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茧的舞者
作者: 甘琳娜   日期: 2021-03-06 18:01    点击数:

——致生命中的每一场考试
 
作茧

 
  2018年6月,那是你第一次走上高考考场。

  都说高考,是千军万马同过一道独木桥,寒窗苦读十八年仿佛就是为了那两天,可又并非对所有人都是如此——有人已经被报送至名校,有人拿到了降分几十分的特权……

  你与他们不同,却又与千千万万考生一样,循规蹈矩地参与考试的每一个环节,普通而又平凡。

  高中三年也曾在你的人生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你品尝被所有人津津乐道的,最难忘的“头悬梁锥刺股”的滋味。那三年的记忆里包含着很多东西,它们曾经鲜活地在你的生命里闪耀着。

  可当你走入考场的那一刻,你明白,当你完成手中的五张试卷,那些时光也将如握不住的细沙般从你的指缝间流失,无论是欣喜抑或是悲痛,都将化成浮光掠影,再也触不到实感了。

  十几年来,你经历过不少大大小小的考试,作为被老师青睐的“优等生”,那些课本上的知识已经牢牢扎根在你的每一根大脑神经上,你本应该以一种自信非常的姿态走入考场,面上还带有一丝释然的笑意。

  马上要考完了,马上就可以步入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了,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可颤抖的双手,酸胀的脚后跟,以及僵硬的面部肌肉出卖了你的心情。

  你尝试着放松自己:深呼吸,不断地做积极的心理暗示……尝试了所有你所知道的方法,直到心跳的速度逐渐减缓,头晕脑胀的感官也有所缓解,心中紧绷的弦终于放松下来。

  你告诉自己,就把这次考试当作平常的测验吧,尽力去做就好了,不用想太多。

  第一门语文考试铃声终于响起,你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拿起早已确认完好无损的中性笔,开始作答。

  考场很安静,安静得你能够清晰地听见笔头与纸张摩擦的细微声响,头顶上的吊扇悠悠旋转着,监考老师的足迹,一圈又一圈,铺满了整个教室。

  高考到底有多漫长呢?后来的你多次思考这个问题,却从来都没有找到一个笃定的答案;但如果是那时的你——刚刚结束最后一场考试,从考场里走出的你,一定会斩钉截铁地回答:“高考有多短暂,它就有多漫长。”

  明明有两天的考试时间,明明在考试之前曾度过那么多难挨的时刻,可当你真正放下笔的那一瞬间,过往一切都在最后一个句点上尘埃落定。

  你看,考试就是有这样一种神奇的魔力。它像是一张来往无期的车票,用旖旎的风光诱使你一次又一次跋山涉水、栉风沐雨,它曾经让你感到千钧之重,沉重到常常让你觉得无法承担任何一个令人失望的结果;可每当结束的铃声响起,它又变成了一张过期的电影票,一件你再也不愿看见的物品,它被岁月蒙尘,陈封在某个隐蔽的角落,在你的记忆里生锈腐化,成为泛黄老照片脆弱的一角,直到某一天你再次想起。

  ——你难免会再次拾起它。

  7月底,你捏着被自己揉出层层褶皱的成绩单,拖着几乎满是复习资料的行李箱,推开了复读中学的大门,累累如丧家之犬。


破茧
 
  复读的日子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漫长。你习惯了考试前冗长而枯燥的准备,静下心来阅读、背书,感官钝化,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黑白默片,只有书本上的字迹和书卷上的分数是有温度的、栩栩如生的。

  这里有与你一样埋头苦读的复读生,也有被家长强制送入复读学校的街头混混,鱼龙混杂,环境谈不上多好,但也不差。

  一切都与高三无异,但于你而言,却恍如隔世,仿佛只是熟悉的戏剧换了一班演员而已。

  而你,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配角。

  你想起父母亲友反对的目光,想起成绩出来那天所有人眼中的惊诧与不可置信,想起填写志愿时久久盘旋在你心头的烦闷与迷茫。

  再来一次,意味着你拥有了重新复盘的机会,同时也意味着你要承担重来一次可能摔得更惨的风险。

  你,能够胜任吗?

