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很多朋友,但是我只有你
作者: 郑梦霞   日期: 2014-03-06 01:09    点击数:

  “你怎么了,你今天有点不对劲?”  

  “没有,我只是有时候觉得自己也许是多余的,你有很多朋友但是我只有你一个。”  

  那天晚上,还是那条熟悉的步行街,还是肩并肩的两个人,街上的喧哗渐渐平息,灯光把她们的影子拉得很长。清没有说话,只是听着木卡说些小事,抿着嘴,然后手时不时扶着单肩包带子。如果你熟悉的人突然变得很沉默,也许她不需要告诉你她很难过但是你却会敏感地感觉到那天的不对劲。  

  还是在那个楼梯口,清和木卡每天晚自习回家都会在这个楼梯口,和对方说声“明天见”,然后清才会微笑着走上楼梯。每次分开前,她们都会在楼梯口说着似乎永远说不完的话。常常都是清的妈妈看时间晚了,打电话问清在哪里,她才小声对着电话说:“我这就上去。”然后挂下电话,吐了吐舌头说:“我妈,她以为我丢了。”两个人都笑了,只得挥手告别。  

  但是,那天晚上,清一路上什么都没有说,到了楼梯口,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回家早点休息。”然后转身……  
    
  “你今天怎么了?”这一句木卡早就想问了,只是她开始一直不敢开口多问。  

  “没事啦。”  

  “你今天很不对劲,怎么了?告诉我。”  

  “每个人都有不快乐的时候,不是吗?”清的声音有点颤抖,她的眼睛很大但那时她却微低着头,脸上没有一丝笑容。  

  那刻,木卡的心突然沉了下去了。清的回答让她有点不知所措,是啊,人都有不快乐的时候,人都有权利沉默,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去告诉你,她为什么不快乐,即使是好朋友,也没有权利希望她们一定告诉你。  

  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也许那时候,木卡也被那句话不经意地刺痛了吧。  

  “我只是有时候觉得自己是多余的,木卡有很多朋友,但是我只有你一个。”清的话突然把她震撼住了,当她再次注视清时,她得到的是逃避的眼神。清在极力隐藏自己有点激动的情绪。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木卡伸手握着了她,平时两个人都是手臂挽着手臂,很少握着双手,可是那刻,她却伸手握住了朋友的手。不知道要说什么,半天吐出一句:“对不起……”  

  清的眼睛里闪着泪光,继续说着:“没什么,有时候,我觉得热闹不属于我。你和很多人都很好,我本来该为你开心的,可是我有时却觉得自己不属于你们。”  

  清一直在自责自己心胸不够宽广,到最后,两个人似乎交换了角色,变成清一直不住地安慰木卡,然后懊恼自己的一时冲动。不过,这两个人似乎都不愿意有心结,真心地交流后,最后欣慰地握手告别了。走不远,清的短信来了——  

  “回家小心哦,早点休息……”木卡看着,微笑了。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了,也许清已经忘记了具体的情节了,但是她一定记得那时她的心情。现在,木卡和清还是那么要好的姐妹,木卡复读的时候,一个月放假一次,她都会来找清,清也会从福州特地坐一个多小时的车回来见她。  

  两个人,虽然已经长大了,却还是喜欢做过去的事情。喜欢在学校那条斜坡路上买三明治面包或者冰欺凌;喜欢挽着手逛街;喜欢看着烧烤流口水,说好绝对不吃,最后还是买了一吃为快;喜欢一起唱歌;习惯信誓旦旦说“从今天起要重新做人”然后过段时间还是老样子……所以她们还是一直没办法做到女一号一样心里只有学习,没有办法瘦下来,没办法克服偶尔的懒惰。  

  清很漂亮,只是很不自信。木卡很平凡,也不自信,却总是鼓励清要自信,其实两个人都是半吊子。  

  有段时间,清一直想要出国,一直无法提高的成绩让她难过,家里的事情也给她许多的压力。那时候的木卡,也许是清唯一可以倾吐所有想法和不快的人了。好在,清终于坚持下来了,高考时,清和木卡是一起进考场一起走出考场的。虽然不知道结果,但是当时木卡一直引用数学老师的一句话:“我们是最有霸气的,一中的不自信其他的都没法活了。”清都会忍不住笑着,然后释然地说:“不管了,考一科丢一科。”  

  当结果出来时,两个人考得都不错,甚至那么相近。其实可以报同一个学校的,那么木卡还是可以和清像高中的时候一样一直在一起。可是,木卡没有选择和清一样的学校,而是和另一个人选择了报北京。现在想起来,木卡都觉得很愧疚,如果那时候和清在一起,那么后面的一切也许都不会发生了,也不会复读了,可是命运常常和人开玩笑。  

  有时候,我们常常不懂得珍惜身边的人,因为,我们时常觉得他们会一直都在的,所以,无论我们在哪里,那些朋友和亲人都不会改变,既然这样,就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吧?可是,人常常不知道在终点处,根本不存在叫“幸福”的东西,幸福从来无法作为我们的终点,它其实就在你的身边,只是,我们很多时候忽视了。  

  有时候当你想送一个人礼物,越是重视越是难选择,因为真的太重视了吧。清花了很长时间写了一本日记给木卡,还画了两只一模一样的小熊。  

  “怎么两只一样啊。”  

  “没有,小熊头上的花不一样,一只小熊花在左边,一只在右边,代表我们两个人啊……”  

  清还记得木卡说过,要一辈子做姐妹,无论多么难以开口的事情,贫穷还是富裕,无论别人怎么想,两个人都要互相扶持。  
    
  清一定还记得,木卡说过:“你的妈妈也是我的妈妈,我们是一家人。”  

  清是否还记得两个人一起在阳台上唱歌?是否还记得你陪着木卡看她的偶像,看着她吃醋你在旁边偷笑?是否还记得那夜两个人通宵一起聊天,只因为后天木卡就要去北京了?是否还记得,跟着木卡跑着追踪小玲和某个人约会,然后你忍不住差点笑了出来?  

  现在的我们,呼吸着不同城市的气息,却都在同一片天空下……  

  很多时候,木卡,心里也只有清一个人一样……就像那天我难过地凌晨两点发邮件给你一样……  
                                                  
  “让我们一辈子,都依靠着彼此,完成当初编制好的故事,虽然都耗尽了年少轻狂的日子,还有一个梦让我们去坚持,让我们一辈子,去守护着彼此,完成当时都幻想好的样子,虽然都经过了无忧无虑的日子,只要有你,给我鼓励 就有勇气,继续去飞驰……”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