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斜的青春
作者: 胡祉琪   日期: 2014-03-05 23:07    点击数:

  “喂,真的假的啊,你确定这是真的么?”

  “唉,谁骗你啊,他真的一直在看我。”

  “会不会是幻觉呢?会不会是因为你看错……”

  “打住,打住,我看的仔仔细细的,他的眼睛就是盯着我看的,不信,不信下回你自己去瞅。”

  “……”

  对方识趣的停下了反驳,只是默默的咬起吸管,大口大口的喝起面前杯子里淡紫色的奶茶,眼睛盯着不时从吸管里快速滑过的黑色珍珠果,挑了挑眉毛,当作是信了。

  盛夏的午后,路上基本没有行人,烈日赤裸裸的晒着坦露在外的柏油路,哗哗的像平白摊上了一块块油渍,炎热的连风也懒得挪动身躯,徒留知了躲在树荫里傻傻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知了,知了……”这样热的日子怕是没完没了了。

  宁夏觉得隔壁班的那个男生盯着自己看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因为选修课的缘故,他们两个班的同学基本上有很多时间都在一起上课,而但凡那个男生坐在宁夏周围时,她都会注意到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不是错觉,她认定了绝对不是角度的问题,而就是有那么一种热切的眼神游走在自己身上,轻轻掠夺每寸肌肤,让她在渗出汗水的日子感到丝丝凉意。

  往后的日子里,宁夏开始偷偷注意起这个男生,当然,以她胆小谨慎的性子,她打死也不会正大光明的跑到他面前,只是在上课的时候,在那个男生低下头写东西的时候,假装捋捋头发接着便以最快的速度瞟他两眼。久而久之,她竟渐渐的习惯了这些小动作,仿佛已然不是能那么轻易改掉的。

  观察这么久也让宁夏发现这个男生其实有很多优点,比如他有着一般男生难以企及的身高,有连女生都嫉妒的白皙皮肤,比如他在记笔记时灵动自如修长的手指,比如她听说其它女生称赞他人缘好,说他很幽默,或者是比如,他会向自己投来那种目光。如果说以前那种眼神会让宁夏不自在的话,那么在经过这么多天的观察后,宁夏自己也觉得那是一种更能然她充分感受到炎夏存在的催化剂,翻腾着热浪的空气夹杂着热切的目光,让她心跳莫名加速,她觉得应该是爱情来了。

  就像顺理成章般的那样,宁夏当然迫不及待地告诉了她最好的朋友。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呢?或者你打算跟他摊明白了说么?”女生松开吸管,正式仿佛又轻描淡写的问着。

  呼呼转着的老式吊扇将这几个问句连带着粘稠的汗气缓慢的送入宁夏的耳里。

  “这个,我还没考虑,不过我还是希望他主动来找我,毕竟……”什么时候起,潮红慢慢爬上了宁夏的耳梢,晕染了她的脸颊。她悄悄低下头,便什么都不再说了,就好像在仔细的聆听着屋外一阵高过一阵的蝉鸣,挤进阳光的罅隙。

  往后的日子里,宁夏老是会做着不同的梦,但无论是什么梦,那个眼神总会倾力的渗透她每层梦境,轻轻的落在梦里的每个角落,弄得她痒痒的,但是却很舒服。

  其实宁夏只能算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生了,为什么会引起那个男生的注意,她自己也想不明白,或许是自己偶尔帮助别人被他发现,又或者是上个时某个问题回答的很精彩,让他欣赏?总之,即使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理由,事情也已经发生了,物证如铁山般摆在眼前,谁都无法推翻,宁夏是这样想的。

  时间一长,宁夏的心理也开始打鼓,内心的兴奋和焦急最终还是趋势她鼓起勇气找男生说清楚。

  烈日骄阳烘烤着操场上的塑胶跑道,把宁夏的影子拉得斜长,当她隐约看清楚那个男生正朝她走来时,她也很明白的发现男孩牵着另外一个女生。千真万确,这一幕比任何时候宁夏所感受到的眼神来的更加让人信服,只是几秒钟的停顿,宁夏转起身就向远处跑去,迎面而来的热风将所有她对那个眼神的期盼、激动全吹化了,慢慢地融进每一寸干裂的水泥地里,消失殆尽。

