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姑娘的夏天
作者: 田婷   日期: 2014-03-05 23:06    点击数:

  虫鸣飘进耳畔,成了美妙的音乐,节奏分明,高低有序。山城小镇的夏天是一首美丽的诗歌,微凉的清晨是诗歌清新的开篇,从虫鸣鸟叫声中开始。

  淸晨在如今也只有乡村才有了。城市无清晨。晨之“清”,在城市哪能见着半点?天还没有破晓,城市就开始了它繁忙的脚步。人声嘈杂,汽笛长鸣,车流人流不息。

  小镇姑娘正是从这样一个繁华嘈杂的大都市回到了自己的山城小镇。这么称呼她,想必她也会喜欢,一种带有诗意的写实性称呼。在小镇长大,小镇给予了她一个原生态的童年。那时候的小镇还是一个村子,水稻连片,环绕着村子。她还清晰记得自家房子的后面是一片稻田,一条袖珍的小溪。秋天是稻田最美的时刻。黄澄澄的稻浪,随风一波又一波袭入眼帘。小镇姑娘小时候经常在这时候坐在她家阳台上闻着甜甜的稻香。稻田收割了,黄色的草垛子整齐地站立在田地中,像卫士一样。那时候的小镇姑娘还只能叫做小镇破屁孩儿,经常和伙伴们在草垛子间捉迷藏,穿梭,奔跑。

  小镇姑娘小时候是个黄毛小丫头,头发真的只能称之为黄毛,细细的闪着黄黄的光泽。头发长了以后,她妈妈总是给她扎两个羊角辫,可怜兮兮的头发显得更少。可这小镇破屁孩儿个子不大,头发不多,脾气可不小。小镇姑娘的妈妈是一位乡村教师,可是全无教师的优雅,遗传了姑娘外婆的暴躁与急性子。偏偏这遗传又在年幼的小镇姑娘身上体现的创意十足。调皮顶嘴后,妈妈气急败坏的从竹扫帚上折下一根竹条,满屋子追着喊着“你这个背时的,砍脑壳的。你是不是要作死!”妈妈美其名曰“吃面条儿”,一旦小镇破屁孩儿惹着她,她就狠狠地警告:“你是不是想吃面条了?”小镇姑娘后来想,那是唯一一种能吃出痛感的面条吧,

  刚到小镇的时候,邻居说对她妈妈说:“这是你儿子啊?”她实在是一个假小子,捞鱼,爬山她最在行。她总是弄的一身的湿泥,抱着自己装鱼的罐子,咧着嘴乐着回家。不管她妈见到脏兮兮的她是如何暴跳如雷,任何人都阻挡不住她捞鱼的热情。那时候的小镇姑娘是勇者无敌,小溪里的水虫,大的小的,她都不在乎。怕什么?除了水蛇会把她赶上岸,吓得她目瞪口呆,其它水里的小怪物,她可是不会放在眼里的。人们谈之色变的蚂蝗贴在她小腿上,她都面不改色地把它一把抓下来,扔到岸上。

  再看看现在的小镇姑娘。二十岁的她,头发是长长的深棕色的波浪,卷曲着,散发着“吾家有女初长成”的味道。穿着风格每天任选,温柔淑女风,清新田园风,休闲运动风。如果说小镇姑娘小时候的穿衣也有风格的话,估计勉强能算上个质朴田园风。从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她捞鱼的热情,变成了任何人都阻挡不了她减肥的热情。不管是嘴上对自己的折腾,还是把这种折腾付诸实践,这就是她开始成为小镇姑娘的标志了。从女孩到姑娘的转变,我们可以从她的外表种种窥见她的心灵成长。

  城市无疑是小镇姑娘成长的催化剂。初中离开小镇,去了县城。高中她在一个长江边的小城市,大学到了长江边的一个大都市。她学会了爱美,学会了平静,学会了淡定。城市越嘈杂,她就越懂得安静之必须,城市越虚伪,她就越懂得平静之必要。城市越冷漠,她就越懂得淡定之必然。如果没有小镇的安静与质朴做陪衬,想必这一些感想,二十岁的她还得不到。

