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宠间的不平等
作者: 徐若愚   日期: 2014-03-04 20:18    点击数:

    “Kiss me hard before you go

   summertime sadness

   I just wanted you to know 

   baby you are the best.”

   (摘自英文歌曲《summertime sadness》)——倘若我是一只狗,我一定会这样呼唤我的主人。 
  但我作为一个人,我只会宠溺地给它一个触摸。  
  因为,我听不懂它的呼唤。  
      
  岁月流转,人生痴长,寂寞总像根藤蔓,不自觉或自觉地爬进你的身体里。处在大千世界,只一个你,定会觉得月朦胧,鸟朦胧,灯朦胧,人朦胧,到后来发觉,这个世界不是吾日三省吾身就够的,这个世界也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就够的,这个世界更不是周身千百众有子半颗心就够的。我们都以为,寂寞两个字概括了这充斥了五官从头到尾的飘零感。  
      
  好在寂寞来得仿似浑然天成,我曾用四个字来形容寂寞这种感觉在人身上的鬼祟——见缝插针。所以它不是夜晚才有的东西,也不是只身一人时才有的东西,它不是个东西。悄悄浮上来,在你自以为是一株蓝莲的时候,偷偷沉下去,在你自以为可以掬起一潭清水的时候。好在,作为一个高智商的哺乳动物,聪明的大脑已经给了你一万个方案。哦,不,一万个有点夸张,夸小了的夸张。那么若是你,会不会选择养宠物这样一个方案?很多人都会说会的,因为它和金钱无关,只和需要有关。  

    

  养宠物的确是让你度过了了很多不必要的也许会被浪费的令人咋舌的时光,你也不会被以为是一只劫后余生的山间枯鬼,反而会是一个和万物乐乐、昼生惜阴的阳间真人。你曾和你的宠物相伴,出入,默契程度羡煞旁人。你一声令下即使没有千军万马,也有它懂你的表达,于是你满足了它的跟随欲,而它满足了你的统领欲。  
      
  笔者曾见亲人掩泪葬狗,十余载寒暑,你成长它死亡;也曾见忠犬泪悼逝主,涕泗横流,三天三夜颗粒未进,伤心过度随他而去,你死亡它陪葬。你说我述不尽事实,但“尽是小头关目,何嫌脱嘴落须”呢。这两件事发生在我周围,初闻初见那种摄人心魄的力量不言而喻,绝不亚于大事新闻桩桩,可见,缱绻在人和宠物之间的情谊也是日月可鉴的。  
     
  但你可曾想过,你的宠爱你的关怀是否对得起它的一心一意?它是一个活物,并不是生来就为了你而存在,但却因跟了你,比人还死心塌地,至死不渝,天荒地老,这些文艺小清新,文人大骚客用来形容情爱的词都能用来形容他对你的感情,哦,对,还有海枯石烂。但问题是,它并非你的全部,它只是你浩繁生命,冗杂生活的一隅。一份感情在不平等的时候,必有一方受伤,受伤的一方不是楚楚可怜就是绝地反击,这时你该庆幸它不是人了。比如,你只能在有空之时,带它出去或放它出来散步;你只能在你愿意的时候,你才会购置它的生活必需品;你只有在你需要的时候,你才会跟它亲昵。再比如,你可能三天不回家,它就三天饥肠辘辘;你可能看见打扫完的房间被它弄乱就扬起手凶它,它就垂头丧气;你也可能某天用迫不得已和无能为力面对它被你送走,它却只能心甘情愿。所以再问一句,你对得起它的一心一意么?  
      
  想必,作为主人,无论如何都是这段情感里的赢家。即便是蛇虫鼠蚁这类异宠也有半颗心给你,因了你是主人,便是天地。再举常见如猫狗,前者孤傲,后者愚忠,两者生性大相径庭却常常被一同提及,那是因为它们同被视为人类的伙伴,被当作宠物,与人们朝夕相对。千年的历练,猫狗的习性也仿似浑然天成地契合着人们的生活。它们被当作宠物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对主人的扑地膜拜,罔顾历史上封建时期的主仆关系,同样如此,生为仆或一朝为仆,便是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讨得主子欢心,帮主子谋得宫中大位,再偶尔搅搅后宫的浑水,可最终还是个奴才,说不定还是个少了东西的。所以,正如我前面所说,你该庆幸,你的宠物,不是个人了。  

  有段时间网传很火的《我与狗狗的十个约定》虐心程度不亚于《忠犬八公》和《导盲犬小Q》,我死去活来的泪腺也还好是保住了。但笔者细嚼叙述视角才发现,那“我”与狗狗的十个约定,其实是狗狗想要对“我”说的十句话。例如有一个约定是说“当我老了的时候,请好好对待我”这句话的第一人称一出来,这便毋庸置疑了。可见,作者是先他人一部意识到了这种不平等,才会想要站出来以一只狗的身份和角度和人们对话,作者也一定认识到了情感中的亏欠和愧疚,才提笔一著,道一道这狗的语言。  
         

                 

  写到这里,我也不愿意再问对不对得起了,毕竟人类智商高得那么理所当然,也颇为无奈。养宠物不失为一种很好的派遣寂寞和娱乐的方法,因为在它们面前,你无须犹抱琵琶半遮面,就可以低眉信手续续弹,甚至是引吭试啼了。但也请多给它们一点关心,多用你换位思考的理性,为这位伙伴歌上一曲。  
      
  如果我是一只宠物。  
  或许我会唱一句:“你给我保护/我换你祝福/你英雄好汉/需要抱负。”  
  只是,我也有一只宠物。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