  一次考试的失利,让你一瞬间明白了很多东西,从前那个不谙世事只知埋头苦读的小孩似乎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平日里脚踏实地,理智权衡利弊,偶尔仰望星空,畅想未来的成年人。

  这一年,又是被大大小小的练习与考试围绕的一年。你总是安静地坐在教室最前面,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作为高分复读的学生,他人看你的目光总是带着不动声色的试探和好奇,你知道他们在困惑些什么,但你并不在意。

  你不想妥协,不想与去年的考试成绩握手言和。

  你只是想多给自己一次机会,向根深蒂固的考试制度沉默宣战。

  你又是谦和的、友善的,你乐意向每一个前来向你请教的同学答疑解惑,也愿意与全班同学一同为一场电影向老师求情。

  时光时光慢些吧,快乐的日子总是这么短暂。

  突然有一天,一百天倒计时就开始了,生活委员将倒计时的牌子贴在墙壁上。你仔细而认真地描摹着字帖,那是尼采的话:“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一年以来的不甘、愤懑与无奈都在笔锋触及到字帖上的黑字时奇迹般地消失不见,周围的一切瞬时间变得鲜亮明艳:低声背书的同桌、辛勤改卷的老师、嬉笑打闹的好友,还有那日复一日从未变化过的教室、从不迟到的上下课铃声……

  你突然明白,考试的真谛究竟是什么。

  第二次高考的前一天晚上,在全校最后地撕卷子狂欢中,你对着空气喃喃:“愿我们都能得偿所愿。”

  徐徐晚风迎面吹来,少年的心绪飘洒在细碎的试卷纸屑中,这一次,你心里很宁静。

  那是不掺任何杂质的,最纯粹的宁静。

成蝶
 
  未来的某一天,你坐在办公桌面前,一张接着一张地翻阅学生的试卷时,突然看到有学生在试卷背后写了“我讨厌考试”这五个字。

  你哑然失笑,蓦地想起当初那个犹如困兽般挣扎的自己——那个时候你们当中很多人都把考试当成时一件很重要的事,从最初的入学水平测验开始,再到高考,大学中各类课程的考试,职业证书考试,公务员考试……

  不是所有人一生都为考试而奔走,但每个人的一生都离不开考试。

  人们往往太过于关注考试的结果,却忽略了这其中的过程,以至于我们走得太远,却忘记了双脚丈量过的土地,和双眼欣赏过的风景,甚至忘记了自己的初心。

  当你再回首那些考试的时候,你发现,过往变得不那么重要,曾经无比看重的分数变成模糊的数字,和饭桌上随口一提的谈资,你只是谈笑风生地一笔带过,却无人知道你在这背后的付出与艰辛。

  每一次考试的背后,是曾经因痛苦迷茫辗转难眠的夜晚,是为之挥汗如雨的无数个瞬间,是意气风发的我们为筑梦搭起的一砖一瓦,也是与志同道合者携手共进的心有灵犀……

  你盯着那张试卷思索良久,最后却只是寥寥落笔几句,有些漫不经心,但那一笔一划都倾注了你的真情。

  午后的阳光温暖而惬意,你从办公桌上站起来,推开窗户,让窗外的朗朗书声落入室内,你听见了难掩的困倦,但更多的,却是一往无前的朝气蓬勃。

  ——一如当年的你们、他们和我们。

  你仿佛看到早春的阳光如清澈明净的双眸,照彻了日复一日埋头苦读下压抑而逼仄的氛围,照彻了莘莘学子拥有无限期望的未来。

  你仿佛看到即将枯萎的树枝上缓缓冒出新绿的嫩芽,那上面有晶莹剔透的清晨露水,映着明媚灿烂的暖阳,还吊挂着一只孤零零的茧。

  你仿佛看到蝴蝶正竭尽全力地从银灰色的茧中抽离,它轻颤着翅膀,在无数个看似细微末节的努力之下冲出桎梏,优雅地落入花丛中,翩跹起生命的舞蹈。

  那一刻,你觉得它仿佛不像是一只蝴蝶,而像是所有人类的缩影,如同蓄势待大发着冲上云霄的“抟扶摇而上”的鲲鹏,而考试,就像是那阵劲风,带你推开通往未来的大门。

  窗外的风吹了进来,吹散了你眉眼间紧锁的疲惫,吹起了那张被你用粉笔盒压在办公桌上试卷的一角。

  “考试从未为你驻足,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是。”

  我们总是驻足在考试的风景里,却独独忘记自己亦是景色的一隅。

 
  “愿你破茧成蝶,成为考试风景里独一无二的舞者。”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