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换卡了
作者: 范千谦   日期: 2021-06-04 21:24    点击数:

  我一共换过三次校园卡。

  第一次不能叫做换,就说是“领”吧,日子是2019年的9月1号。

  行李箱在炎炎夏日晃晃悠悠地被拉了进来,昏昏沉沉地下坡,上坡,走上元宝山,然后就收到了学姐送来的校园卡。

  它是装在一个小袋子里的,和我的学生证、外国语学院徽章放在一起,被学姐双手捧着递给了我。

  我其实不太记得当时是什么心情了,只记得接过后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证件照,然后对学姐说了声谢谢,不过现在回想起,似乎又听见了开学时期小树林的喧哗,看见了九月一日的夕阳。

  第一张校园卡只陪伴了我三个月。

  记得那时的东区小树林,没有瑞幸,没有一点点,也没有标头烤串和弹吉他唱着歌的咖啡屋,有的只是一个刚开张不久的吾饮良品和豆花磨坊——我和室友总是去那里买牛肉馅饼和豆浆。

  当然那时常去的还是益禾堂内,那里有热腾腾的小米粥、皮蛋瘦肉粥,也有总是排起长队的关东煮——我总是为了吃它甘愿排队。刚开始的时候只知道这里能微信支付,殊不知一卡通也是可以的,于是在豆花磨坊最后也引入校园卡支付之后,我就只通过刷卡消费了,细想一下,如果东区购物广场也可以刷卡的话,我大概会把所有钱都充进去吧。卡这种东西和线上支付是一样性质的,就是用起来完全不觉得是在用钱,所以最开始充的五百块用得很快,父亲时常会好奇我究竟拿钱在做什么,但仔细想来,好像确实是只用来吃喝玩乐。不过在第二个月发现非师范生有19块钱补助之后,我又开心了——至少可以多喝一杯奶茶了。

  不过校园卡与我而言最重要的一点还是可以刷校车。我们坐校车是需要付费的,一卡通1元,线上支付则要贵一点,而我通常因为忘带卡而被迫微信支付,这个时候校车司机就会笑着给我扫码,然后听着收款的语音提示对我说道:“看吧,多花了点钱,下次一定要记得带卡!”他的语气倒是很亲切,只是舍友笑得太开心,我不免低下了头,羞愧万分。

  第二次换校园卡是因为第一张卡丢了。我是一个极其丢三落四的人,所以丢卡这种事情简直常见。

  那天出门的时候犹记得校园卡在口袋里,走了不久就发现不见了,但无奈下午要去图书馆急用,就只好上完课匆匆忙忙跑去校园卡中心补办,补办是需要交20块钱手续费的,而且三天内卡里的钱都不能到账上,但我还是咬咬牙办了。新卡比旧的那张新了不知道多少倍,不变的是我的证件照还是那么丑。然而欢天喜地地从校园卡中心走出来之后,才得知卡已经被同年级的学生捡到还给舍友了。

  第二张卡陪了我整整一年。

  也不知道为什么,换完卡之后丢卡的频率倒是越来越高,不过幸运的是总是被人捡到和送回。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在桂香园丢了卡,被人发到了学校大群,结果五个人来提醒我让我记得去领,于是只好下了晚课过去,走到那吃了个闭门羹,才想起来食堂已经打烊了。

  不过印象最深的还是疫情期间。离开学校的时候我把一卡通学生证都带了回来,然后不到半个月便得知了武汉封城和延迟返校的消息,那张卡就默默地在我的桌子上待了大半年。居家的日子大多是无聊的,有时午睡醒来听到奶奶在厨房的声音,恍惚间会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懵懂无知的高中生,只是春天到的时候无意间瞥到了桌子上的那张校园卡,左上角醒目的校徽映入眼帘,一下子把我拉回了在桂子山上的时光,食堂阿姨的笑容、上学路上趴在车上晒太阳的小橘猫、虎泉夜市好吃的锅盔和卤粉,以及熟悉的一草一木,刹那间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竟因一张校园卡而热泪盈眶了。

  第三次换校园卡,则是不小心把第二张卡折断了。

  这次补卡的经历倒是和前几次不一样。前一次补卡,是在人工窗口办的,那时我正在读大一,整天为了学业和未来而焦虑,而这次补卡用的则是自助补卡机,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便办好了,只是我仍然在读大一,读着自己喜欢的专业,也有了一个更坚定的方向,补卡的时候,心情也不知为何轻松了许多。

  这时我意识到已经有很多东西,包括我自己,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了,校园卡圈存机变成了全智能的触屏机,平日里出入学校、去图书馆签到也都需要用到校园卡,只是我和朋友常去的东区购物广场和东南门还没等到引入校园卡,便早早地离开了。一次和朋友散步走到原来的东购,又辗转去虎泉看到了拆迁的围墙,目之所及皆是荒凉,一时间竟觉得有些难受。校园卡的应用越来越广,但好像随之而来的是一些什么东西的不告而别,让人猝不及防,也让人难受,这种难受不是全天性的,是一阵一阵的,一想起来就想哭的那种难受,可是当我们走回去看到新开的一点点和我们咖啡屋的时候,看到弹吉他的少年和唱民谣的少女,看到大家举着酒,举着咖啡,脸上满是笑容,顿时又觉得“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心中有那么一点点释然,轻松了许多——至少东区小树林还可以等到引入校园卡的一天,对吧?

  看到信息化办公室发起校园卡新版面投票的时候我正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小橘猫窝在路边睡着觉,然后我低头拿出手机,便看到了这条通知,于是细细数了数三次换校园卡的经历,将它写了下来。

  诶,是不是又要换卡了?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