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亲爱的你
作者: 林卉   日期: 2014-11-28 15:08    点击数:

亲爱的:
  你的新发型很漂亮。
  剪掉留了那么久的长发,剪碎那些凌乱纷杂的回忆,剪断我们昔日年华里的一切情谊。
  这样的决心,一定很辛苦。
  你要摈弃过去,你要做你自己,你要义无反顾。那一刻我的心情,好像把湖底长有青苔的石子扔到了寂静的荒漠,再也听不到了潺潺水声,空余落寞。


 
  听说高中旁边的新华书店扩建了,冷气应该更加充足了吧,不知道桌椅有没有加设。那时的我们一起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不顾店员的白眼,温柔地捧着自己爱看的书。忘却了楼下发动机轰鸣的声音,唯有光影浮动,淡淡的墨香。兴致好的时候,回去的路上还会顺道去趟菜市场,挑几根我们爱吃的便宜又新鲜的黄瓜,拎一袋回去养颜。正是夏天提裙相见的时候,你却喜欢穿着泛白的牛仔长裤,站在满树繁花下,静静微笑朝我招手。  很喜欢吉他的F和弦大横按,很疼,但好听。仿佛看见黑白电影里流动的缱绻华光,看见用心想念了很久的人站在面前。书柜里一直摆着初二下册的英语书,上面没多少笔记,全是歪歪斜斜的涂鸦漫画,有我画的有你画的。记得有一回英语老师还盛赞了你在英语书上画的画,那天的阳光格外温暖明亮,我们高兴地挽手立志要做个漫画家。你的睡房光线有点暗,地板上还有些许潮湿,但却因为满屋子的漫画而散发着勃勃生机。床头,衣柜,乃至屋顶都是你亲手画的小狗、华服、宫殿。两个人的时候,你喜欢仰头笑的很放肆,从你流转溢彩的瞳孔里,仿佛看见岁月的流光。


 
  古井旁的三色堇正是喧嚣盛开的时候呢,那根缠在梨树上的年迈枯藤也不知道是否还在。散步的时候我们总喜欢呆在那里,数着流云。倒映在井底的我们的影子,慢慢地变的瘦长,逐渐倾覆了整个井面。晴日静谧,灵动的花朵里藏着我们的年少秘密,一起说了同一个男生的坏话、晚上偷看了十分钟电视或是穿反了衣服上街买早餐。每一朵花的凋谢,意味着一个秘密的凋零。高考后的一个黄昏,我们流着泪静坐在树下,把最后一个秘密挂在了茂盛的树梢头。大学毕业后,一起在外努力拼搏,永远都不要再回所谓的家。
  窗外的阳光时好时坏,风把叶子卷起,也许能带它到想去的地方。你想化作风还是叶子呢?两年的别离时光,能在每个人的心上划上轻轻浅浅的一段伤。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响声,我再也联系不上你。像肥皂泡叭的幻灭的声音,你突然要从我的世界彻底抹去所有痕迹,抹去我们六年的相依为命。十个小时火车的距离,轻轻一晃,就晃掉了我们所有牵绊。
  你从来都不善言语,我不知道你发生了怎样的事。你是不是像我们认识之前那样,将自己孤独封闭?我们曾像上岸的鱼,干涸的目光紧随着那些被爸爸扛在肩头的孩子,他们的欢笑,是我们向往的水花。羡慕他们家庭的完整,羡慕他们快要溢出来的幸福。


 
  可是亲爱的,雨水模糊我们的视线的时候,心上的伤口,早应该痊愈。
  曾经刻骨铭心的恨意,也应该伴着母亲不知如何表达关爱,对着高出半个头的我们手足无措时,化作一声叹息而散。现在的我才明白家人的重要,我们曾经的伤痛,是人生最好的礼物,是它让我们在一次次黯然心伤中学会独自承担,顽强生活。
  亲爱的,不要再被封锁于自己荒芜的世界里了,看一眼你妈妈鬓间的灰白,看一眼你最爱的漫画,看一眼我们始终鲜活的回忆吧。时间给予我们的晦涩伤痕,终有有一天我们会笑着亲手翻过。我相信,我们会一起去向往的巴黎,在香榭丽舍大街,抬头看遍我们最爱的法国梧桐。我会对你轻轻说:“Hey,亲爱的,果然还是长发更漂亮。”



[责任编辑: 赵鑫晖]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