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有枇杷(上)
作者: 李黄彬   日期: 2016-12-23 22:07    点击数:

        皮肤晒得黝黑,依旧挡不住浓浓的书卷气,眉宇间,透着有别于旁人的孤高清冷,横看竖看,都是一个文弱书生。

        她坐在炕边,托腮,怔怔地看着那本他随身带着的《诗经》。回想起那日打柴时,看见他躺在一棵树下,嘴唇干涩,头发凌乱。纵是衣衫褴褛,狼狈不堪,贴身带着的那本书依旧是干净的。



        他干涩的嘴唇微微颤动,她慌忙递过去一勺子清水。喉头滚动,清水下肚,一股难以名状的清爽把他叫醒了。

        朦胧的视线中,是她好奇的打量。

       “你,你醒啦?”
    
        四目相对。
    
        她很局促,很紧张,但还是看着他的眼睛,他只是匆匆扫了她一眼,便撑起身子下床了。
  
        旧伤未愈,他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小心!”她扶住他,“先生,还是先上床歇着吧,你这伤,是急不得的!”
   
        他才了几步,就疼得呲牙裂齿,每一步都是煎熬。双腿像灌了铅似的,有千斤重。他只能退回去,颓然坐下。
    
        拿起那本《诗经》,随意翻翻,似是心中有事,又烦躁地放下。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想喝水,端起碗来却发现搪瓷碗陈旧泛黄,碗沿还磕了角,又嫌弃地放下了。
    
        她正在擦拭桌椅的手顿了顿。“那天,我去打柴,看见你晕倒了,就....”他不耐烦地抬手打断她,心里怨自己没用,竟然掉队了,还被困在这个穷乡僻壤!眼前这女孩,还一副吞吞吐吐的模样。  
        
       “这是哪?”实在坐不住,他边整理衣服,边起身,又把那本书揣到了怀里。
    
       “是小庄村。”
    
       “附近可有什么大县城?”他强撑着身体,蹒跚地走出低矮的土房。她只得跟了出来,也不敢再挽留。
   
       “没,没有,方圆几十里地,就我们一个村子。”


    
        他暗骂该死,摸摸空空如也的肚子,直怪当初被逐出家门时太有骨气,竟然真的没带一分钱。

        烟还是有的,他摸出皱巴巴的一包,燃了起来。烟雾缭绕中,目光忽然深沉起来。参差不齐的篱笆外,俨然是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致。户外一峰秀,夕阳傍山归。

        这还是一片没有战火波及的净土啊!

        他心中的想法愈发坚定了,守护脚下的土地,他顾家必须出一份力。树倒猢狲散,国家都没了,还谈什么小家,谈什么生存?父亲一心只想明哲保身,对于资助共党的事一概不提,自己软磨硬泡要上前线,到头来只混了一个躲在后方的没用的参谋!

        这次出走,也是迫不得已。

       “也不知道北平怎么样了。”他自语,烟已燃尽。
  
       “先生,你一定是饿了吧?我看你发呆很久啦,你……要来吃一点吗?”她端着碗,站在昏黄灯光下,笑得很真诚。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因为,不能再欠这姑娘什么。

       “别想骗我,我,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

        他脸一红,还是硬着头皮说:“你听错了。”
    
       “你不吃,我就一直站在这儿。”她举着碗,保持着一个尴尬的姿势。

        他觉得头皮发麻,一般女孩难应付。倔强的女孩,那可真是堪比登天了。

       “是这样的,嗯,我是军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组织有严格的要求。”

       “你可以先吃,等你的队伍来了,再还给我不就行了吗?快吃吧!”她干脆直接把碗往他怀里一塞,两条麻花辫一晃一晃的,跑远了。

        女孩在撒苞谷米喂鸡,猫咪在瓦房顶上喵喵叫,远山绵延,如墨线流动。

        他嚼着糙苞米做的馒头,觉着挺难下咽,心头也没少挂念事情,身体却没由来地放松下来。


  
       “你的父母呢?就你一个人?”
  
