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传
作者: 孙静娴   日期: 2016-04-27 14:49    点击数:

        天气变化之快让人惊恐,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要穿什么衣服,倒也真是让我长了见识。暴雨接连几日,就快要习惯了湿漉漉的出行和干不了的衣物,却忽然有了灿烂的阳光,那是从穹宇狂妄地喷薄而出的热度。只是我却不那么兴奋。

        是啊,我有一个遗传的小毛病——眼睛无法接受强光。

        每当大家愉悦地迎接明媚的天气时,我就会感到一丝遗憾,绿茵草坪上围坐的欢声笑语从来不包括我。逆光拍照最美,我却与之无缘,真是不好意思,闪光灯也怕。经常会想起那条爱看太阳的蛇,蛇本阴生,却迷恋不可得的太阳,最后得个失明的落魄下场。我没有疯狂地迷恋太阳,却也没有欣赏它的能力。常常惶恐自己的眼睛,它真是可怕,因为与众不同。书山题海的高中时,别人的眼镜度数蹭蹭蹭地涨,我的却悄悄降下来,被人艳羡的沾沾自喜远远比不上小秘密带来的困扰。这应该是遗传的吧。我安慰着自己的不安心情,自己都不知道原因。

        不知道该对自己作何感想,因为从来都没资格哀叹什么,当然更谈不上庆幸。祖辈遗传给我太多,没办法指责它任何的过失。现在的我,至少,健康地活着。运气这种东西,从来都不公平。遗传带来的悲喜总是无法预测,无从控制的。可是基因这种东西,都是机缘巧合吧。或许每个人都有小秘密,只是有的不至于被人发现,不会影响正常的生活,有的却扭曲了生命发展的轨迹,被人热烈灼痛地注视着。大多数人都在同情别人肉眼可见的缺陷,却不知道自己也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这些都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能做的大概只有发现和接受吧。知晓自己的缺陷会不会活得更小心谨慎呢?不同的人应该是有不同的态度。



 
        第一次发现眼睛的脆弱,内心是止不住的愤怒和不甘,渐渐地,明白无力的反抗终究是无力的。我拒绝出门,竟是那样的懦弱。只在幽暗里独自咀嚼着复杂情绪,那时封闭阻塞的校园,任何出格的行为都能轻而易举地成为众矢之的。拒绝遮阳帽,拒绝大墨镜。躲进阴凉的教室,矫情地告诉好友,太阳那么大,我怕晒黑。于是在好友了然于心的窃笑里,我是不是应该怎样的配合地继续演下去?不会演了。

        慢慢地学会了欣赏雨天的淅淅沥沥,肃穆得像是迎接一场盛大的仪式,蕴藏着千年的孤独清冷,洋洋洒洒地或飘落或冲刷。面对着这样的幕景,只觉得内心澄明,无悲无喜,就这样独占着最美的景致,也挺好的。

        可能是因为喜欢Tank的歌,也对他的经历有个大致的了解。他和姐姐都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显而易见,那是家族遗传病。挚爱的姐姐已经离世,他也时不时地忍受痛苦的撕扯,就像我们拜访邻居般频繁,他不知道生命究竟有多长,只知道自己时时走在生命的边缘。他最著名的歌——《如果我变成回忆》,就是为了祭奠姐姐结婚前夕生命的痛失。我第一次听到它,毫无预兆和原因地掉眼泪,细细看了歌词才明白里面满满的都是绝望的祝福。每一个朝不保夕的人的恐慌,是正常人无法想象的,即使他们不说。



 
        无法想象多少人埋怨命运的不公和天赐的伤害,又有多少人对那些伤害见怪不怪,视作生命的一部分。比我绝望的人太多,我没有资格怨天尤人。这样沉重的问题下,我忽然就想起了唐氏综合症的患者,他们的秘密堂而皇之地暴露于人前,不得不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或坦然或屈辱。都说每个人生存的权利不可剥夺,平等这个词忽然就觉得有点可笑了。人人生而平等,法律只对伤害生命的行为予以处罚,践踏生命尊严的惩戒却没有明确的条例。道德上的约束不知会有多少人真正在意,法律中所谓的“言论自由”与道德理论中的“关爱弱势群体”,此刻,是不是背道而驰?

        高中学习这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时,我还对这些全无概念,只知道在题目中周旋。现在忽然就发现了它的意义,可是我却已经和它无关了。曾经的机械化的学习,在我终于开始想要探究时,离开了我。人类无法控制的生物进程,单薄的知识只能预防,不能解决。当我们无力改变这些悲剧时,只能心怀悲悯地照顾这些不幸的孩子,然后惊叹生命的顽强,给这些人一个拥抱,感谢他们的强大,稍稍减轻我们未曾解决问题去拯救他们的内疚。我不否认遗传遵循优胜劣汰的规则,更无法反驳物种优越性的产生。既然我们已经处在了文明社会,是不是应该对种种无法改变的不公平做一点补偿?就算对这些没有看法,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自己的善意?至少,不要因为什么表现出惊奇、害怕、厌恶或者其他的不同的感情,不要对他们造成二次伤害,他们自己也很难熬。

        真正的勇士是在明白了生活的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拥有面对残酷的勇气,可能比忍受这些疾苦更加艰难。对这些不可说的心事,怨天尤人似乎是最无用的解决办法。可能有的确实无法改变,它决定了生命的长度,接受它是无奈的,忍受它是痛苦的。别人的善意可能真诚可能虚伪,可是既然已经这样了,就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表现。新闻上的可怜人,对大多数人来说可能并没有什么触动。如果作为主人公,该做的不是人心不古的失望,而是珍惜自己的时光。至少,提前懂得了生命的真谛。成熟的经历不可复制,淡然的心境最是珍贵,唯自己不可辜负。

        生而为人,本就是一种幸运。无论以怎样的姿态存在,都是独特的。千年狐妖小唯即便法力无边貌美如花,视人类为低贱草芥,却没有嗅觉,还不如一个粗鄙农妇。因此有时候,你又不得不承认,命运是公平的。给了我们什么,就会剥夺另外一些东西。上帝关了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当然也有人说,这是伪鸡汤,上帝关了门并没有开窗。我无言以对,这些未可知的东西我们有什么资格评论?就算有人说上帝不存在,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这些问题本质上不过是人类的一种精神寄托,信仰问题无法判断对错。



 
        我只是固执地相信着还有没被发现的秘密,或好或坏。不知道对这些自带的秘密说些什么,好像是只要它选择了宿主,我们就无法选择逃离。这样注定的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既然选择了生命,就尊重它吧。社会的进步也不能改变的注定,只好交给人文情怀来关爱。人的确是需要一些心理安慰的,不是吗?文字的存在意义,不过是给人类以精神上的消遣。如何对待?全看个人。人文科学与社会科学本质上不是冲突的,共同为人类服务就该相辅相成。鉴于社会科学不可解决该问题,我希望人文科学能够站出来为不幸的人撑起一片天空。遗传这样的事情,需要的是理解和抚慰。社会的组成单位是人,社会如何本质上还是人如何。做不到“众人皆浊我独清”,只是一个开脱的理由吧。

        为别人留个退路,说不定下一个不幸的主人公是谁呢。

        阳光渐暖,生活依旧多彩。

 



[责任编辑:朱莉清]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