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是一树不易的花开
作者: 吴奔   日期: 2014-05-21 09:27    点击数:

  从读音上来说,这是一个适合中国人表白的日子。却未必是一个适合相爱的日子,至少对于大多数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有了过不完的“情人节”。有人说这是经济需求主导下的狂欢嬗变,也有人说这是爱太需要破壳而出的机会。每月的14日,加上七夕、中秋、圣诞以及一系列类似于“女生节”、“光棍节”的定义不明的节日的出现,使得爱成为一种时髦,又或者说,谈恋爱才是时髦。
  
  谈恋爱的人很多,但其中有多少是真的相爱?说到这里我想起了我的奶奶。



 
  我从小跟着奶奶。爷爷走得早,对于爷爷的印象完全来自于奶奶絮絮叨叨的回忆,以及那个长久不允许被打开的旧箱子。奶奶和爷爷是通过说媒认识的,在那样一个爱情比恐龙还要稀少的年代,封建的思想如同一个巨大的斗篷,将年轻的悸动封锁并且扼杀。但是就是在那样一片干涸的天空,也难免会有漏网的星星。奶奶和爷爷是相爱的,这一点她无比肯定。
  
  她曾给我看过爷爷给她做的书签,一指宽的纤薄的桃木,透过灯光还能清晰地看到上面篆刻的奶奶的名字。她从不让我碰,说是因为我看不懂,我心里却坚信,是她怕我把这件珍宝弄坏了。

  后来我带同学到家里玩,那是一个流行炫耀的年纪,正像此时此刻,这是一个流行炫耀爱与被爱的年纪。而那个年纪能炫耀的也无非是鬼神之力、家传之宝,诸如此类。于是在跟小伙伴在吹牛中把那件书签说成了和金箍棒一样的神物后,我也就逼着自己走上了需要眼见为实来解决的信任危机之路。
  
  整个过程不是很艰难,我们顺利地拿到了书签,还意外地发现了箱子里的其他物件。爷爷年轻时的照片、一沓书信以及一支笛子。片刻把玩后,我们对魔力不够的书签失去了兴趣,转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把魔爪伸向了其他物件。
  
  先是笛子,然后是照片,最后才是书信。那是一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笛子,也许是自制的,做工算不上精良,但大致是因为吹奏的时间久了,有一种“温润如玉”的触感。我们没有吹响它,就把它搁在一旁。照片上面的男子,也没有让我很感兴趣。我们打开了书信。



 
  这些书信的年代久远,让我读起来有一种触目惊心的特别感受。也许是因为窥探比聆听更能调动人体内的荷尔蒙,当我们读完那一沓书信后,我已经大汗淋漓。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我们把桌子上的东西一股脑放进箱子,却发现刚才把玩的书签竟不知所踪。
  
  后来我们终于还是没有找到那张书签,奶奶也只是口头上凶了我一下,并没有将我扒皮抽筋。而我的脑海里从此有了一个故事,悠长而深邃,就像此刻回忆起的幼时穿堂的风,落在敲打键盘的指尖上。我用了好多年才读懂。
  
  原来那不仅仅是一枚书签就能建筑的桥梁,而是长久的坚持和陪伴。从逆来顺受到一见钟情的意外,从新婚燕尔到关山相隔的坎坷,从熊熊燃烧的恐惧到风平浪静的重逢,然后是生离死别阴阳两隔。直到那时奶奶才知道那所有经历过的,就是爱。
 
  奶奶抚摸着笛子跟我说当时爷爷送她书签的情景。那是一个阴雨绵绵的日子,周遭的一切都分泌出潮湿的情绪。奶奶在窗前看书,突然听到一种木头和鞋子摩擦产生的奇怪声音。当她抬起头看窗外,窗户上长出了一片形状奇特的“叶子”。爷爷又往上走了两级梯子,用双手捧着书签给她。当时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既然都已经是定了婚事,还费这般劲来讨好自己。爷爷也没有说很浪漫的话,只是笑了笑:“刚好路过,送给你。”
  奶奶讲到这里就笑了,我也笑了。为那个刚好路过还带着梯子的男人,我的爷爷。奶奶还跟我讲爷爷吹得一手好笛子,虽然聚少离多,但爷爷一得空便喜欢带她到山上去吹风,面对着风吹笛子,吹到整片山水都散满星光。然后牵着奶奶,两人慢悠悠地回家······



 
  记得零八年的春天我去外婆家度假,路过一道山坡,坡子上尽是被雪压断的树木。然而在我们转了个弯后,却发现了一棵特别的桃树。桃树虽然也是残肢断臂,但是却在没有折断的枝桠上铺满了桃花。在一堆灰暗的废木之中,美得耀眼而超脱。
 
  我们习惯于在电影之中寻找爱情,然后在生活中推翻。并且对身边的人宣告,爱情已死。然后又在某个特殊的日子找一个人,先说服自己然后再说服对方,爱情尚在。其实你只不过是看到人人都在品尝果实才忙不迭地撒下种子,你甚至不知道你希望长出的果子是甜是酸。
  
  如果不是5月20日,你会表白么?爱本该是撇开一切后跟自己的对话,中间穿插任何一人都是第三者。如果不是5月20日,你会表白么?爱的路上没有人敢说是一道通途,但请时刻忠于自己的感觉。不要着急会用尽时间,在理性和感性的波峰波谷之间,你要去确切地找出那个真正名为爱的比特。
  
  把“我爱你”留给你爱的人吧,让这一生不至于连爱情都显得匆忙。你会翻越的山,你要劈开的荆棘,都只会增色最后的相逢。那个时候也许不是5月20日,但那个时候你会笑着看到。爱是一树不易的花开,虽然艰难,但是存在。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