       “他们啊,一早就去集市啦,现在的春笋刚冒尖,能买好价钱呢!”
  
       “那可真不错。”他发出一声低笑,抬头环顾四周,"你们这,一看就是没被鬼子糟蹋过的宝地。"

       “鬼子才不会来我们这呢!”

       “你怎么知道?现在几乎半个中国都有鬼子的据点,你敢说这种话?”他有些不可思议。

       “我们村的老人都这么说啊,年轻人不用去当兵,就能安心在家种地了。”他一下了然于心,虽然觉得荒唐至极,却也说不上什么。

       “你们还真是‘世外桃源’啊。”
    
        她歪着脑袋,似懂非懂。
 
       “君君!快来帮忙开开门。你哥哥他,他回来了!”门外忽然响起一个老汉的声音。她擦擦手跑去开门,进来了一对老夫妻和一个年轻后生。

       “哥!你去哪了?可担心死我了。”她迎上前去,紧紧抱住哥哥。

       “哎呀我就去县城碰碰运气,真背,又输钱了!别磨叽了,快给我弄吃的去,饿死老子了!”男人不耐烦地支开她,衣服一脱,回里屋了。

       “赌赌赌,就知道赌,把家底都亏光了,看你以后怎么娶媳妇!”老妇人佝偻着背,行动迟缓地从牛车上卸东西。

       “瞎嚷嚷什么!让我妹趁早嫁了,不就有钱了吗?”男人在里屋大声吼道,把那原本就歪斜的屋角又震下了二两灰。又过了一阵,屋子里传来碗摔碎的声音,把屋外正暗自尴尬着的他吓了一跳。

       “老子饿了两天了,你他妈就给我吃这个?喂猪呢你?去给我弄碗玉米面过来!”她压低声音,几乎是哀求,“哥,你就将就一晚吧,明早我再去集市换粮食.....”紧接着就是“啪”的一记清脆的耳光,“吃吃吃,吃那么多,还不长本事,滚!”

        屋外的他心头一紧,腾的站了起来,急急往里屋走去。
    
        迎面就撞上了往外跑的她。
    
        她深埋着头,不敢抬头看他,活像一只可笑的鸵鸟。
    
        他毫不犹豫地拉起她就走,一直走到一片静谧的田野旁。
    
        她的情绪难以平复。
   
        自家哥哥的脾气她太了解了,今天这种情况也是家常便饭,也算不得什么天大的委屈。
    
        但是,在他面前这样丢脸,她就是难受,难受极了。
    
        她想这样一直走着,等到自己丢人的眼泪完全风干。

       “明天你跟我去县城,我把粮食还给你。”表面上他是若无其事的,可是他知道自己挂不住,脸很热,烈火燎原一般燃烧着。
    
       “你们家要断粮了怎么不告诉我?还给我吃,你们怎么过?你怎么这么傻?喜欢吃哑巴亏吗?”他一下没憋住,噼里啪啦地,像是在质问她。
    
        她倒是没事人似的,装作很无所谓的样子,“你是军人啊,军人就该有优待嘛!而且,我知道你会还的。”她挤出一个笑容,“明天你要去县城,和部队会合了吗?”
  
        “是啊,他们在等我。”    

        鬼话,他心里如明镜般清澈,自己人生地不熟,哪来什么部队?只能赤手空拳,单干。去县城……也只是碰个运气罢了。
    
        相对无言。

        夜风夹带着青草的芳香,淡淡拂来。两人就这样坐在田埂边,偶尔说话,时常沉默。直到月亮西沉,只留下一个情意悠长的回眸。

        天刚刚擦亮,两人就就着熹微的晨光上山了。
    
        是个阴天,雾气浓重,夹道生长的草木挂满露珠,人才刚爬到半山腰,裤脚就已经湿透了。
    
        大病初愈,爬这么陡的山,他还是有些吃力。


   
       “这路怎么这么难走?”他停下来调整,低头发现,原来自己的军靴底部结了一层厚厚的泥,黏黏的,怪不得越走越累。
    
       “你累了?路还远着呢,再往上有块不小的林子,雾这么大,你可要跟紧我了。”
    
