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剧性谋杀
作者: 杨雨桐   日期: 2018-10-24 13:08    点击数:

  搭2号电车一直坐到终点,经过繁华的商业区再途经郊外,最后到达黑漆漆的贫民区,下电车后再向前走过两个街区。路灯歪歪斜斜地立着,路两旁的樟树由于营养不良已经初显光秃。路的尽头能看到一个巨大的垃圾堆,隐隐约约从缝隙中还能看到被贴在墙上的已经皱皱巴巴难以辨认字迹的写有“禁止堆放”的沾了不知道是什么油的纸。转过这个垃圾堆,有两座楼相对而立,没刷白漆。两座楼中间被挖了一个坑,旁边立着“正在施工”的牌子。这两年多以来,这个坑就一直在这里扔着,没有施工队再来填坑,路边也没有安装路灯。

  乔伊就住在这其中一栋楼的11层。

  最近的天气一直在下雨,雨水冲的垃圾到处跑,差点把路堵住。坑里的沙土被雨水浇得翻天覆地,周围都是踩出的乱七八糟的脚印。乔伊每天都从这条路出来,踩满一鞋底的泥土然后走去搭唯一的2号电车上班。

  乔伊今早是被老板的电话催醒的。难得的一个无事的周末,难得的一个晴天,可是乔伊不得不早早赶到公司,重做那见鬼的早就做好的表格。

  出门的时候乔伊头上还顶着梳不下去的两撮头发,整个人还处在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的懵然不想睁眼的状态,因此与上一班刚发的电车擦肩而过,在这种小地方不得不再等上20分钟。起点站等的人很少,过了几站,挤电车的人就蜂拥而至,乔伊不得不耸起肩给其他人让出位置。下车之前,乔伊还把座位让给了一位孕妇,导致他整个人脚不点地地被挤出了电车。

  站在公司楼前,乔伊对着外墙的镜面正了正领带。1号电梯正在维修,2号电梯停在8楼似乎是出了故障,仅剩的3号电梯承担着整个公司的全部早班人员。乔伊刚开始等的时候只有他自己,周围还没有人,等到电梯快到1楼的时候他的前后就全是人了。既然是挤电梯,又哪分什么先来后到,又等了一次电梯来回乔伊终于如愿上了楼。

  表格确实是早就做好了,等乔伊看到的时候却署上了别人的名字。他也不是什么笨蛋,听到老板说他还年轻的时候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年轻,就是因为年轻,无权说话,也无权反驳,只好灰溜溜地回到他那所谓的办公室重新做一份思路与角度完全不同的表格,只是心血早已耗尽,又从哪里来补充超额的能量呢?

  
  于是今晚他又是乘最后一班电车回家。车里的灯接触不大好,一半暗一半亮,整个电车好似从中间被切成两块。乔伊找了个有灯的地方坐下,抬头看见对面坐着个和他长相相仿的人,他刚想说话,电车突然的摇晃让灯剧烈晃动,他被刺得闭上了眼,睁开时却发现他的对面又没有人在坐着了。

  他回到家,倒了杯热水拿在手上站在窗前,他的对面是另一栋楼的11层,对着的正巧也是对面楼的一个窗户。他低头喝了口水,然后他看见对面窗户有人站在窗前,然后对面的人就从窗边跳了下去。

  他骂了一句,赶紧放下杯子,扒着窗户向下看,又怕别人看见自己,连忙又缩了回来,再也没敢把头伸出去。一夜没睡,乔伊的脑中一直想着对面的人竖直掉下去的样子,又胡乱想象着他摔在地上的凄惨样子,到了第二天早上,他听到了警车的声音。但是这天,他没有班,他在屋子里缩了一整天。

  乔伊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了什么而害怕,反正在他面前,有人死了。

  他又在恐慌中度过了一天。

  第三天去上班的时候,他远远地看见了警戒线,没敢靠近。到了公司,他听着所有人祝贺那份表格虚假的制作者。业绩的掠夺,黑暗中的竞争,他早就看过了,也体会惯了。

  回家之后他又站在窗前,小心翼翼地向对面看,对面窗口竟又站着一个人,那个人好像在向他摆手,然后也跳了下去。不久之后,他又听到了警车的响声。他依然没敢向下看,但脑子里却一直都是对面的人跳下去的情状,他甚至认为自己能感受到下落时风的掠动,在空中采取什么样的姿势,却因为一直没能伸出头看而猜测不到落地时的状态。

  接下来的一天对面的人跳出窗户那一瞬间的情景一直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甚至连他的表情都开始在乔伊的脑中变得清晰。这一天正赶上公司裁员,像他这种所谓的没有业绩不显眼的职员自然被牺牲裁掉。
  
  他垂头丧气地抱着收拾好的纸箱站在楼梯口,没有一个人为他挽留为他送别。

  谁不想向上爬,占位者和竞争者自然是能少一个是一个,又有谁会怜悯这个不幸的倒霉蛋呢?

  回去的路上,自己抱着箱子站在公司门外和对面的人跳出窗户两个画面在乔伊脑中变换。电车上的灯修好了,晃得他有些眼花。他转头看着车窗上自己的脸,一张刺眼的笑脸。

  明明自己是在哭啊,为什么窗户里的脸在笑啊?

  
  回到家,他把箱子放在门口,倒了杯热水拿在手上站在窗前,他的对面是另一栋楼的11层,也是一个窗户。他低头喝了口水,然后他看见对面窗户有人站在窗前,然后对面的人就从窗边跳了下去。

  他慢慢地放下了杯子。

  也从窗边跳了下去。

  对面楼栋里下一层的刚失恋的年轻人看见他从窗边跳了下去,骂了一句,赶紧扒着窗户向下看,又怕别人看见自己,连忙又缩了回来,再也没敢把头伸出去。



[责任编辑:潘齐心]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