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祭来路,敬祈明朝
作者: 甘琳娜   日期: 2021-04-16 20:18    点击数:

——记党史峥嵘岁月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立于世纪之初,在历史祭台上点燃一柱沉香,未曾料到它能燃尽至何处,感怀之情却如悠悠岁月不曾断绝。俯仰之间,过往的红色印记熠熠生辉,那些历尽千帆依旧明晰的足迹,却悄无声息地化为点点荧光,消融于新晨的黎明里,照亮了今人前行的道路……
  “吱呀”一声门响,我轻轻地踮起脚尖,推开历史厚重的门扉,聆听其后深藏的蕴意,重温热血沸腾的峥嵘岁月。


(一)觉醒·秋风乍起
  难忘昨宵,鸦片入侵,骄傲自矜的天朝上国折腰于船坚炮利之下,发出痛苦而无奈的悲鸣。
  那悠长的叹息声穿越过一百多年的历史时空,哀叹着民族的不幸,昭显着危难的警鸣,好似深红的落叶悄无声息地随风飘零,而后散落在肃杀的凛冬里。
殷红的色彩,突兀地点缀于灰蒙蒙的破败街道中,那样执着而笃定地摇曳着、飞旋着。宛若快燃尽的蜡烛上,因不甘消逝而奋力跳跃的火焰。
  不,那不是叹息,那是星星之火即将燎遍华夏大地的前兆!
  “誓死力争,还我青岛!”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外争主权,内除国贼!”
  青年人冷峻如铁的眉眼映入眼帘,坚不可摧的刚毅萦绕在其间。他们的脚步如斯铿锵有力,少年的热切呼唤又是如此意气风发,令人心颤。那是萧索死寂的清秋也浇灭不掉的熊熊烈火,是绝望沉寂的末路也撼不动的果敢无畏。
  一百零一个年头,无数个午夜梦回的时刻,每每回想到那个难忘的时刻,轰鸣的雷声便在我的心头猛然炸响。
  那是一场前所未闻、前所未有的惊变。
  而在这场惊变后,1921年的仲夏里,南湖浪涌,红船起航,恢弘的历史画卷铺陈开来,史海浮沉中,辟路者携丹心翩然而至,共产党人终于正式登上舞台。
  “一个大党诞生于一条小船”,红船逐浪,路在何方。重任在兹,谁与担当?一群平均年龄仅有28岁的“同学少年”回应人民和历史的召唤,于悠悠小船之上发出了划破天际、响彻大地的最强呐喊,他们是漫天黑暗里驻守的火把,是高高攀起火把的遒劲手臂,奋力托起寂寂午夜里的璀璨星辰,点亮飘渺荒岛上闪耀的灯塔,肩负起自近代以来各种政治力量不可能完成的艰巨使命,自此成为团结带领人民寻找光明的摆渡人。


