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扬子的一封信
作者: 范千谦   日期: 2021-05-02 15:16    点击数:

扬子女士:
  见信好!
  想必看到这个称呼你一定会觉得奇怪罢,就连我下笔时也觉得奇怪。我通常是叫你“扬子姑娘”的,若是想故意招惹你,便会带着上扬的语调叫你“扬子小姐”,却鲜少用到如此正式的称呼,若是你觉得奇怪,也请原谅我这个不懂得浪漫的即行之人罢。

  下笔的时候你正在我隔壁房睡得香甜,而我已经收拾好了我的行李,打算一早踏上离开上海的船,去往我们早已谈论过的那个地方。你常常问我何苦要去那远洋之地,是你我情意已淡,还是我不得不去。后者我们尚且不谈,但此时此刻,我的确是念你至深,每每想到要与你分隔几年,我便痛苦极了。

  我至今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那时我刚到上海不久,在外滩的霓虹灯照耀下看见了穿着一身旗袍朝我走来的你。我本是鲜少夸人的,但那天却结结巴巴地一直说你好看,以致现在都难以忘记。现回想起那时的场景,仍觉得像在做梦。所以,如此迷恋着你的我,又怎么可能因与你情意已淡而远赴重洋?

  可我不得不去。写到这里我的泪水愈发忍不住,是的,我亲爱的扬子,我不得不去。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一起看电影的时候吗?有一个少爷模样的人冲撞了你,我和荆介替你出头,反而被警局的人教育了一通。想必你肯定没忘罢,毕竟回去之后你念叨了很久。你还记得当时我是怎么说的吗?我说,会不会有一个地方,没有贫富贵贱,大家相亲相爱,互相帮助。你当时笑我天真,说如今这世上哪有这么好的地方,就算是陶潜笔下的桃源,也不过是一个乌托邦一样的存在。现在我的回答变了,既然没有这样的世界,那我就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这样的世界。我想,你大概是懂我的吧。

  我的父亲是江苏最大的丝绸商,这你是知道的。我的第一个贴身丫头凤儿,自我有记忆起就一直陪我长大,记得小时候吵着闹着要吃西点店新出的糕点,她冒着大雨给我买来了。“少爷,少爷!看看凤儿给您带什么来了!”——她总是这样唤我,步履轻快,音调上扬。可是有一天我从学堂回来的时候却找不到她了。“凤儿?凤儿?”我唤她的时候回应我的只有厨房的陈大娘——原来她被嫁给了我父亲的一个乡绅朋友做小。“她被抬上轿子的时候,还唤着少爷的名字哩。”啊!扬子!想必你一定是懂我有多难受的吧?我常常在想,若是我当时强大那么一点,若是我们这个社会没有这种规矩的存在,凤儿的结局也不会是如此吧?

  所以我要走,去法兰西,去看看那里的世界,去寻找救国之道。你或许还在想,为什么一定是我去,为什么我要去,是不是就算我不去,别人也会去?可是我亲爱的扬子小姐啊,我此行并不是为了我个人,而是为了你我,为了“凤儿”,为了全天下,为了这个水深火热的国家!你还记得学堂外欺负荆介的英国人吗?你还记得那些在上海滩肆无忌惮的人吗?我深知你是懂我的,我受不了这样的社会,我一定要去改变它。

  我们相恋已逾三年,如果我不努力去改变这个世界,不努力为了那个人人平等的社会奋斗,我们这个小家也只会如浮萍般随着世事的变化飘向未知。扬子,你看到了吗?看到了我们社会的希望了吗?是共产主义,是那遍布赤旗的世界,只有在那个世界里,不会有人在我们头上肆意践踏,也不会再有无数的“凤儿”牺牲;只有在那个世界里,我们,我和你,才能幸福。

  扬子,时候不早了,停在港口的船想必要来了罢,我也将搁笔离你而去了。我须坦言,遇见你的那天是我极为短暂的人生中最值得珍惜的一天,和你相处的日子更像是偷来的一般快乐无比。写到这我又开始落泪了——我实在是念你至深罢。我想,若不是当今之中国处于水深火热当中,若不是天下百姓仍遭受苦难,我想我甘愿永永远远陪着你,在哪都好,去哪我都愿意。而如今,我只能含泪搁笔,去到法兰西,为我们的幸福,为全天下的幸福,为全中国的未来寻找光明了。上海天快降温了,记得多加衣服。

你最真挚的启民
写于民国八年玖月廿五



[责任编辑:李闰月]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