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的尽头是音乐的开始
作者: 梁宇浩   日期: 2015-11-17 00:28    点击数:

        海德尔格曾说,所谓诗意的居所一直是意义的存在,而音乐就是这种意义的一种结构形式。诚然,音乐是美好的。

       一直以来,对于是否要将雅尼的纯音乐收入品评,我内心里总是十分纠结。因为纯音乐天生缺乏“歌词”这样一个实在的评论立足点,同时也是因为害怕自己的文字没有足够的功底,触及不到雅尼和他本人的音乐境界,毕竟一首好的纯音乐往往胜于千言万语。

        雅尼作为一名作曲家,迄今为止他的单行曲唱片全球销量已突破两千万张,可谓功成名就。如日中天的事业也促成他音乐风格新的转变,现如今已产生数百首风格迥异的曲子。音乐风格上,业界已经极难对雅尼的音乐进行一个完整的定义,而更多的是用“现代器乐”这样一个模糊的概念来描述它了。

        两排双层的电子琴,随着音乐律动的手指,加上超豪华阵容的音乐团队,舞台上那个永远在尽情蹦跳的“白衣绅士”就是雅尼。或许是因为希腊血统的缘故,他的样貌——修长的胡髯,披肩的长发——带有一种独特的地中海风情,别具浪漫。他的人就像他的音乐一般清澈古雅,宁静却又不失张力。

        和当下众多的流行乐曲不同,雅尼的纯音乐带给人更多的是一种纯粹美的享受。很难想象在音乐媒体走向大众的今天,人们还会选择像几个世纪前的欧洲贵族一样走进音乐会场,聆听纯粹的音乐。走入雅尼的音乐世界,总是要带上一颗敏感的心,他的音乐讲究情致的缠绵,给人的感觉如同行走在绵软的沙滩上,充分享受爱琴海的日光。在他的世界里,没有管弦、击打、弹奏的器乐之分,一切能发出声音的器物都可以成为音乐。



 
        2006年拉斯维加斯演唱会单曲《RAIN MAKER》中演员一边吹奏非洲部落最原始的木筒,一边运用木棍敲击声配合踢踏舞脚步声来模拟风雨骤然而至的情景,充分表现他心外无物的音乐理念。不执着于物,抛弃了乐的形体,留下的只是内心的独白。

       《IF I COULD TELL YOU》是最出色的一张专辑,也是雅尼一人一手包办的作品。里面融入了非常多的电子音乐元素,却没有电子音乐的嘈杂。这张专辑里面的乐曲非常缓慢,就像一个人在娓娓讲述一段奇异的故事,但是却无人倾听,给人带来一种淳朴自然的感觉。它非常耐听,不需要你的过分专注,没有太多独特的音乐技巧,段与段之间即使是重复的旋律也不会给人带来厌烦之感。

       《IN MY TIME》虽然也是一张被公认的经典唱片,但却极少被人提及,许多著名的单曲如《ONE MAN’S DREAM》《BEFORE I GO》均出自于此。在这张唱片中小提琴的使用臻于成熟,滑动的弦音配合键琴轻鸣,如同一个焦躁的人儿在树荫下寻回镇定,浮躁的情绪被清风抚平,特别能够带动人的自省。

        很多时候聆听雅尼总是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另外一个人,他叫希施金,俄国最著名的风景画家。他笔下的林木参差有秩间总是能勾勒出史诗般的感觉,充满诗情。音乐与绘画都是美的典范,无不带有极强的节奏与韵律。乐中有画,画中有乐,雅尼的轻音乐和希施金的创作在这一点上难得契合,一样的主次分明,自然亲和,毫无雕琢。


 
         一贯的观念认为音乐的魅力在于表达心声,而雅尼有趣的地方在于,乐曲已然敲动人心,但如果你懂得透视音乐与它背后的文化,又将是一番动人的风景。音乐创作上雅尼始终坚持着多元的文化观。音乐与文化,在他的每一次创作中都紧紧相连。

         譬如聆听《夜莺》一曲,你可以轻易地区分其中的东西方元素:模仿夜莺的中国竹笛,渲染悲凉意境的小提琴与钢琴合奏等。当然还有最为人所称道的同时也是争议最多的是他在世界文化遗产雅典卫城、印度泰姬陵以及北京紫禁城举行的三场演奏会,尽管因为遗产破坏问题招来诸多非议,但雅尼用他出色的音乐编排能力毫无保留地描绘出三大文明的辉煌,他对文明的把握与尊重也赢得了世人的尊敬。

        关注雅尼,焦点绝不仅仅停留在他的音乐,因为如果说音乐领域能够让思想如天马行空般自由奔驰,那么只有站在舞台上的雅尼才是这自由思想的中心,着重表现在他那极富感染力的肢体语言里。伴随乐曲自由挥洒的行云流水般的手势仿佛带有魔力,支配着每一个人的心跳。对乐曲的行与神的极佳把握总是能让万千听众心潮涌动。

       雅尼之所以特别,之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得到众人的拥护,是因为他的纯音乐很好地包裹住人间烟火,每一个人都能在里面找到自己的世界,或狂放不羁,或温暖明媚,或宁静致远,或暗香残留,一千个人总有一千种景。他用曼妙的节奏紧扣生活中的爱与忧伤,然后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找到一个激发点,用毫无保留的乐音将你击溃。


        伴随更多专辑的推出,雅尼在不断拓宽自己的音乐领域,但近些年来对雅尼音乐过度重复的指责也此起彼伏。加上在当下社会,纯音乐已经极难成为大众音乐消费的主流,它们更多地出现在诸如图书馆一类的公共场所,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消遣。纯音乐的鉴赏近乎消亡,人们对纯音乐不甚了解,它的发展面临着“曲高和寡”的无奈。

       但这又有何妨呢?且不论未来的结局如何,由始至终我都欣赏雅尼的笃定,这个带给我感动的引路人,用音乐诠释生活的音乐家。在雅尼的自述《雅乐尼音》中有他自己的一段话:“从不阻挡自己的路”。或许他正是抱着这样一种“旁若无人”的态度,才有了今天令人瞩目的雅尼之音吧!

       现如今,还是喜欢在早晨听完一首雅尼的《IN THE MORNING LIGHT》,想象自己沐浴在林间透过的晨曦的辉光中,然后开启新一天的生活。

  
 
                                      



[责任编辑:徐一唯]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