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自在杀气
作者: 徐若愚   日期: 2014-03-04 20:17    点击数:

  如果有人告诉你,世界上不是缺少美,而是你缺少发现美的眼睛。起初一定是你错愕,愣神,想要反驳也觉之有气无力,但到后来,你一定想一口盐汽水喷死他。 

  世人都知。 

  One man’s meat is another man’s poison. 
  
  高矮胖瘦,仅仅只是外表给人的感觉,乐善好施或是刁钻刻薄也仅仅是只性格,虽然外表和性格往往是形成第一印象的两大法宝,但是五千年里不断进化的独立个体——人而言,这两点真的是囿于一隅了。但人们就是喜欢在一隅中手忙脚乱,自己在外表中指手画脚,在性格中满口批评。而外人甚厉,在见你的第一眼就从头到尾把你头上的毛和你脚上的趾头数了又数,他的眼神在你身上扫射,用自己敏锐不敏锐的触觉去感知你的脾性,像是开了锁的猴子一样活泼。 
  
  无论你是身在其中还是从旁窥探,你都会发现自己正在用自己的审美标准去衡量一个跟你的美丽与否毫不相关的外人。此文不爱赘述太多关于美学内容,只是旁门左道,走马观花,此文作者也是个略带点神经质的偏执狂,于是此文中的“审美”二字,是偏僻狭隘的审美,称之为两眼两耳一口一鼻的描摹勾勒。 



  尝有女子跟我说,不需要找个多帅的男人,只要找个合眼缘的,心动的;也曾有男子对我讲,不需要找个多美的女人,身材或是相貌两占其一即可。这么赤裸裸书面化的标准,我不知道他们怎么用口语表达出来的,表达的时候是否觉得言尽于此却意犹未尽,是否坚定而刚强却心有余悸仍坚信这两条是金科玉律。我只知道,这两个句子浑身上下充满了槽点,笑点,泪点,里面有太多的词语本身就带有主观性,显之偏颇不止,还惹尽别人的舌根。 
  如,一千个读者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那一千个男人眼中最起码也有五百个美女吧。 
  这个数量不允许被考证,假想臆测较多,但男人被下了定义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是不可否认的。那女人呢?纵观二十年的察言观色来看,女人绝对是用眼睛思考的动物,故一千个女人眼中也最起码有一百个帅哥。所以,审美是对自我标准的一次审定而不是辗转的情爱的故事。 
  
  那若你身在其中,你一定苛责自己的不完美,眼、耳、口、鼻、眉,样样都有不尽人意之处,眼不是灵动秀玉的大眼,没有明显的欧式外双;口不若樱桃艳滴,没有性感的唇线;鼻不能高挑挺拔,没有立体的鼻翼;眉不够弯圆浓密,没有纤长的眉形。或者你觉得自己已经美若天仙,五官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挑剔,于是开始研究起自己的身形来。不研究还好,这一研究就像是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深渊里面是四面漆黑的密道,何处转弯何处水潭你都一无所知,唯一知道的就是要寻找一个出路。要是密不透风的墙里透出一丝光,是怎么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定要弄个头破血流或者指断骨折,扒开墙壁的砖瓦寻找出路。有因有果,整容整形行业也是应运而生,有市场就有供应,一生二,二生三,花开不散。 



  若你从旁窥探,你一定挑剔别人的棱角。你用自己审核好的审美观念和审美情趣去审定别人,给别人打分。这个时候化身成为执掌天庭的大帝,谁也不能一步就踏上天梯去,想要入了你的法眼还真是几困几难,几多困难。红拂女还算运气好,留给后世一出《红拂夜奔》惹得少女浮想翩翩,少年春心萌动。“红拂女正侍立在杨素身旁,目睹李靖英爽之气溢于眉宇之间,又谈议风生,见解出众,不同凡响,心中大为倾慕,不由得闪动着一双聪慧的大眼睛,不断地瞟向李靖。”女人的眼神总能传达爱慕,传达爱慕的时候给李靖打了个满分,再来看看李靖是怎么看红拂女的:“李靖仔细打量红拂女,见她肌肤细嫩,面带红晕,仪态从容,嘘气如兰,羞怯中不失果敢之气, 婉约里却带刚毅之情 。李靖心中甚喜,但又想到自己孓然一身,飘泊不定,那能给她一个安定的家,深觉愧对红颜,委屈她的一片真情。”李靖的目光像个螺旋CT,虽然没有磁核共振那么厉害但是也能看出她的美和一片真情。于是满分和满分擦出火花,患难之交同入罗帐,共衾而眠。 
  
  自在的审美还是能够在无意间擦出火花,没有那么多值得诟病的地方。诟病那些对性器不加修饰的描写一样,抱怨和鄙视畸形的审美是大部分人会做的。毕竟,众生芸芸大体价值观念类似,而价值观是最重要的社会意识形态,同一时代的审美认为的,也就是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畸形的审美也就是说“美”本身的历史进程并不是完美无缺的,“美”本身的历史进程也是充满了诟病。古代看中国的“缠足”,欧洲的“束腰”,现代看整容技术发展后衍生出来的“贝果头”,过度纤细等等。缠足来源于南唐后主的个人喜好,脚踩在“金制的莲花”上起舞的女人婀娜多姿,轻柔曼妙不可想象。束腰风行于欧洲,乱世佳人郝思嘉也是喘着大气“系腰身于鲸骨囹圄”中让人暗自唏嘘。有了一个时代的共同审美,畸形审美也是辅佐相生的,古代两者窜到主流的位置,现代的大概也只有过度纤细可能还会挂在女人嘴上。好像大部分时代的畸形审美都落在了女人的头上,“女为悦己者容”的观念让每个时期的女性甘愿成为男性手中的玩物,成为病态心理催生的畸形审美观下牺牲品。男人主导女人的畸形审美这不是什么意识形态的问题,而是自然而然的物竞天择,再自然不过了。女人们也不必愤愤不平,女权横行。 


  总觉得谈论审美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美人那么多可也总觉得谈论美不美是一种杀气,太过自我的东西总是不容易放到台面上叙述。 
 
  别林斯基说,失去了真也就失去了美。相由心生也是同样的道理。 
  
  审美这件事情本身充满了杀气,情场上被杀得片甲不留的人数不胜数,也不是你我首当其冲,只是深受其害之时谈论这件事情也像是充满了杀气,我先去自罚搓衣板。 
勿念。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