(二)颠簸·冬雪倾覆
  秋风止,渡我至寒冬。翻阅历史画卷,追随着先人的足迹,我倘若亲眼目睹一场又一场血雨腥风。
  从“谱写了豪情万丈的英雄史诗”的长征开始,他们越过雪山和草地,煮过草皮、啃过皮带,终于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杀出重围,却又再次在日本帝国主义的挑衅下、民族危亡之时扛起步枪,上阵杀敌。
  我看见,那场名为“抗日”的赤红冬雪,肆无忌惮地在广袤无垠的中国大地上霸道横行,那曾经哺乳了万千炎黄子孙的田地已是赤地千里;我听见,那流淌着千年文化风韵的江河发出痛苦的悲鸣;我闻见,那昔日绽放明艳华彩的东方牡丹,如今狼狈地坠下枝头,糜烂苦痛的泪珠滚滚而下,唯留离殇之曲的咸涩。
  被誉为“地大物博”的土地千疮百孔,岂不悲乎!
  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中共领导人就致电蒋介石,表示红军将士愿意“为国效命,与敌周旋,以达保土卫国之目的”。平型关大捷、夜袭阳明堡战斗、雁门关大捷、百团大战……从一九三一到一九四五,十四年的漫漫征途,凛冬之雪断断续续地倾洒了十四年。
  冬雪呵,冬雪呵,请继续迅疾且猛烈地飘洒吧!
  共产党人未曾畏惧刺骨的风雪,也不会因寒冷刺骨而弯下民族高贵的脊梁。
  他们与无数华夏儿女携手同行,爆发出坚持到底的决心与持久抗战的毅力。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三)成长·夏花烂漫
  秋播一粒火种,夏收霞光满园。
  1949年10月1日,一个令千千万万个中国人都熟悉无比的日子,一个令人在朦胧睡梦中都忍不住牵起嘴角的事件,我们,那样珍惜地,将它深深地烙印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那天,我们尊敬的、爱戴的,曾经以“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的决心引领祖国度过艰难险阻的国家领导人,用他那洪亮的声音庄严而骄傲地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
  “同胞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在今天成立了!”
  历史的车轮辗转反侧,兜兜转转,陪伴着中国共同栉风沐雨、跨越万水千山,终于在十四年的艰苦奋斗之下,守得云开见月明——
  冰心先生写道:“成功的花,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然而当初她的芽儿,浸透了奋斗的泪泉,洒遍了牺牲的血雨。”
  盛夏,烈士陵园里,葳蕤的草木绵延至远方,英雄的墓碑整齐划一地陈列在其间。灿烂的阳光闪烁于碑面之上,你是否看见冰心先生提到的那抹血泪?
  他们以羸弱纤瘦的身躯,抵抗疯狂肆掠的劲风与暴雪,从未留下一句抱怨与懊悔的话语。
  泰戈尔说:“生如夏花般绚烂,死如秋叶般静美。”
  于他们,生如夏花般绚烂,死亦如夏花般轰轰烈烈,芳华永驻。
  文字不会说话,历史亦不会发声。
  但,如果仔细聆听,我们一定能听到革命先烈们汩汩流动的生命之歌,它未曾湮没在岁月的无情消磨里,也从未被任何一名华夏儿女无情抛却;它回荡在赤忱国脉里,锻就为信念之魂。
  天安门下欢歌笑语,昔日火种如今亭亭如盖矣,崭新的中国画卷正逐步展开。
 
(四)筑梦·春月恒远
  2021年,新中国成立七十二周年,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
  岁月驾着疾驰的骏马飞奔而行,不知疲惫。一年又一年,扬起热切的变革风浪,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从此祖国步入改革开放的春天里,七十多年以来,和平年代虽没有战争时期的灾难与痛苦,却也充满了机遇和挑战。而时代的未来、祖国的未来,则由上一代共产党人移交到我们手中。
  过往的历史总是在一次次地进行着大浪淘沙过程,那些追逐繁星、持着火把的共产党人,似乎最终依旧避免不了年华消逝的命运。曾经热血沸腾着誓要“捐躯赴国难”的英雄少年们或许不会知晓后人对他们如何评价,曾经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革命先辈们或许也不会明了自身对推进历史发展举足轻重的作用。
  这么多年过去,他们或早已离世,或步入迟暮之年。
  他们曾经也和我们相同,只是某个时代里一枝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被赋予特殊的使命,浇灌以赤诚的信念,等待着在未来的某一个特殊的日子里绽放芳华。
  而花骨朵的命运注定是要追逐着明媚的曦光茁壮成长,不卑不亢,以向上的姿态引领着一代人的进步。
  曾经的共产党先辈是,现在我们同样如此。
  前人就好似春日的皎月,永永远远地镶嵌于穹顶之上。翻开党史这本书,红色印记熠熠生辉。有赵一曼竹签入指、皮鞭抽身、坚不吐实的爱国精神;有杨靖宇被困山林、断粮半月、致死奋战的无畏精神;有党带领红军战士勇往直前、不惧艰难,砥砺前行的长征精神;更有新时代共产党人“直面矛盾、刀刃向内”的政治勇气、“勇于探索、开拓进取”的创新精神和“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崇高追求。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盛世的花朵扎根于苦难的过往,始终绽放着华彩。而初升之日的曙光中,一群又一群“后浪”们涌上岸来,吹响时代的号角,担起着前人的使命,续写着党史的精神。
  无论是在过去、现在还是遥远的未来,皆需铭记,灯火永明,史海留声——
  祭来路,以不忘初心;祈明朝,而砥砺前行。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