庸长的生活
作者: 孙翌菲   日期: 2017-06-09 18:09    点击数:

 

 我发现庸长是个美好的词至少对于生活来说如此。庸长,庸常且漫长,使人在某个瞬间甚至会产生永恒的错觉。
   
  
每天的每天,时钟周而复始,日色也跟着由亮变暗。


  春末夏初的黄昏,天空整体暗了下来,但东方还残留一点余晖,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累,纷纷下班回家吃晚饭。他们或匆忙或悠闲地走着,暮色掩藏住了脸上的倦容,他们的神态也因此变得平和。他们就在这四通八达的城市里走着,沿着不同的路线,回到各自的归处。若你这时也走在街上,常会碰到一两个迎面走来然后擦肩而过的人,你看着他的衣着,看着他手里提着的东西,不免会想象这是一个怎样的人,他将要去往哪里,他的家里有谁在等着他……虽然两个人素昧平生,但总归是相遇了,在这暮色四合的大城市中,两个人曲曲折折的路线,就在这个时间点上出现了相交,这不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吗?


  这种无边无由的遐想,我能沉浸一路。


  在天桥下穿行不息的车壳子里,在人潮一波接一波的公交站旁,在人来人往的超市里。我看着他们,似乎能联想到他们的生活轨迹。这些人气色这么好,想必每天都吃得好睡得足吧;这些人交谈着,用快乐的语调,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这个人在牵着狗遛弯儿,狗胖胖的很干净,或许他是个很细心很讲究生活的人,遛狗是他劳碌一天过后的保留节目吗;这个人在推着婴儿车慢慢走着,是个年轻妈妈,神情看上去很平静,小孩子还在睡着,他还小,等他长大后,会有一片眼花缭乱却又奇异的大世界等着他,可他现在还小,他只需要乖乖睡觉就好。
 

                                        


    看着这些人,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慢慢进入到我的身体里——这些人规律地生活,该吃吃,该喝喝,该上班上班,该下班下班,白天向阳生长,晚上闭合锋芒。顺时而作,顺时而息,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活的自信而又自得。


  生活不就该如此吗?

 
  
就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留在白天吧。黄昏已到,工作时间也过了,天空都开始了光影交替,你的心情也该换一换啦。


  那天去草莓音乐节,音效环绕的现场,鼓声和贝斯一起带动呼吸的节奏,心脏随着起伏的人潮和空气在胸腔中隆隆跳动,这是种强烈的“活着”的感觉,让人无比真实地感受到自己是这片土地上站立着的生命。


  生活该是什么样子的?有时我会想起我的父亲。他是一名工人,常常早上四点起来上班,中午回家吃了饭就睡一个很长的午觉,一直睡到下午四五点钟,等日色从明亮变得黯淡,我再叫他起床买菜做饭。父亲的生活方式有点像一株植物,在每天的特定时刻,都有着固定的生命节律,除非风吹雨打,平日里绝不会感到紧张与不安。的确,父亲是个本本分分的人,不会冒风险理财,不会兼开黑车之类的副业,也不喜外出交际,每天只是上完班,回家做个饭,再看看电视,跟家里人说几句话,这一天就过去了。这是种很平凡的生活,甚至于平乏了。
          
  但那依然不错。至少对于生活本身来说,庸常并不是什么坏事,步履匆忙也好,悠闲度日也罢,生活本身有它自己的满足。


  我看见过很多人,最喜欢的是黄昏时候的人。


  我喜欢屋檐下暖黄色的灯光,我喜欢急匆匆却不拥挤的人流,我喜欢提着大包小包的人们满足的步伐。


  我喜欢黄昏里还活跃着的网球场,我喜欢吃饱饭出来散步的中年夫妇,我喜欢灯光照着摊位上的水果,水果们经历了一天的日晒,似有倦容但又安详。
 
  我喜欢路灯亮起的马路上,电车少年手机里传来的“前方
XXX米”的导航声,让人感觉四周混沌,他却有着一个去向可以奔走,有一个归宿以供念想,这是很幸福的事情呢。


  我渴求庸长的生活,此时此刻。



[责任编辑:张蒙]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