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睡过的日子
作者: 杨国泰   日期: 2015-12-05 17:47    点击数:

  我不喜欢烟,不喜欢酒,甚至,我也不怎么嗜吃,我爱睡觉。生命里大把大把的美好日子,你吟风,他弄月,你运动,他旅行,你晒太阳,他乘阴凉,还有,你大快朵颐,他醉卧吧台,我相信肯定有人把这个中某些时间让给睡觉了,比如我就是。只管吸气再呼气,还有梦可做,这得是多么美好的时光。

  我还相信,我睡觉这件事是我爸硬传给我的,这“上梁不正”,“下梁”能不歪吗?我印象中,我爸算是真正睡到人间饭熟时的人了,这要不是娶到我妈,我保证是没机会来到这世上,因为除了我妈,我相信没几个女人能二十年一日地吼我爸起床,尽管是撒泼,也没有几个人能撒下去,幸好,他俩现在还在一起。我妈就时时对我耳提面命,语重心长,当然多是威逼利诱;你要敢像你爸,你就睡了试试。后来,我初中时的作文开头都是:每当东方露出鱼肚白,我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天知道我是被逼的。我高中时候作文,最喜欢用一段话是“此刻打盹,你将做梦,此刻学习,你将圆梦。”所以,也是只有天知道我有多么珍惜现在大学八点钟上课的时光,这曾是我高三中奢侈又奢侈的愿望呐!

 

 

  来谈谈我睡过的那些日子。

   我童年时是个标准的留守儿童,那会儿的报纸老关注留守儿童,一方面,我自己觉得留守儿童挺惨的,有的小孩说他做梦常常哭醒,还有更令我害怕的是有人说留守的孩子睡不好,另一方面,我寻思着我是不是个伪留守儿童。事实上,那会儿我睡得极其地好,不梦见我爸也不梦见我妈,我梦见我栽的春桃一朝结果,梦见我养的山羊一夕长大,梦见我搭的鸟窝里住满了一家子鸟,梦见葱茏的夏天,星星永不睡去。我的童年过得很好很好,我在夜里睡得极香极香,我的猫把被窝捂得很暖很暖,“呼噜呼噜”的猫,最爱钻的,就是我的被子。我一直从一年级睡到六年级,我长大的地方一学期一次考试,出了成绩我也不必告诉我爸我妈,这是作为留守儿童,最让我喜欢的事情了。

 

   好短的“红领巾时代”,仿佛我睡了一夏,就没了,我是多想再睡一夏。“我最怀念某年,空气自由新鲜,远山和炊烟,狗和田野,我沉睡一夏天。”我听到韩寒这句话时,没给青春,我把它给童年了。

   我高中时睡得少,这次我是自愿的。看星星看湖水,看灯火点点,看月照冰面,这是我起过最早的三年。那三年,睡的时间少,睡的质量也不好,不过,我喜欢那时的自己,我还喜欢那时的那个女孩。我是把一个月假的四分之一拨给睡觉了,然而吹牛时,我才知道还有人把三分之一拨给了睡觉。那时起,我就决定要和她做朋友。我记得某个月假某个周六晚上,我陪她去校门口果腹,她的眼眸被灯光照得一闪一闪的。她说,她已经连续睡了二十七个小时了,我知道这时我就已经输了。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她是起得最早的女生,我说怎么教室的灯总不是我开的。高考过了那个夏天,我睡得很沉很沉,忘了表白,也忘了祝福,我知道她肯定是睡醒了,终于,我们都不再顽固而执著。

 

   夏天的时候,我喜欢挑个阴凉地,高原的日光就是那么毒辣,被枝桠筛过一遍的最好,又清丽,又温和,当然,下午过后,最好是睡草丛里,中午的余温还没散尽,这样,风一来,草就晃,若没有心事,这场景便是极为催人昏睡的,睡得再好一点,保不准你也有一个“荒草一梦”,至于梦什么,就看你的年纪了,梦似“南柯”也不是不可能。我寄宿的高中学校,宿舍旁就有一大片荒草地,秋天草长得最好,我睡草地上时,常常会想,若是以后的人生要细数我艳阳高照的那部分,一定要把这草地上被我睡过去的中午列进去,我翻身看见草外的围墙,那通常是上演青春翻墙大戏的地方,要么为了爱情,要么为了自由,要么为了游戏,可我的人生没这样的桥段,我觉得我灵魂那时如此轻盈舒适,我哪也不想去,还有,我爱的女孩从不翻墙,我就想伴着秋草,睡完一个下午就好。

  如今来武汉了,有时我打电话回去,有时他们打过来,来电说我老爸胃炎常犯,早上也睡不好,我妈说她也睡不着。我还是想念那冬天,雪落积尺,落地安眠,我赖床上,等你叫我,我便再假装睡着,愿西风送雪,瑞雪丰年,愿大地苍茫,苍茫宁和,愿身体安康,一觉天明。

 

  以前在诗词章句里读过一些人,也发现他们蛮喜欢睡的。周作人喜欢在乌篷船中小睡,想想流水汩汩的声音,肯定是舒服至极;白居易爱春眠,春困时连花也懒得看;庄子睡觉,难分“蝶我”,这一睡是睡出了思想。平常稀松的幸福事里,有觉可睡,有觉能睡也是颇为难得了,你有多少没有手机陪伴也能入睡的夜晚?你有多少在午夜十二点前就睡熟的夜晚?我喜欢睡觉,我有些享受那种想象有水流在全身经络游走的幻觉,仿佛每个细胞都被温润了一次,又仿佛这大雪在窗外纷扬,我庆幸被子如此温暖,这时,我的灵魂与身体都好懒,好安然。



[责任编辑:武晋芳]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