  县城给了她微小的心灵冲击。那时候是2004年,城乡差距比起如今,可真是巨大了。县城的孩子自己感觉高人一等,脸上总是傲然的神态,这让从乡镇来的孩子很是窘迫。小镇姑娘第一次尝到了自卑的滋味。她羡慕县城孩子,不论是男生女生,都有着白皙的皮肤,有着斯文的气质。在那个年代,物价还不高,品牌还不盛行,网络还不便利。时尚对于初中生来说是没有概念的。可是小镇姑娘知道班上的几个漂亮的县城女生,穿的都是品牌店的新款。每次小镇姑娘经过那几个品牌店时都偷偷看,或者去店里看,可是她不敢试,更不敢奢望像她们一样拥有这样一件一两百块钱的衣裳。她只能欣赏着她喜爱的衣服穿在别的女生身上,为她们的漂亮加分。

  小镇姑娘在那里第一次喝到了奶茶,那是一杯一块钱的奶茶。奶茶的醇香一下子就虏获了她。直到现在,奶茶依旧是她最爱的饮品。她想念小县城那一家熟悉的奶茶店,今年,她又去了小县城。找到了那家奶茶店,奶茶是两元钱一杯,可是小镇姑娘怎么喝也没有了当初的醇香。她想到“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么美丽的诗句用给奶茶实在是有些浪费,可是就小镇姑娘对于奶茶的挚爱来说,就不夸张了。她觉得最幸福的事是什么时候和远处的男朋友在一起,坐在星巴克里喝奶茶。她的奶茶追求不断升级,喝过了肯德基,麦当劳的,然后是星巴克,然后呢?然后等她留在了大都市,她会不断尝试更高的消费。这就是小镇姑娘现在的生活目标。

  就在那个小县城,她暗恋上了一位高她三届的男生。那个时代的小镇姑娘的择偶标准就是外貌与气质。小镇姑娘第一次看见运动会上,他白T恤,黑短裤,白护腕,在操场上奔跑的时候就像一阵清风吹进了她的心。男生帅气,可是痞气。他的气质,是淡淡的忧愁加上强烈的痞子气质。这也是小镇姑娘深深着迷的地方。她暗恋着他,为他写诗,为他写日记,打探他的各种消息,可是却在他经过的时候深深低下头。他烫过头发,穿着品牌店的衣服,和一大群不良学生混在一起。而这一切对于我们的小镇姑娘来说是可望不可即的。于是小镇姑娘处于深深的痛苦中。男生像星星一样闪耀,街舞跳得很好,很多女孩子追捧。她只能默默喜欢他,穿着几十块钱的衣服穿梭在有他的校园,偷偷看他,静静想他。一辈子一次的暗恋,真是刻骨铭心。

  那天和闺蜜聊天,谈到了结婚,现实的问题。小镇姑娘说:“你还记得我初中喜欢过的YR吗?”闺蜜说“当然记得啊”,小镇姑娘在电脑屏幕前笑了,敲下一行字:“现在就算把他送给我我都不要,挣不了钱,没什么出息。”估计闺蜜也笑了,“是啊,没有出息的男生可不能跟。”YR在小县城里一个小机构教街舞,没有稳定的工作,收入也不高。或许他自己觉得满足,他一直把街舞当作他的事业。可是现在的小镇姑娘对于这种事业抱着鄙夷的态度,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正经”工作。而小镇姑娘,现在是一所“211”重点大学的大学生,她对自己的期许不低,但是不管怎么样,她明白,她是不会再回到小县城去生活了。她以后会在城市扎根,爸爸也一直这么对她期许,并且为她创造了一定的条件。所以持续两年的美好暗恋最终落幕的时候是小镇姑娘的大彻大悟。  

  高中时小镇姑娘去了W市,并且去了W市最好的中学。W市距小镇有六个小时的车程。她满载着家人的期许,开始了她真正的异地求学。在W市,她第一次去了大型商场,去了老鼠街,去了批发市场。她住的女生公寓,有洁白的地板砖,有大理石的洗漱台,镶嵌的大镜子,独立的卫生间,有小阳台,宿舍里还有一张大桌子,八个小椅子,供学生回来做作业,自习。和县城中学的住宿条件可是优越的多了。小镇姑娘刚开始进商场会有局促的感觉,买东西也是舍不得买贵的,总是买打折的。她买了打折的哈密瓜,那是她第一次吃哈密瓜。打折后是一块五,她每天晚上下课了都去买,划算的水果,她吃了觉得美味又舒心。

  W市的道路两边都是大大小小的服装品牌店。每到换季的时候,就有大喇叭在高喊“换季打折”。小镇姑娘刚开始不懂打折是什么意思,她不懂三折是乘以0.3呢还是0,7呢?那时候的小镇没有服装品牌店,更没有打折一说。后来小镇姑娘弄清楚了,就喜欢往三折区走,挑一两件喜欢的衣服,也不会很贵,一百块钱以内。后来的后来,小镇姑娘适应了W市的生活。她周末会和好友逛街,买点小文具,小饰品,一起去照大头贴。有时间也会去看看品牌店有没有打折活动,顺便淘两件。

