的女工送去,只为了避免他们泄漏自己不识字这个信息。她的逃避才是最终酿就她罪恶的原因。
  米夏有罪吗?他爱上一个凶手。他同当下千千万万的普通德国青年一样,虽然没有经历战争,却和战争见证者有着亲密的关系。我想米夏的罪并不在于他与汉娜的关系,也不在于他没有对法官说出汉娜的那个足以影响判决的秘密,而是在于他的内心始终无法正视这段对他影响至深的感情。他耻于承认自己的初恋,自己唯一的爱人曾是个魔鬼。强烈的羞耻感压得他只好逃跑,还要在心里安慰自己“或者她不想我说出她的秘密呢”。米夏的罪过同样在于他的逃避。
  我国现行《刑法》第133条将交通肇事逃逸作为交通肇事罪的一种加重情节来对待。意在当你犯下交通肇事罪后,逃避将会使刑罚加重。在逃避自己罪过这一点上,大概谁也无法绕过日本去。不仅不为曾经的罪过道歉,甚至于企图将这罪过掩盖,日本希望给世界展现一个比他做过的事美好太多的历史。曾犯下的罪不容忽视,逃避更是让人无法原谅,日本的罪孽也将因此更为深重。这些例子的前提都是建立在已经犯罪的基础上。如《朗读者》的两位主人公这样,他们本身其实都可以是无罪的;汉娜的文盲事实实在不是一个可以与战犯相提并论的罪名;米夏如果能坦然以对,也就不用承受内心的煎熬。可他们的对自己内心的逃避却成了他们获罪的原因。这种罪不仅可以指法律意义上的罪恶,也指套在心上的枷锁,即背德或罪恶感。就像有一部分同性恋为了逃避来自社会的沉重压力而选择与毫不知情的异性结婚,不也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吗?无法给予这无辜的局外人一个幸福完整的家庭,甚至在没有告知的情况下就将她拉入局中,这不也是他们的逃避酿就的罪吗?或者有些逃避也可能是在逃避一些好的东西。网络上总有一些人在过分的活跃着。他们的生活好像就寄托在网络上,他们可以谩骂一切发生的事,出错或是无辜的人。这些人有着共同的名字——“喷子”。这些人的世界里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光明,他们从来看不到任何好的事情。他们不会赞扬,不会平静,而永远只是无休止的谩骂与争吵。对美好事物的逃避正是他们“罪”的源头。
  数年之后,终于成熟的米夏开始给监狱中的汉娜邮寄他朗读的录音带。监狱里的汉娜也开始对照着书本,跟随他的朗读认真识字。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直面其罪的方式以求解脱。可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如果我们可以坦然的面对自己的缺陷、难堪、异于常人之处或是生活中的好好坏坏,不逃避,不退缩,而是正面的坦荡的面对,是不是我们就不会背上那份沉重的“罪”,是不是所有的一切都会结束在开始前?无论什么情况下,逃避都不可谓一个好选择。逃得过一时的尴尬与压力,却逃不过一世的心结纠缠。毕竟罪无可逃,逃却生罪。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