  “花心大罗卜!”宁夏停下步子,皱起眉头,拼命用手捂着脸,希望脸上的温度能降下来一点,虽不是什么众人皆知的事儿,但对于她,却像是遭到了背叛一样,让她难堪,让她恨不得立刻缩小成蝉样大小躲在树荫的庇护里,最起码她看不见地上那个尴尬的,仿佛以光速般缩小的身影,她觉得极其难受,甚至有点恶心。

  事情已经发生了,虽然宁夏一直无法弄清楚是什么让那个男生转变的那么快,以一个小女生的心理,她又开始乱想,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在找一些可以搪塞她曾经有过的可笑想法的理由,越想越乱,越想越难受。“那个男生肯定是太久得不到我的答复,所以才会找了一个替代品,一定是这样。”她暗自对自己说。

  窗子洒进来,六月的阳光。

  一张张苍白的试卷在那些即将毕业的学生面前发出狡黠的白光,一次有一次的挑衅着他们忍耐的极限,教室里,老师还在用白色的粉笔“唰唰”的写下每个需要熟练掌握的公式,写出每道题目详细的解答过程。粉笔灰肆意的浮动,在橙色的光线里,汗水夹杂着花露水的味道充斥着教室的每寸空气,警醒着每个犯困的学生。

  在这样的日子里,宁夏自然投入了百分之一千的精力在学习里,整个人除了抄笔记时抬起头外基本上都是埋进书堆里,桌上的练习册与卷子越堆越多,直到埋掉了她所有的杂念,埋掉了那个记忆中熟悉的眼神。

  每个孩子都不愿意在毕业的日子哭出来,虽然他们内心的难受没有人不知道。漂浮在空中的云知道,阳光打过树枝投影在地上的斑驳知道,就连平时孩子们嬉戏的那个旧式水龙头溅起的水花也会知道。

  宁夏接过班主任递来的一个毕业证和一本毕业照纪念册,跟同学话别了几句,拥抱了之后便不情愿的离开了,边走边翻开那有着全校毕业照的纪念册,看着自己因为当日太阳太大而恰好在快门闪过时眯起眼睛的傻样偷偷笑了起来。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缓慢将相册向前翻过一页,眼睛便再也无法从那个男生身上挪开了,好久远的感觉,那些日子的悸动轰然挤进宁夏的脑海里,引得她一阵发热。

  “哎,宁夏,你看什么呢?走路还这样不转心,小心绊倒。”

  “哦,没什么,只是在看毕业照。”

  “噢?让我也瞅瞅,这不是我们隔壁班的么?”

  “嗯,是啊。”

  “唉,说起隔壁班的一男生,就让我觉得可惜,模样长的也好,人品也不错,就是眼神儿有点问题,好像是…..是有点斜视。”说完就用手指了指刚才让宁夏的眼睛久久不能离去的地方。

  “什么?你说……”宁夏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他的眼睛是有点问题,虽然脸朝着前方,但好像眼睛一直盯着他左前方的女生,不过不用心看还真不能发现。

  树上的蝉声还在没完没了的此起彼伏,滚烫的热风还是无法带走身上的汗渍,只能拨弄树上的叶子,哗啦哗啦直响。

  宁夏突然有种头要炸掉的感觉,那些记忆、那些天理一直朝她投来的目光,翻滚着,咆哮着蜂拥而至,堵在她心里让她难以呼吸。“啪”的一声,曾经做过的梦就这样无端的失掉了某个部分,某个她以为理所当然存在的部分。

  “你怎么了?”

  “我……”宁夏张开嘴,怎么也吐不出一个字来,良久“扑哧”的一声笑了。

  笑声中包含了好多好多,她的青涩,她的怦然心动,她的无奈,以及她以为的初恋。

  “走吧!”宁夏拉起身旁的女生朝落日的方向走去,被夕阳拉长的影子在地上一扭一扭,经过每一处不平坦地方的时候都会转变为扭曲斜长的奇形怪状。

  走吧走吧,我的青春。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