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专家的人就是我
作者: 陈梦羽   日期: 2014-03-04 20:20    点击数:

  相信专家的人就是我,不是因为我迷恋权威,而是因为我不相信民科。不但不相信民科,我更是对很多人在他不懂装懂的领域信口开河的行径深恶痛绝。我一向信服维特根斯坦的名言:对自己不甚了解的事情,最好保持沉默。上帝用语言创造了这个世界,是以语言是世界上最需要慎重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所说过的话负责。而民科们满嘴开火车,又怯于为自己的言论负责,不痛恨他们倒是件可笑的事情。 

  许多人对我的观点嗤之以鼻,因为我们这个时代专家们早已声名狼藉,如同公知们成为大众的孔乙己,人人皆可嘲笑一番。而民科们站在勇于挑战权威的道德制高点上,反而收获了大众的好感。但事实上,专家声名的败坏,大众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我看来,专家在网上被那么多人黑,原因不过以下三种: 

  ⒈专家在自己的领域内学术精湛为业界所信服,但他并不为民众所信服。恰相反,民众被民科吸引过去,专家成为民众心目中的民科。 

  ⒉专家在自己的领域内学术精湛为业界所信服,也为民众所信服。但是这次他跑到某个他并不熟悉的领域内信口开河,民众因为他在自己领域内是权威的缘故,以为某个领域他也是专家,然而实际上在这个领域他仅仅只是个民科。 

  ⒊专家在自己的领域内学术并不精湛也不为业界信服,但却为民众信服。民众并不知道他是民科,反而因为信服他的观点而视真正的专家为民科。 

  许多在网上被黑的很惨的人,其实专业学养很高,但问题是民众无法理解你的学养,就好像康德大叔写了十三年的《纯粹理性批判》我们不能指望两三天就可以读懂。专家们精研十年几十年的学问,又怎是外行可以轻易置喙的?按照傻逼学第一定律:世界上傻逼总是占多数,因此被黑的多实在是毫不出奇的事情。比如在性科学这方面,远的比如李银河女士,至今被一群毛左穷追猛打,甚至列在汉奸榜单上,但问他们原因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近的比如说我们华师的彭晓辉教授,去年只不过请红音萤女士来我校讲解性学知识,便被大义凛然的民众们批判为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衣冠禽兽。敢这样信口开河的人,越庞大的网站人数越多,而且更加不堪入目。按照傻逼学第二定律:精英人数总是固定的,因此越庞大的人群中傻逼浓度越高。红音萤事件,证实了这条定律,傻逼学专家表示甚感欣慰。 

  事实上,由于在许多问题上科学的观点由于过于冷酷,并不能为民众信服。而且需要我们理解的是,因为缺乏利用理性来进行逻辑思考的机会,我们的民众往往相信诉诸道德直觉的看法,这为民科跑来浑水摸鱼提供了机会。比方说药家鑫案件,法学界的主流意见是罪不至死,然而在文学批评界很有自己的看法的孔庆东先生却说,必须满门抄斩方能泄民愤,这未免过于极端,毫无专业素养。但是民众反倒相信孔的看法,因为民众本身其实没有什么看法,他们的观点只能出于感性,不得不依附于最接近他们感性的人的身上。于是在孔庆东的观点出炉后,才会有那么多鼓掌叫好的人。这印证了傻逼学第三定律:傻逼们总是抱成团的。 

  民众不相信科学不相信业界承认的专家,民众只相信他们承认的专家。因此无论真正的专家们如何向大众解释科学的看法,民众都是不置一词不予置评的——不理解的事情自然无法评价。可惜的是,越是不理解,民众越不敢相信专家,也就越来越抓紧民科的稻草。而民科因为自己的声望建立在民众之中而不是业界之中,于是乐于抱紧民众的大腿,乐于给出民众最喜欢的意见,哪怕这意见与事实远出千里之外,南辕北辙的紧也在所不惜。因为民科的权威是民众赋予的,必须做为民众所喜爱的事情。民众相信阴谋论,民科就给民众讲解阴谋论;民众相信权斗政治,民科就给民众讲解权斗史。比如《货币战争》《狼图腾》这类充满着硬伤的小说,就硬是迎合着民众的喜好而杀开了一条血路。民科们因为远大前程都依靠在民众手上,因此总喜欢说民众才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力量,必须相信民众,依靠民众,全心全意服务民众。这符合傻逼学第四定律:鼓噪赋予傻逼权力的人,总是居心叵测的。 

  那么我们该如何发现真正的专家呢?我们身边似乎充溢着民科,导致了我们的公共空间被这群不学无术的民科所毁灭。前面说过,根据傻逼学第二定律:精英都是稀少的,因此普通人很难认识专家也很难辨识出专家。与其说如何寻找专家,不如说那么我们该如何避免民科——当不能发现专家的时候,更应该学会拒绝民科。比如一个不在自己领域内的公共事件,当自己无法做出决断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学会不说话,不必对该公共事件予以评价,对自己不甚了解的事情最好保持沉默。我们不需要练成民科的习性,对任何事情都要插上一脚,相反许多公共事件或者别的事情出现的时候,我们首先该学会保持沉默,至于去询问专家倒可有可无——因为我不懂,就不要挤占公共领域到处发出自己的声音。与其让公共领域让我这种无知的人去塞满,还不如无知者不出声,让专家的话语凸显出来。 

  更进一步的是让我们敢于相信权威,很多人肆无忌惮地批评专业院校里出身的专家,认为他们的看法多脑残。但我还是上面的看法,究竟是浸淫某专业多年的专家说话更有科学性呢,还是对这专业一无所知的人说话更靠谱?专家口中惊世骇俗的观点,究竟是因为专家居心不良,还是源于我们的无知呢?在我看来,自然是真正的只对自己领域说话的专家更加靠谱,当我不知道两者之间该如何决断的时候,我宁愿听从专家的看法也不愿意与民科站在一条线上。 

  总之,这是一个需要相信专家的时代,来弥合我们彼此之间的不信任不认同。专家的看法或许不能让你我接受,但民科的观点必定对你我无利。两相取其轻重,我自然是选择更有专业素养的专家了。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