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女庄姜
作者: 华师文院张棣   日期: 2015-09-04 14:27    点击数:

  怎样的女子,一出现就惊艳了万古,怎样的女子,一挥手便潇洒了诗经,她静立于古色集子里的一隅,一首《硕人》,四首小诗,浅唱低吟了她的传奇。

  硕人其颀,衣锦褧衣。齐侯之子,卫侯之妻。东宫之妹,邢侯之姨,谭公维私。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硕人敖敖,说于农郊。四牡有骄,朱幩镳镳,翟茀以朝。大夫夙退,无使君劳。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施罛濊濊,鱣鲔发发,葭菼揭揭。庶姜孽孽,庶士有朅。
                                       ——《诗经·卫风·硕人》

  她美到无言,如白纸一张,文字的描摹都是玷污,因为墨是黑的,不若不说,不如意会。
她的美是中华千年美女的标准。

  今日她着乌衣远嫁,四牧的马车,载得伊人,浩浩汤汤,彰显着国家的威仪。马车驶去的国度,不是她的远方,而是她的未来。素手掀起马车的竹帘,再望望流云,再听听流水,水声潺潺,奔流不回,鱼儿跳出水面,多么欢腾!岸畔蒹葭花亦如往年地开了,风起时,花絮因风而起,飘散的羽翼带走了忧愁,带走了离欢。水穷处,庶民的男子,白衣不染,驾叶扁舟,执楫泛湖,半掩在茫茫的花海之中。有人一出现便投影在你的波心,车内装的是责任,扁舟之内的是自由,多想不要这十里红妆,多想卸下这一身红妆,可她不能,她是庄姜。她高贵,是一国的公主,是多国的贵媛,将是一国的国母。她卑微,仅是历史风烟中的一个无名的弱女子,她只有姓氏——庄、姜。国的女儿,王的女人。眼角瞥见自己的衣裙,黑白之间,原来并不可以像太极鱼一样想和相融。不如落幕,不敢回眸,于一方车内,她眼角湿润未曾哭过,嘴角微弯未曾笑过。



 
  他,她的郎君,应该会和她相濡以沫吧!

  她心愿如此。

  此去经年,未有归途。

  卫庄公娶于齐东宫得臣之妹,曰庄姜,美而无子,卫人所为赋《硕人》也。  
                                    ——《左传》

  故国子民又忆起了她,为她歌,为她闵。《硕人》——《诗》中写女子写得最美的一篇,却又是最无情思的一篇。有情思者,诗在心里,无情思者,诗在身外也。毋与士耽,无使君劳,她都做到了。她是诗尾的鱼儿,鱼水之欢,鱼儿怎能离开水呢?她却落了网,离了水。
她是鱼儿,他是渔夫。

  古时“一夫多妻”的婚制,今时今日我们谈及,多会咒骂男子的多情风流,多会同情女子的独守空闺。若是时光流转回当时此刻,一切的风花雪月,对影自怜都是理所当然又夹了几分无可奈何罢了。情不自禁,想问:“那庄公和庄姜呢?”

  她爱不爱她?他爱不爱她?她之于他,是妻子;他之于她,却不是唯一。她是他“求娶”之人,在乎“求”而非“娶”,他求来的是齐国的公主,娶来的是庄姜。我默默地想,他们是想相爱的吧!他也会在心里偷偷的乐吧——他的妻子,这么美,这么高贵,这么的才华横溢。

  绿兮衣兮,绿衣黄里。心之忧矣,曷维其已?
  绿兮衣兮,绿衣黄裳。心之忧矣,曷维其亡?
  绿兮丝兮,女所治兮。我思古人,俾无訧兮。
  絺兮绤兮,凄其以风,我思古人,实获我心。
                      ——《诗经·绿衣》

  她着黄衣,衣着整洁,威仪棣棣,乘步辇前往夫君的住处,尽到国母的职责,提醒多日不见的他,关心关心黎民百姓。未见他,又见那个绿衣女子,她将黄色的衣裙穿在里面,将绿衣穿在外面。

  朱熹《诗集传》云:“庄公惑于嬖妾,夫人庄姜贤而失位,故作此诗。”

  绿,青黄之间间色也。黄为尊,绿为贱。

  那个女子,美而妖。他们相依相偎,言笑晏晏。她却只能默默走过,道一句“国主,该上朝了。”他们视她为多余,她视他们为污秽。

  他的选择太多,她的要求太低,像平常女子一样,她想,恩爱两相宜。当最卑微的愿望成了遥不可及的奢望时,她终是寒了心。

  他忘了她,她远了他。

  相遇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她是他的妻子,做不成的爱人。

  如是我的话,恐怕也是不愿的吧!

