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
作者: 叶婷婷   日期: 2015-12-08 18:36    点击数:

  相识是缘起。

  紫霞手持宝剑,飘然而下,霸道地宣布“以后你就是我人了,和我的驴一样,给你盖个章。” 一语成谶,她和至尊宝被爱恨情仇所围困,生生死死纠缠在一起,共同领略阳光温存的爱抚,共同枯烂腐败,化作缕缕烟尘。
相聚是缘续。

  至尊宝拔出紫霞仙子的紫青宝剑,上天安排他成为她的意中人,她便一路跟随,交付一颗真心,赤诚相对。心知至尊宝挂念白晶晶,毅然交出自己的宝剑让至尊宝去救晶晶。可惜缘浅,至尊宝来不及认清自己的内心,就戴上金箍棒变回孙悟空,去了西天取经。

  相知是缘分。

  孙悟空终究身披金甲战衣,踏着七彩祥云,在万众瞩目下来娶紫霞。奈何在责任与爱情之间挣扎的悟空,明明悲痛不能自已于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面前,但是没有珍惜,如果可以有一个机会,他希望跟紫霞说一声我爱你。却对紫霞百般讥讽,眼睁睁地看着紫霞的泪落在他心上。

  相离是缘尽。

  紫霞绝望而满足地替悟空挡下一剑,她猜中了开头,可是猜不着这结局。紫霞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悟空抱着她的尸体久久不愿放手,直到紧箍咒越收越紧,紫霞的尸体果真如仙子般飞向太阳。仙履奇缘化为一场空,徒留悟空落寞的身影,复踏上西天征程。


 
  “诶你看那个人,怎么那么像条狗啊。”夕阳武士嘲讽悟空,武士看见悟空像狗一样的背影,看不穿他肩膀上的人生。至尊宝对紫霞说过:你走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有什么意思。紫霞说那你汪汪叫啊。也许爱一个人的时候自己像狗,是对方的护卫,为她抵挡千军万马。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大话西游中每一次让人以为至尊宝和紫霞仙子终于能安宁地在一起时,下一秒就被生生撕开。人的心理就是那么矛盾,明明期望大团圆,又觉得有缺憾的结局更值得回味。如若最后的最后至尊宝放弃取经,跟随化身盘丝大仙的紫霞而去,也许就不会十年过去,仍然是港片经典中的经典。

  大话西游的故事似乎就是叙说朱茵和周星驰的感情。周星驰将朱茵一手捧红,朱茵把青春岁月献给了周星驰。那时,他和她羡煞旁人,从逃学威龙到大话西游,所有人觉得他俩理所应当会走到到最后。可世事难料,现实中紫霞仙子毅然离开了至尊宝。只留下一句承认一个人不爱你是很难的,承认爱过,却不爱了,也是很难的。这是朱茵,真真正正的仙子,十五年后她出现在综艺节目«女神来了»,谈及先生黄贯中,满满的幸福感从她的笑容中溢出,毫不吝惜对老公的夸赞,也能淡定从容的谈及周星驰,网友纷纷叹息,是时光太快还是我不愿意醒来。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在漫长无望的时光里有人选择离开。刘镇伟曾说周星驰最爱的就是他自己,而朱茵为了爱能付出一切。她很用力地爱过,意乱情迷不能自已。可爱情不是等价地买卖,一人用真心就能换来另一人同样多的爱。在不平等的恋爱关系里,注定仓促逃亡或两败俱伤,韶华易逝,朱茵将女人最珍贵的年华用来陪伴周星驰,所渴望的不过是披上嫁衣,向所爱之人交付终生,她耗不起无尽追逐的游戏,转身离开,在合适的时间遇见最懂她的人。



  郑伊健之于邵美琪,胡杏儿之于黄宗泽,就像周星驰之于朱茵。爱得太久,爱情被现实一点点磨碎,磨到渣都不剩,上一刻还决定只要你说结婚我就留下来,下一秒就黯然离开。等待并不痛苦,痛苦的是看不见未来,两人相爱,不是在乎那九元钱的红本,而是对方愿意让你完完全全融入他生活的勇气。

  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有人交付一生来怀念那一霎的惊艳。有一些成为了记忆,才明了它的重量。是不是只转了一个弯,他和她就再也回不到从前;是不是只有眼泪,才能消除她离开时背影留在他瞳孔的灼伤;爱还有那么多,她去了哪里。

  他爱她,从与她相遇的那一秒起。是隔着多少岁月流转,也不会淡褪的存在。你离开后,我学会了等待,安静的,若无其事的,在每个想念的分秒,刻画你紧紧的眉梢,留驻你淡淡的眼角,日复一日,直至苍老。

  金岳霖为林徽因终生未娶,因在他心中,无人可取代她。金岳霖总是远远望着林徽因,在她身后,从未走远。他陪她谈艺术哲学,拉她走出苦闷的深渊;他在林家困难时,帮助养育林家子女;他在她去世多年后的一天,突然请至交好友赴宴,在宴上宣布:“今天,是徽因的生日!”;他八十高龄时,对一张半世纪前他未见过的她的照片,他凝视良久,喉头微动,千言万语哽在那里,却只紧紧捏着照片,像小孩护卫自己的玩具,轻轻说:“给我吧”。


 
  这样的等待,我不明了,这样的苦怎能叫它过去就好。今天想念的分分秒秒,熬到明天破晓时分,会刻画在心头最疼的一角。我也在等待,即使我已不是那十四岁穿松垮校服的胆小少女,他也只是恰好在那个阳光正好的午后,穿着牛仔衬衫帅气地对我说:“没事,有我帮你。”可这一个恰好,留在我心底未曾远去。故意写漏题目进入同一所高中,下课铃响飞奔下楼和他一起回家,我们是不去捅破我小心思时亲近的朋友。我执拗地站在原地,我怀念的,是青葱岁月里情窦初开的我和那轰轰烈烈爱恨分明的勇气。

  苦海翻起爱恨,在这尘世间难逃命运,相亲竟不可接近,或许这该是缘分,是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换来的一世情缘,遇见请珍惜,怦然心动得郁结,已是最美的结局。

  这天下如酒家,千万事青盏花,终殊途,就含笑作别那人吧。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