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脉动回来
作者: 武晋芳   日期: 2014-12-26 11:17    点击数:

  金色的阳光慵懒地掠过每一寸土地,楼下高职体育场的绿茵草坪上零零散散坐满了人,三四岁的孩子们顶着毛茸茸的一头黑发在微风里飞驰,视线所及均是惬意的笑容。

  站在六楼的走廊里,沐浴着暖暖的阳光,感受着凌冽的寒风飞过耳旁的刺骨,不敢相信,楼下的树还是一片浓郁的绿。

  这就是华师的冬天,有最舒适的阳光和最彻骨的大风。

  岁末,伴着冬季铿锵的脚步声走近。“哗啦”一声,扯开了背包的拉链,用力跳到我们的眼前来,惊醒了还在冬眠的我们睁着两只泪水朦胧的眼,痴痴地叨念:马上就是新年了。

  岁末,很多人开始迷糊地回忆,真切地怀念,我也不例外,怀念九月梦里萦绕的绿叶、十月鼻尖久久停留的桂花香和十一月大朵盛开的菊花。

 

  站在佑铭的足球场中央,环顾四周,能瞧见的是墨绿墨绿的树,只是墨绿墨绿的树。九月,阳光正好,雨水充沛,新集聚的人带来崭新的气息,树木愈发保持一种昂扬的姿态,奋力地生长。

  那一个月里,因为军训的缘故,我除了在宿舍的床上睡觉,剩余的时间几乎都在佑铭度过了。佑铭是华师最大的体育场,四周种满了各种树木,多数是绿叶植物,极少也有我不知道的黄叶植物。武汉的夏末,空气都是满满的潮湿和未名的气味,但是佑铭却总是飘散着一股淡淡的草香和泥土味,每一次吃力地端腿、踢正步,总是不经意在呼吸里感受到这样独特的清新。

  不论是洒在地面的泪水还是浸湿在衣服里的汗水都有树叶的味道,每一张照片里都有那些墨绿色的身影做背景,即使回忆也染着墨绿的颜色。
我无数次设想,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不会做的更好或者还能不能坚持到最后,事实是,纵使再给我无数次机会,过去发生的一切仍然会一丝不变的重新上演,不会再好一分也不会再差一毫。就像佑铭的树,来年,它们依旧会是这样热烈的墨绿色,依旧陪伴一群陌生的人开启在华师的生活。

  佑铭就像一个被独立的小院子,十月的时候军训刚刚结束,佑铭体育场外面桂花开得正旺,就算只是无意路过,也是扑面而来的桂香,深深幽幽却不甜腻。但是站在佑铭里却嗅不到,花香被墨绿色的树挡在外面,于是向着更外面飘散去。

 

 
  在北方长大的北方孩子,我从来不知道在南方温润的土地上生长着这样一种植物——终年常绿,枝繁叶茂,每年秋季就会纷纷扬扬地开花,金黄色的小花苞在头顶轻轻摇曳,传送着中秋团圆的祝福。

  桂子山上,桂树和桂花也是主人,在我,在你,在我们来到这里之前,它们耐心地迎来了一批又一批新主人,也陪伴这些孩子成长。

  十月,我们就在桂香里四处奔波,顾不上吃午餐,顾不上写作业,顾不上堆在角落里的脏衣服,顾不上给远隔万里而来躺在手机里朋友的短信一句回复,到处去笔试、去面试,结识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面孔,在疲惫和挣扎里苦苦追寻,祈祷一个崭新的开始,一个顺利的开始。很多人在社团和学生会的这条路上走得辛苦,咬着牙迈过了荆棘万丛、泥泞万里,却还是只能站在门外看别人欢欣鼓舞。眼泪就在阳光里变得金光闪闪,一颗心也在前进途中变得脆弱而敏感。

  如果,我们有预知未来的能力,那些曾经流下的眼泪,曾经痛苦的夜晚,会不会统统不复存在?答案是不会。年轻就是这样倔强,即使知道会摔得四脚朝天,也非要迈出第一步,即使知道结局注定是一场徒劳的奋战,也一定要披上那一件坚硬的铠甲,无关虚荣,无关功利,只是我们在青春的路上为了明天第一次歇斯底里的努力。

  至少我们知道了,桂花香,香得如此独具一格。

 