  有时候,小镇姑娘会在周末的时候去同学家里玩。W市的同学都很热情,他们的爸爸妈妈也很热情。说起来,小镇姑娘至今还感谢他们的照顾呢。她一学期只能回一次家,在朋友家里,她受到了客气的款待,叔叔阿姨的亲切让她很感动。当时小镇姑娘在心里想,等她工作了,一定要再回去看看叔叔阿姨。给他们买点礼物,谢谢他们在她年少时的照顾。这个想法还没有实现,小镇姑娘还在读大学,还没有经济实力来付诸实践。不过,她还记得,记得和蔼亲切的叔叔阿姨,记得W市对她友好的每一位同学和老师。她至今依旧在心里感谢他们。

  小镇姑娘凭借自己实力进了学校唯一的文科实验班,但是在这个优秀的班级里默默无闻。那时她是一位胖姑娘,不漂亮,成绩不出色,实在是没有理由得到老师的垂青。所以她接受了自己在这个班级中的处境。那时她活在自卑的阴影下,可是依旧很坚强地活着。高考她也没成为话题,她既不是黑马,也没有发挥失常,保持正常水平。她上了六百分,在班级里还是中等水平,可是在小镇,她算是一个奇迹了。初中的同学说当初中的老师知道她上了六百分,说,哇,这个女生这么厉害啊。她听了,心里很高兴,也很怅然。这个成绩在县城高中,算是年级前几名。如果当初不是爸爸坚持要送她去W市读书,她或许无法走上这样高度的平台。越来越多的有条件的家长都开始效仿小镇姑娘的爸爸,甚至更早,在初中就把孩子送到W市最好的高中。这几年小镇高考的捷报多了,不得不说小镇姑娘对小镇的这一进步是有一定贡献的。

  小镇姑娘来自小镇,这个背景赋予她很多特别的东西。例如她的小学同学很多在初中就辍学,和她一样身在大都市,只不过他们是年轻的农民工。一些同学依旧在乡村,已经成家,有了年幼的子女,担负起家庭的重任。有的闯荡社会好几年,见识了社会的黑暗与生活的不易。K是小镇姑娘的初中同学,去年联系到了她,因为他也在江城,在青山郊外做工。在聊天中,小镇姑娘了解到了他的生活,和她全然不同。她不能说谁落后了谁,她只能说K的生活比她辛苦多了。

  家乡的春天与秋天只存在于小镇姑娘的记忆中。求学多年,小镇姑娘也多年没有见过家乡的秋色了。再也没见过那金黄的稻浪,也再也没在田野的草垛子中穿梭奔跑了。吃过晚饭,和妈妈出门散步,妈妈满脸的笑意与满足。小镇姑娘已经记不起,妈妈上次打她耳光是什么时候了。小时候奶奶心疼妈妈打孙女,说“她妈打她就跟打强盗一样”,那些岁月已经很远很远了。一路上,熟悉的叔叔阿姨看见小镇姑娘,都跟她妈妈说:“你家女儿回来啦?女大十八变呀,真漂亮....”小镇姑娘笑了,妈妈也笑了,妈妈拍拍她的肩,很自豪地笑着。

  在小镇姑娘妈妈的眼中,小镇姑娘长大了。她可以参加家庭事情的讨论,她的意见也总是有一定道理,有见解的。她是自己半辈子的辛苦结晶,生养女儿,到如今大家都说她女儿优秀,听话又能干,还漂亮。都说子女是父母最好的作品,小镇姑娘妈妈觉得,她的作品,她已经满意了,她多年的付出得到回报了。

  小镇姑娘确实长大了。她牵着妈妈的手,思考着她的的生活,她的爱情,她的未来。小镇的夏天在消失了的稻田中告诉她,在年年相似的蝉鸣中告诉她,在家人变化的容颜中告诉她,你长大了。

 稻田环绕,溪水潺潺的小镇,是小镇姑娘内心的一片净土,她把它搁置在心里,搁置在记忆里。再过几天,小镇姑娘就要离开小镇,重新融入大都市。小镇还告诉她,长大,就是对变化与失去无所畏惧。小镇失去了田野,它依旧是小镇,是小镇姑娘心里的小镇。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