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水墨校园 > 溢彩人生 >

该换卡了

我一共换过三次校园卡。 第一次不能叫做换,就说是领吧,日子是2019年的9月1号。 行李箱在炎炎夏日晃晃悠悠地被拉了进来,昏昏沉沉地下坡,上坡,走上元宝山,然后就收到了学姐送来的校园卡。 它是装在一个小袋子里的,和我的学生证、外国语学院徽章放在一起,被学姐双手捧着递给了我。 我其实不太记得当时是什么心情了,只记得接过后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证件照,...

日期:2021-06-04 21:24:53   作者:范千谦   点击:1

破茧的舞者

致生命中的每一场考试 作茧 2018年6月,那是你第一次走上高考考场。 都说高考,是千军万马同过一道独木桥,寒窗苦读十八年仿佛就是为了那两天,可又并非对所有人都是如此有人已经被报送至名校,有人拿到了降分几十分的特权 你与他们不同,却又与千千万万考生一样,循规蹈矩地参与考试的每一个环节,普通而又平凡。 高中三年也曾在你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日期:2021-03-06 18:01:13   作者:甘琳娜   点击:70

我读高中的第四年

(一) 高中的第四年我在明达度过。记得刚开始的日子里,大家都忙着沉浸在高考失利带来的挫折里,日常的上课和赶赴食堂都像是战败国的军队漫无目的的行军,没有一点点生气,人和人之...

日期:2020-10-10 23:25:54   作者:汪子豪   点击:107

摇晃的世间,唯期盼和热爱有解

依然记得高考前的某一天,班主任拿着一面印着自强不息四个大字的红旗,让我们全班同学在上面签字,这是我们学校毕业季的传统,洋溢着青春易逝的情怀。 当时我站在红旗的末端,看着平时埋没在题海的同学们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围在红旗旁,勾肩搭背地商量在哪签上名字,而我站定了几秒,便鬼使神差地在不息两个大字上霸道地写上了自己的名字。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

日期:2020-04-03 17:54:43   作者:汪子豪   点击:369

我好像踢了一场青春

我会想念球场上的欢呼和懊悔,想念那在空中旋转的足球、白色的门框、白色的球服,甚至会想念守门员的又臭又脏的大手套。 明年的时候,阳光还是会照在这片绿茵场上。踢球的人和心情,...

日期:2017-12-08 08:55:00   作者:黄雨薇   点击:362

庸长的生活

生活该是什么样的呢?是闲庭漫步,还是步履匆匆?不管怎样,生活有它本身的满足。...

日期:2017-12-08 08:50:02   作者:孙翌菲   点击:407

年轻的风

那是2000年的初夏。 他读大二。 家庭条件甚是优渥,高中毕业后,他全面放松了自己,身边集了一群纨绔子弟,成天不是泡酒吧就是打游戏,好不快活。 又一次夜不归宿后,父亲大发雷霆,将...

日期:2017-03-30 22:53:07   作者:李黄彬   点击:1826

情之东坡

初次邂逅东坡,起自浣溪沙。当时年幼,不懂迟暮之年的诗人整日笼罩在何种的情绪之下,更不谙左迁贬谪的痛楚,只知一句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溪水尚能西在整日朗诵的呜咽之语中,已是独...

日期:2017-03-17 23:31:57   作者:黄雨薇   点击:291

轻舟已过万重山 ——关于张岱

我对张岱的认知,顺理成章地,源于这一篇湖心亭看雪。 他桡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去,彼时云与天与山与水上下一白,眼中净无它物的大开大阔,却又平静如斯,不起波澜这幅画面,太容易使人想到苏子瞻的一句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只是相比之下,张岱并没有长恨此身非我有的不平,亦没有何时忘却营营的言不由衷,他的人生正如芦苇的叶,扁舟一片,在风...

日期:2015-11-14 15:15:41   作者:黄雪漪   点击:1434

南唐后主的亡国绝唱

他,身在帝王之家,却未有帝王之风,身为一国之君,却少行帝王之事,有人说他昏庸无能,将国家拱手让给了北宋王朝;亦有人说他文采斐然,于后世诗词创作风格影响深远,开婉约词风之先...

日期:2015-11-09 22:24:56   作者:李想   点击:696

431 首页 1 2 3 4 下一页 末页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
Copyright© 2004-2015 华大桂声 版权所有 华中师范大学学生工作部(处)主办  Poweredby 木犀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