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猫传
作者: 陈雪琪   日期: 2018-09-03 17:55    点击数:

  ——金华人家忌畜纯白猫,能夜蹲瓦顶,盗取月光,则成精为患也。                 
                           《渌水亭杂识》


  
  街巷人声不绝,贩夫走卒往来络绎。临街茶馆里时有惊呼赞叹,醒木拍定之声。
  上至宫闱秘辛,下至江湖异闻,堂上公案。有一人,一方案,一醒木,就能信手拈来,滔滔不绝。
  此时正好听得几代前帝王秘闻。
 
  光帝在位十余年,一朝崩殂。举国素色服制,大哀。
  史说帝王崩,实因暴病。
  数月后,新帝登基,为彰示仁德,特赦一批年迈宫人出宫。
  此后,坊间各色关于先帝的传闻逐渐流传开来。
 
  有说光帝风流,每每寝宫烛火明明,窗上映着人影绰绰,赫然一艳女。又能听得隐约有婉转音啼,声声酥骨入魂。
  也有说光帝勤勉非常,十余年如一日,伏案理政,昼不出殿门。
  各色传言纷杂,有心人自流言里嗅出了不同寻常的地方,搜集求证细细梳理,终撰出一出小史。否决此前光帝暴毙之说,直言帝位被妖物所窃,一时间人心惶惶,哗然色变,掀起不小风浪。

  还得从光帝登基前说起。
  光帝还是太子时曾受皇命,私服游历四方。行至金华一带,恰逢雨露深重的时节,重雨突至,雨水打得河上小舟飘零如浮萍。光帝一行人被雨淋得猝不及防,受困于河岸边,渡船久久不至。正巧遇上宋府私船要渡回对岸,搭船的机缘下结识了宋三公子宋恪,相谈甚欢。盛情相邀下,落脚于金华宋府。
  宋宅深处的内院里,有只通体雪白的猫窝在廊檐上打盹儿,估摸着已养了三年有余,这院儿就是宋恪的住处。
  宋恪其人,宋府老爷膝下第三子,也是一幺子,性子内收沉静,平素不怎么与人往来。光帝与之相谈甚欢,引为知己。而至于宋恪心里是什么心思,旁人猜怎么猜,怕是也猜不透。俗人的眼光,也只能瞧得见世俗。
  且先不说这个。
  宋宅有异。夜里有时隐约好似有婴孩啼哭声传来,夹在风吹叶簌中,不甚明朗。且光帝在此处已待了不少时日,却见得日渐消瘦,精神恹恹。
  随从众人慌了神,忙示明身份,请名医诊治,又令当地官府彻查此事。只是,寻遍名手,却不见起色。则转投问巫医,方知妖猫作祟。求得方子,令人以青黑色衣物覆体,若能在夜里寻得猫毛,则可以约猎人,牵猎狗捕猫,将猫肉烤制以后为给病人吃下,就能得救。照做之后,光帝果然康复。只是众人不知,他们捕到的白猫是只雄猫。这方子有一禁忌,巫医道行直至其中浅浅。若男子发病,以雄猫肉救治,病人会立即身亡。
  光帝的康复,怪哉!
  这其间曲折,与宋柯养的那只猫,密不可分。
  宋府上下饮水要依靠府里的井,除主子们饮用山泉水之外,皆用井水。打从猫被领入府那天,这井水中就被掺了猫尿。喝了它,夜里就听不到猫叫,也看不见其有异的行动举止。而未喝井水的人若是夜里有心,就能看见在月色皎洁之时,猫会以矫健的身姿窜上屋顶,立在瓦片上张开嘴,尖牙泛着冷光向着月亮。而月色则会越来越暗淡。
  白猫吸食月华,能助长自己修为。若有精纯阳气,也可满足其成精的愿望。但宋府对它有恩,而光帝是天子血脉,身上的阳气最为精纯,才引来了这场疾患。     
  其实光帝在服下猫肉的那一刻已经去了,是猫将自己残余魂魄注入其体内,光帝才在众人眼前康复。换魂之后,光帝是光帝,却早也不是光帝了。
  一场疾病终是痊愈了。不敢再耽搁,连忙动身回了京城。走时,捎上了宋恪,作为侍读。

 

  太子游历回还,见识胆色都有所增益,龙颜大悦。
  依照之前定下的约定,游历归去,就该到成家的时机。太子妃是一早就定下的。按照祖制行了大礼,待到夜里交合,新妇却觉其阴如刺,疼痛难忍。
  可太子其人却真真儿体贴入骨。于是,关于此事,只与贴身婢子提及,以为平常。
 
  待老皇帝驾崩,光帝即位,太子妃被立为皇后。登基后数年,皇后身怀有孕,次年,产下皇子,后薨,子夭。数日后,帝崩。
  据传,当年接生的产婆侍女都被施刑杖毙,鲜血流成了蜿蜒一河。凄厉的哭喊成了宫苑森森的阴霾。
  而这顿仗刑,是为掩盖一场骇人的事实。
  皇后是被襁褓里的婴儿活活吓死的,猫妖与人的结合,自然是异形。而皇帝崩殂,也与此事有关。
  皇后生下异形,太后自然是知晓了。闻之惊骇,直道妖后惑乱。请了得道高僧来宫里驱妖。光帝自见过死婴后,就没在人前现身。
  作法进行了一半,却听到有凄异长啸。猫精癫狂,与高僧缠斗一处。飞沙走石,一时间邪风不住。
  毕竟修为不够,很快就抵挡不住,最后被当场击毙。猫魂被打散,离体之后,地上之余光帝一副肉身躯壳。
  乃昭告天下,帝崩。
  至于光帝风流与昼伏殿内不出之说,皆因猫精暮出魅人的习性。凡是遇见男子,则变为美女。凡遇见女子,则变为美人。
  窗上绰约剪影,乃帝女装。
 
  后人云,光帝荒淫,后宫佳丽云云,且与男色有染,喜扮女装,疑妖帝。
  醒木一拍,日色已晚。
  自传言以后,金华人家忌蓄白猫。而宋氏子恪,不知所终。



[责任编辑:潘齐心]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