        他点点头,算是答应。
 
        越往上,雾越大,等走进那片树林时,人已经像沐在牛奶里,两人要一前一后地紧跟着才能看见了。
    
        林子里太静了,连呼吸都听得见。
    
        他习惯性地绷紧了神经。
    
        这地方,看不见,也听不到。全靠感觉,瞎摸。他三步一回头,疑神疑鬼地跟在她后面,她倒是自在,边走边挥手去煽动白雾,玩的不亦乐乎。
    
       “我们这不常有这么大的雾,今天很反常啊。”
    
        话音刚落,距他们约四棵树远的灌木丛忽然动了!窸窸窣窣,不知是人还是动物。
    
        他立刻扯着她就近躲在一块石头后面,屏气凝神,静静听着接下来的变化。
    
        过了好一阵子,那诡异的声响消失了,他才慢慢抬起头来,只露半张脸,暗中打探情况。
   
       “你们别怕,我们是八路,迷路了,被困在这几天了,想请你们带个路,到附近的村庄找吃的。”一伙人从灌木丛里鱼贯而出,个个都穿着八路军的服装。只是,探头探脑,形象有些猥琐。
    
       “你们几天没吃了?我们村就在附近啊,我带你们去吧!”她长舒一口气,站起来,还不忘整理一遍自己的仪表,看起来很正式。
    
        他一刻也没放下警惕,心里的疑虑越来越重,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暗暗打量了一番来人,他紧张起来。
   
        其中一人腰间挂着的水壶上竟画着日本国旗!
    
       “不行啊,要是现在回去了,我带你跑了的事就会被你爸妈知道了!他们肯定不答应!”他一下拉住她的手,冲她直摇头。
   
        她愣了愣,旋即反应过来。
  
       “对啊,差点忘了今天还要赶路呢。这样吧,我给你们指条路。”她还没来得及转身往反方向去,一个冰凉的铁家伙就迅速顶在了她脑后。
   
        如坠冰窟,她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
    
        似乎是感到了她骤然的麻木, 那只握着她的手猛地加大了力度,似乎,是在鼓励她。
    
       “好吧,我们今天不走了,就给你们带路吧。”她深吸一口气,机械地迈开脚步。一面要避开地面上的树枝,怕自己脚一扭,枪也跟着走火,一面还要思考把他们带到哪里去,往前就是朱家村,也不能把他们往那里引啊!紧张死了,手不知道往哪放,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出哪条腿……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年久失修的铁皮人。
    
        他知道,她在慢慢地把敌人们向林子深处引去,按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除非前面有片地雷区,否则……他没敢再想下去。
    
        吞口水都难受。她怕死,更怕自己的愚蠢会拉着他一起下地狱。


    
        脚踩在湿软的泥地上,几乎没有声音。她快要被这无声的恐惧给淹没了,不知道会不会出现奇迹,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
    
        他的头脑里早已进行了千万种假设,平日里偷偷学的兵法和求生技能终于可以用上了。他冷静地一直在暗中用脚做记号。这伙人穿的全是胶鞋,鞋印不深,自已留下的痕迹,应该可以被发现。
   
         又往里走了约半个时辰。
 
        雾比来的时候浓了更多。隔了两个人就看不太清晰。
    
        鬼子焦躁起来:“八嘎!到底怎么带的路?!哪里有村庄?!”说完,还用枪托狠狠地砸了她的肩膀。
    
       “唔……就在前面了,还要再拐个弯。”她忍不住哭了出来,脚软的像面条,踉跄两步,差点摔倒。
   
        他心里也禁不住直打鼓,不确定这样走下去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眼下,她已经稳不住了,必须马上想对策啊。自己手无寸铁,蛮干没有任何好处,只能智取……
    
       他攥紧了拳头。不管有什么突变,都要不惜一切代价,护她周全。
     
       剑拔弩张,就连空气都沉重得无法呼吸。



[责任编辑:张蒙]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