  她只能是他的妻子,不想做的爱人。

  将万般愁绪诉诸笔端,心中纵有千千结,凝于纸上几行诗。

  她是我国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位女诗人。


 
  她的身份给了她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度,也剥夺了她身为常人的权利。因为身份,所以放弃;因为身份,所以负重。幽暗的夜,她才会放肆自己的情感,“耿耿不寐”,“忧心悄悄”,灯影冉冉,珠泪垂,无声涕。明亮的日,她始终宽厚、贤德,不指责、不抱怨,顾全大局,将无尽的爱意托付子民。

  还好她没有以泪洗面,还好陨了爱情,还有博爱。

  有女庄姜,让人心痛。

  (卫庄公)又娶于陈,曰厉妫,生孝伯,早死。其娣戴妫生桓公,庄姜以为己子。
                                      ——《左传》

  偷得浮生半日闲,不如和戴妫聊聊天,不如逗逗孩子,岁月亦是这般静好。

  婚姻的不幸并没有凋零了她的生命。岁月却揉皱了她的容颜。

  桓公立,乃老。
         ——《左传》

  木落知秋,青丝披霜,红颜易老,庄姜无子,后庭深深,她与好友戴妫,共同抚育了儿子。桓公登基,她也可以承欢膝下,与戴妫颐养天年,静待时光老去。



 
  这是她一生最惬意的时光,可惜,好景不长,桓公继位不久,就被庄公的另一个儿子州吁所杀。州吁并不尊敬庄姜,老去的她,晚年的安逸被州吁的侮慢打破。

  日居月诸,照临下土。乃如之人兮,逝不古处。
  胡能有定?宁不我顾?日居月诸,下土是冒。
  乃如之人兮,逝不相好。胡能有定?宁不我报。
  日居月诸,出自东方。乃如之人兮,德音无良。
  胡能有定?俾也可忘。日居月诸,东方自出。
  父兮母兮,畜我不卒。胡能有定?报我不述!
                      ——《诗经·日月》

  太阳月亮在天上,光辉普照大地。 世间竟有这种人,待我不以古道。 何时他不在放荡,岂能不将我照顾? 太阳月亮在天上,每天升起在东方。世间竟有这种人,花言巧语没心肠。 何时他不再放荡,何时我才忘忧伤? 太阳月亮在天上,每天升起在东方。生我养我亲父母,对我为啥不终养?何言一定孝顺,回报我的话不好讲。

  她只能问苍天,可日月无光,终风不止。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诗经·终风》



 
  狂风迅疾猛吹到,见我他就嘻嘻笑。调戏放肆真胡闹,心中惊惧好烦恼。狂风席卷扬尘埃,是否他肯顺心来。别后不来难相聚,思绪悠悠令我哀。狂风遮天又蔽地,不见太阳黑漆漆。长夜醒着难入睡,想他不住打喷嚏。天色阴沉黯无光,雷声轰隆开始响。长夜醒着难入睡,但愿他能对我长怀。

  她多想时光倒流,只得一人心,白首不想离。

  桓公死了,戴妫要大归,只剩她一人,远远望着好友离去。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
  燕燕于飞,颉之颃之。之子于归,远于将之。瞻望弗及,伫立以泣。
  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
  仲氏任只,其心塞渊。终温且惠,淑慎其身。先君之思,以勖寡人。
                                ——《诗经·燕燕》

  燕子燕子飞呀飞,羽毛长短不整齐。 这个妇人要大归,远送她到郊外。遥望不见妇人影,泪如雨下流满面!燕子燕子飞呀飞, 忽上忽下来回转。这个妇人要大归 ,运送她道别离。 遥望不见她的踪影, 久久站立泪涟涟!燕子燕子飞呀飞, 上上下下细语怨。这个妇人要大归 ,运送她到南边。 遥望不见她的踪影, 心里伤悲柔肠断!

  仲氏诚实重情义, 敦厚深情知人心。 性情温柔又和善, 拥淑谨慎重修身。 不忘先君常思念, 勉励寡人(我)心赤诚!

  好友莫担心,庄姜虽不能离去,却也看尽人世。原谅她吧,不能当面相送,也无须道一句再见。

  州吁弑兄而立,又穷兵黩武,因此卫人都不拥戴他。州吁在位不足一年,众叛亲离后来又被卫国人所杀。

  她便是这段历史的见证者。



 
  当历史的车轮缓缓前行时,我仿佛看见她,茕茕独立,伫立于城楼的栏杆前远望,夕阳是她的背景,目光所及是滚滚烟尘。

  作为美色、美德、美才兼具的标准美女,庄姜却难逃一“悲”字。老天给了她美貌和尊贵,但却没有赐给她一个好男人和一段好姻缘。 连环的宫廷谋杀中,庄姜多遭变故,看尽人间悲凉,年代的厚重覆盖了她的人生,岁月的淘洗褪去了她的美貌,唯有她的才华,于《诗经》中,如莲花般开放。花开不败。

  我手捧书卷,静言思之,好似她于千年前徐徐走来。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