  然而,这一场奔波在桂花香里一直绵延到了十一月。当空气里渐渐有了冬天的凉意,桂花渐渐凋谢了,只剩下桂树远远近近地屹立在视线里的时候,我们还在继续奔波着,奔波在教学楼、图书馆、宿舍和食堂之间,奔波在写不完的作业、看不完的书、做不完的工作里。

  每个奔波在路上的人几乎都会看到喷泉广场上那些盛开着的菊花,黄色的秋菊,白色的日本菊,小朵的雏菊,熙熙攘攘开满了整个广场。一年一度的菊花展、菊花笔会、菊花摄影展都应时召开,墨香、菊香充斥着每一个气味细胞。忙得焦头烂额的我们,忍不住都会慢下脚步、或者停下来,轻轻嗅一嗅或者拍一张黄昏时候洋溢着落日光辉的照片,却不知道摄像师的镜头里留下了大大小小各色菊花的倩影也留下了我们陶醉的面容。

  我们的脑海里第一次有了大学清晰地样子,不仅仅是热闹非凡的活动和轻松悠闲的生活,更多的是生活的琐碎和必须的承担与独立。不上闹钟就没人会叫你起床,就意味着吃不到热腾腾的早饭,同时还会有迟到的危险;不写作业就没有好心的同桌会把作业借你抄,就没有老师会耳提面命地告诉你作业如何如何重要,更不会有人告诉你拿不到学分、毕不了业、找不到好工作,关键是没人会在意这些对你来说至关重要的事,因为你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是一个法定的对自己负有完全责任的成年人。

  电视剧里的大学都是一种回忆的呈现,在已经经历过大学的人眼里,这理所应当是一段再美好不过的时光,因为没有社会的残酷和无情,而我们把这种自然而然的美化错认为是一种真实,其实,大学才是一个人真正奋斗的生命,我们每一个人的生活在这里奠基,从这里起步,走向遥远的未来。

  现在,是十二月下旬,武汉的天气预报和一个月之前没什么大的变化,依旧是零度以上,依旧是阳光明媚,只是菊花谢了,我们的长裙也被塞进衣柜的最里面,把自己包成一只圆滚滚的粽子在校园里滚来滚去。

  图书馆里总是难以寻到一个空着的座位,不论何时都是满满的人,在空调的作用下,热气包裹每一张冰冷的脸庞,把它们变成绯红色的年画。这也是很多人来这里的原因,没有空调的宿舍就像一个大大的冰窖,让人不想呼吸,生怕仅有的一点温度伴随着氧气和二氧化碳的交换白白流失在空气里。晚上,图书馆十点熄灯闭馆,取暖的人不得不回到宿舍,抱一只暖宝宝或者把自己装进被子里,但是被子里也是一片冰冷,大半夜醒来发现和自己睡下的时候是一样的温度,早上再次醒来,又发现自己花费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和温度终于把被子暖了。

  这样的冬天,让我们万分想念北方的暖气和暖和的屋子,于是我们期待着,岁末,回家。

  在如此的绝望和期待中,我猛然发现室友的生活过得异常惬意,后来她告诉我一个秘密:在她的被窝里住着一瓶脉动。每晚睡觉之前,她把热水灌进脉动的空瓶子里,然后塞进被子里,暖被子。我问,为什么偏偏是脉动呢?她说,你傻呀,只有脉动不怕热水。

  然后,脉动在这个冬天温暖了我们一屋子的北方傻妞。

 

  来到华师四个月,时而觉得时间快如闪电,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已经晴空万里,有时候又觉得时间像一辆破旧的牛车,不管我怎么着急怎么努力它就是停在原地不肯挪动一步。然而,快或慢都无所谓,时间的意义从来就不在于速度,而在于位移,过去了的就是过去了,回忆带不回那些日子,美梦也换不回那些时光。所有的艰难困苦,所有的迷茫无措,最终都找到了那个刚刚好的理由,让我们坚持下来,继续前行。就好像那几片绿叶、那几缕幽香、那几朵小花给我们一个不放弃的理由,那个被窝里的脉动,给我们一个度过寒冬的理由,一切都是刚刚好。

  而在岁末这个敏感的时节,有一个人告诉我一句话,刚刚好足够我开启新一年的生活,她说,生活总是会有下一个机会留给你,那么,我们就有更充足的理由坚持下去,开启更美好的生活。今天,这句话,送给你们,所有我亲爱的朋友,不管过去这一年发生了好的不好的,都希望,来年,我们脉动回来,重新起航!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